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5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8:00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柔软的大床缓冲了头部的力道,可是,她还是感觉晕乎乎的。

  再也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桑榆张口吐了出来。

  从昨天开始她就没怎么进食,结果吐出来的几乎都是胃液。桑榆堵着口鼻试图控制自己,可是她太难受了,身体的反应根本不受意志的控制,伏在柔软的大床上干呕不止。

  “沐桑榆!我就那么让你恶心?”

  桑榆想解释,可是此时她的状况根本就容不得她说一句话。

  好半天,桑榆才缓过来点。

  “我说了我不舒服,何况这种事情也强迫不来,不是吗?”此时她真的有些急了,甚至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感觉到萧境威怒火可是桑榆并不打算妥协,如果可以的话,萧境威,请厌恶我然后放了我吧。把我从你的记忆里彻底的踢开。

  “拿了钱就想走了,是吗?”

  萧境威冷冷地扫了桑榆一眼,然后抬腿走开,从她面前走过的时候他感觉到她的紧张。但是他的目标是手机。

  萧境威忽然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不大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

  “喂,陈院长吗,我问你李韶虹女士心脏搭桥手术已经开始了吗?”

  听到母亲的名字,桑榆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去。

  萧境威是故事让她听到的,听到母亲的手术正在进行中的消息,桑榆知道他在威胁她,看来是躲不过去了……

  时至今日,萧境威已经不一样了,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用这种方式来威胁她。

  ☆、021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7

  不安,恐惧一时间袭上心头。桑榆感觉到胃一阵抽搐的疼,连身体也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可她还是硬撑着。

  看起来就像一片秋风里摇摇欲坠的落叶,明知凋零降至,还是挣扎着期待最后的救赎。

  萧境威放下电话真好看见这一幕。沐桑榆正坐在床上表情纠结,她很痛苦,却还是硬撑着。夕阳从落地窗照进来落在她的身上,给她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她好像受难的天使。他那么一瞬的晃神,仿佛回到了七年前。她就是这样,明明脆弱的好像一碰就碎了,可是硬是要装出钢铁一般的坚韧。

  一时间,室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桑榆知道萧境威在看她,更是在等她的态度。

  口腔里胃液的味道已经冲淡了他迫使她吞下的腥味,指甲死死的抠住自己的肉,强迫自己咽下那些恶心。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抬起头,微笑着,“很抱歉,萧总,因为母亲的事情我这两天有些难受,刚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沐桑榆,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不管萧总怎么看待我,但是和我的家人没有关系,求你……救救我的母亲”桑榆依旧恳求着,可是心生悲凉。萧境威,你还要我怎么做呢,为了让你泄愤,我已经卑微如尘你了,你还要把我的骨头一寸寸嚼碎