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8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8:02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正好看到了莫伊琳跑过来的身影,一身嫩黄色的连身裙在她跑的时候随风翩飞,活像一只花蝴蝶,更难得是这位千金小姐的表情,她居然对她笑了,还笑的那么甜。

  这……又是为哪般?

  “沐老师!沐老师,您等等我。”听到这个称呼,桑榆有点错愕。

  “沐老师,我听说您的母亲手术了,所以想来探望。那天是我不懂事,不知道您居然是境威的老师,我还那么对您,真是不好意思。”

  莫伊琳满脸的歉意,她手上还提着礼品。

  桑榆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打量莫伊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然后笑着说道:“难得你还有这份心,可是我已经不是老师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没事我就先上去了。”

  “沐老师,我跟您上去吧。”

  “莫小姐,请你不要一口一个沐老师的叫我,实际上我并没有当几天老师。我想你来之前应该做了不少的功课,应该也听说了我和萧境威之间的事情,所以莫小姐,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我没有心情和莫小姐在这里虚伪。”

  莫伊琳脸上的笑容微僵,这和刘鹏跟她说的不一样,这个沐桑榆比他说的要犀利多了。

  莫伊琳收起脸上的微笑,有些无奈道:“既然你不愿意让我称呼你为老师,那我也不勉强。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要不我们去对面的咖啡馆坐坐。”

  沐桑榆一看这架势,心知不说清楚是不会罢休的,也就同意了。

  随便点了一杯咖啡,便进入了正题。“莫小姐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我很清楚,但是很抱歉你找错人了,我左右不了萧境威的想法。”

  “沐小姐何必要这么咄咄逼人呢,我今天来这里其实想和你谈谈……我们握手言和吧。”

  什么意思?桑榆不解的看向莫伊琳,她所谓的握手言和该不会是……

  看到沐桑榆这表情,莫伊琳知道她明白了,就继续说:“实际上我今天来并没有恶意,我们都爱境威,谁离开境威都会痛苦,既然没有人愿意离开,那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继续爱下去。”

  “等等,你竟然这样想。”沐桑榆震惊了,她本以为这位千金小姐今天是来兴师问罪的,她已经准备好了说辞,她和萧境威是未婚夫妇,他们的事情自己去解决,别扯上她,可偏偏这位莫小姐的脑回路和别人的不太一样,居然说要和她和平共处。

  怎么说呢?也不知道该说这位莫小姐贤惠还是萧境威有福气,总之这位未婚妻的想法让桑榆惊讶。

  “沐小姐你的度量真是让我佩服,可是很抱歉,我和萧境威的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你实在是找错人了。”

  莫伊琳抿了一口黑咖啡,应该很苦的,沐桑榆坐在她对面都能感觉到那种苦味,可是最后这位莫小姐却笑了。

  桑榆微微皱起眉头,麻烦来了。

  ☆、037 我想要萧境威的愧疚

  “沐小姐先听完我的话再做决定也不迟。你可能以为我居心叵测,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成长的环境。从小我就不相信男人会忠诚,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境威……他也一样。”

  桑榆没同意也没否定,只是看到莫伊琳那种无奈的表情多了一丝探究。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的爸爸就是偷腥男人里的典型,更可笑的是我的母亲,在她生下我之前,爸爸从外面给我抱回来一个哥哥,我的母亲是个大度的人,她把哥哥视如己出,抚养长大了。”

  “我们家就有这种传统,原本我不理解我的母亲,但是现在想想,她的决定也没什么不好的。最起码因为我爸爸的愧疚,我的母亲依旧是名正言顺的莫夫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桑榆皱着眉头,对莫伊琳下面的话带了意思不赞同。

  “你占据了境威的心,而我想要萧境威的愧疚。沐小姐你应该知道,萧家不是普通的家族,你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名正言顺的进入那个家族,但是我可以保证你能待在萧境威的身边。我话就说到这里,到底要怎么做,我相信沐小姐是聪明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沐桑榆看着眼前的这位才二十出头的千金小姐,一时找不到恰当的说辞,第一次她发现自己竟然词穷了。

  如果莫伊琳张牙舞爪的来了,她可以毫不客气的把她怼回去,但是她偏偏以一个弱者的姿态,甚至不惜把自己家族的陈年旧事翻出来,她以那种卑微的姿态出现,让沐桑榆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她的警惕性还在,莫伊琳既然以这种姿态向她示好,侧面说明萧境威退婚的决心。

  沐桑榆明白,莫伊琳今天的这番话并非出自真心,从古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会心甘情愿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丈夫,与其说这是莫伊琳的示好,不如过是一种缓兵之计。如果她真的是一心想攀龙附凤的女人,没准就真的动心了。

  莫伊琳以为只要安抚好她,萧境威就有可能回心转意。只可惜,她没有那么大能量,因为她之于萧境威不过是他泄私愤的对象,萧境威之于她,也不过是她顺从他,然后得到相应的利益。别的,再无其他。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萧境威会听她的,她也不会答应。虽然她需要钱,她需要一个安稳的生活,但从小的教养不允许她做那种违背自己底线的事情。

  沐桑榆从待在萧境威身边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只要时机一到,她肯定要离开。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受到萧家人的摆布。

  今天莫伊琳的出现无疑给她提了一个醒,事情已经闹大了,看来她必须要早作打算。

  莫伊琳和她见面的事情,桑榆没有告诉萧境威。可是她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萧境威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沐桑榆的母亲术后恢复很顺利,三天后,李韶虹终于从观察室里转到了普通病房。

  沐桑榆自然早早的就从天威酒店里出来去看母亲。动过大手术,母亲的脸色不好,但是精神倒是不错。

  母女两个闲谈许久,不知道是不是桑榆的错觉,她总觉得母亲有话对她说,但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看到母亲这样的表情,桑榆便不敢再看她的眼睛,想着说点什么调节一下尴尬的气氛。

  就听母亲叹息道:“兜兜转转,你到底还是和萧家的孩子在起了。”

  ☆、038 他到底知不知道那件事

  沐桑榆本来难过的表情顿时变得错愕。“妈?你在说什么?”

  她低着头否认道:“不是他,是另一个朋友,白谨痕,你也见过的。”

  “怎么可能,你要是真的喜欢姓白的那个人,你也就不用在外面一直打工了。我问过护士了,他们都说是萧总吩咐的,这A市里你一共认识几个萧总?”

  “唉,真是世事难料啊!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放下,咱们李家的姑娘果然都很倔强。”

  桑榆听母亲忽然的感叹觉得有些奇怪,李家的姑娘?她姓沐啊!不过严格意义上她身上好像还有一半的李家血缘。

  “妈,实际上我早就不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感情了,我只是希望你和我能够平平安安的,我以后再也不让您受苦了。”

  “会的,桑榆,你是好孩子,以后一定会更好的。”

  “妈。”沐桑榆伏在母亲的床边,眼泪落进了床单里。一时间,母女两个都沉默了。

  萧境威知道今天李韶虹要转到普通病房,事实上,如果不是沐桑榆拦着他,他倒是想进去认识认识这位曾经果断干练的李校长。

  他才不相信她能那么脆弱,因为沐桑榆又和他在一起了,然后又犯病。

  只是手放在门把手上他又犹豫了,但是门已经被他轻轻推开了一个缝隙。

  他看到沐桑榆背对这他,正伏在李韶虹的身边,她好像哭了。

  这时,李韶虹又用那虚弱的声音说道:“你和萧家的孩子在一起,他有没有欺负你?”

  桑榆只是摇头,不说话。

  李韶虹又问:“那……他知道你和郑大伟结婚是萧家人一手促成的吗?”

  任何的苦涩,莫过于最不堪的回忆。

  母亲一句话惊醒梦中人。

  桑榆立刻从被子里抬起头,她眼圈红红的,眼神茫然又悲戚。那段最不堪回首的往事就这么一帧一帧的在她的脑海里回放。

  “妈,你别说了。我……不想告诉他。况且七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也不是以前的我了,不会奢望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反正,妈妈你就别操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唉,你的性子我又不是不了解,有什么委屈你从来都不说,那个萧家的孩子比你小,又是在那样的家庭里成长的,你如果什么都不告诉他,最后受委屈的还是你。”

  “妈!你别操心了,才刚刚出观察室,你需要静养,要是你一见到我就情绪激动,那我明天就不来看你了。”

  “你这孩子啊……”

  母女俩的声音渐渐微弱,这时欠缝的门被悄无声息的关上,萧境威将怀里的康乃馨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过往的两个护士看到萧境威挺拔的身影,本来准备上前露露脸,却被萧境威那阴沉的表情硬生生的吓得噤声。直到萧境威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她们才松了一口气。

  萧境威的心情很不好,甚至是狂躁。

  宾利加速到180迈以上,已经严重的超速,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够,他想要更快,连续闯了三个红灯开到了外环道,从始至终他的脑子里始终是那句话……

  “你和郑大伟结婚是萧家人一手促成的”

  “你和郑大伟结婚是萧家人一手促成的”

  ……如此循环往复,萧境威已经在空白的脑海里腾出一大片地方来构想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一个急刹车,疾驰的宾利因为突然的制动在燥热的地面蹭出一片白烟。

  萧境威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上次我让你停手的事情……继续查。”

  ☆、039 看来,你在他身边过的很好

  母亲刚刚睡下,桑榆暂时闲了下来。

  她忽然想到,似乎从母亲转到普通病房那天起,萧境威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了。估计他的退婚并不那么顺利。

  想到这里,沐桑榆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那束康乃馨,那是她从垃圾桶边上捡来的。

  可是不管萧境威陷入什么麻烦,她却没有想象中那么忧心,似乎已经没有那么的患得患失,他出现,他离开,不会牵动她的全部注意力,这样转变让沐桑榆感到满意。

  也许就像白谨痕说的那样,越是心之所向的人越是小心翼翼的不敢触碰,但是有一天,在直面那个人的时候将所有的情绪得到释放之后,那个人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现在,萧境威应该没那么重要了吧。桑榆这样想,便不知不觉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门口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桑榆抬头,半敞的门口,有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那里,一身白衣,看起来那么的严谨,冷冽。

  沐桑榆脸上的笑容微顿,白谨痕竟然来了。

  “从我认识你开始,你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表情。看来,你在萧境威身边过的很好。”

  病房外,沐桑榆刚刚出来,就听到白谨痕特有的清冷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最近似乎成了萧家焦点人物。”

  清凉的嗓音,笃定的语气,仿佛她的一切都被掌控,桑榆心里一惊,赶忙把病房的门带严实,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周围,见周围无人才彻底放下心来。

  “白……”

  将沐桑榆的动作全部收进眼里,白谨痕继续道:“桑榆,开口之前想好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你该给我个交代。”

  桑榆紧张的十指紧紧的攥在一起,该来果然来了。然后说道:“谨痕,对不起。那天我去找你,是因为……”

  “是因为你的母亲生病了对吗,还真是孝女,也对,如果不是遇到了难处你不会主动来找我。桑榆,不要对我有任何的隐瞒,因为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视线里,你在萧境威面前的小聪明在我这里没用。”

  听到这话,桑榆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白谨痕说的都是实话,他有这个能力,如果可以,她倒是宁愿时光倒流,永远也不要认识白谨痕这个人。血腥的画面在脑海里一闪而逝,桑榆的心跳的更快了。

  “那天的事对不起,我不应该跟萧境威走。”

  “桑榆,实际上你庆幸萧境威把你带走了,你甚至觉得他就是来拯救你的,对吗?”

  沐桑榆脸色一白,没想到她极力掩饰的东西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拆穿,她有些难堪。

  “我有这么想过,但是我知道这些都是妄想,他永远都不会救我。”

  他不会吗?白谨痕不由想起最近他频频收到的那个消息,萧境威开窍了,对当年的事情不再听之任之,如果让他继续下去,沐桑榆……这个笨女人应该会彻底沦陷吧。

  这么一想,白谨痕的表情便有了微妙的变化,那张清俊脸忽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仿若幽暗的深潭看不见底的眼睛盯着她,让她生出一种彻骨的冰寒。

  桑榆真的很害怕白谨痕,虽然他从来不会暴怒,不会发脾气,但是却总给她一种阴冷的感觉。所以,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在萧境威身边承受他的怒火。

  “那我呢,你觉得我会不会救你。”白谨痕不紧不慢的追问道。

  “你帮过我,否则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在极乐皇朝撑到现在。”

  “桑榆,如果这么说,就好像在算账一样,你也帮过我的,严格来讲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桑榆。”

  所以呢?桑榆用目光询问白谨痕。

  ☆、040 他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

  “比起萧境威,留在我身边你会有更大的便利。”

  桑榆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和萧境威早就该分开,如果走的太近最后受伤的一定是你,难道你还想让悲剧重现。还是你天真的以为现在的萧境威能护得了你?提醒你一句,他又开始调查当年的事情了,和上次不一样,这次他认真了,我想……如果他再查下去,你最不愿意面对的伤疤可能就会被他揭开。”

  沐桑榆的眉头紧紧皱起,萧境威这是要做什么?之前他追查之后不是放弃了,为什么又重新提起?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了什么。

  “郑大伟,谨痕,不要让萧境威找到郑大伟。”

  心思电转,沐桑榆忽然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

  白谨痕嘴角勾起一抹赞赏的弧度,果然是他挑中的人,没让他失望。“桑榆,你提了条件,那么要什么来回报?”

  “不用急着回答,我给你时间思考,不过你要随时做好准备,免得当我需要向你讨回代价的时候你太茫然。”

  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白谨痕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的心情不错。当视线扫到病房的门口的时候,他意外的看到了病房里的中年女人,她竟然撑着床站起来,正好也在看着他。

  白谨痕视线并未停留,一眼扫过之后便悄然离开。留下桑榆一个人在原地烦恼。

  代价,什么代价?白谨痕来了,她反而不那么提心吊胆了。

  沐桑榆知道白谨痕是来提醒的,这说明白谨痕对上次她的失约并没有真的动怒。

  不过,现在情况有变。萧境威已经有三天时间没有出现了,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他到底想干什么?

  以现在这情况,她们越早离开越好,可是母亲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就不允许她们离开。

  桑榆望着走廊尽头窗外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目光中带了一丝焦急。

  ******

  刚一走进天威酒店萧境威的那间套房,沐桑榆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

  萧境威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领带被胡乱的扯开了,白色的衬衫开到了胸口的位置,能看到他结实的胸膛。

  他前面的黑色茶几上,横七竖八的放着各种酒瓶子,有好几个一个空了,怪不得屋子里有这么浓的酒味。

  此时萧境威的脸色有一种不正常的苍白,他盯着她,眼神灼灼,黑亮的瞳孔在白色的灯光下竟然有些迷离。

  萧境威醉了,这下沐桑榆彻底确定了。

  六点四十多的时候,萧境威忽然给她打电话,电话里他的语气古怪,就劈头盖脸的喊道:“沐桑榆,你在哪里?”电话里,萧境威的声音几乎是吼出来的。沐桑榆吓了一跳,那个时候她刚刚和母亲吃完晚饭。

  “我在医院。”

  “你吃饭了吗?”

  “……吃了”

  “你快点回来,马上回来,我要立刻见到你。”

  最后,萧境威就露出这种孩子般的语气跟她说话,电话那头,沐桑榆彻底懵了。

  她把母亲那头安置好,然后就打车回到了天威酒店,没想到就看到这副画面。沐桑榆吃不准萧境威这是怎么了,白谨痕猜刚刚提醒过,她心中的警铃还没放下,现在站在门口看着萧境威,带着比平时更谨慎的小心。

  萧境威盯着沐桑榆,眼睛微微眯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然后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过来。”

  沐桑榆走过去,坐在萧境威身边,她微笑着,尽量表现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在落坐的那一刻萧境威忽然拉住的沐桑榆的手,顺势一带,沐桑榆的后背被他揽住然后坐在了他的腿上。

  ☆、041 你在意吗

  夏天的衣服,布料本就不厚,不知道是萧境威喝酒了还是怎么的,他身上的温度有点高,隔着薄薄的衣料,沐桑榆清晰的感觉到臀下自他腿部传来的温度,还有他结实的肌肉。

  顿时,沐桑榆不敢乱动了,她紧绷着身体,僵硬的可以。

  “你讨厌我?”

  “当然不是。”

  “是吗?可我能感觉到你的抗拒,沐桑榆,你还是把我当个孩子在骗,是吗?”

  最后那两个字带着浓浓的叹息,沐桑榆几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毛,然后伸出手放在他的额头上。

  她的手有些冰凉,甚至手心有点冷汗,放在萧境威滚烫的额头上,冰火的对比更为明显。

  但她还是感觉到了萧境威体温的异常。

  “你发烧了?”沐桑榆惊讶道。

  她刚想收回手,却被萧境威抓住继续按在额头上,他仰着脸,问:“你在意吗?”

  “我扶你进去躺着吧,然后给你找点退烧药。”

  “告诉,你心里有我的,是不是?”萧境威牵起沐桑榆的手在唇边,随着他说出每一字,他的两片唇瓣便触碰着他。

  “萧境威,你怎么了?”

  他好像在说胡话,但是看到他那坚定的眼神,沐桑榆又觉得他心里是清楚的。

  萧境威的酒量她知道,说是千杯不醉也不为过。

  那个时候,她还被他捉弄过。

  未出大学校门的她乍一实习,发现阔别三年的高中生活变得那么的陌生,学生那么的成熟,懂得邪门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xiangai/9.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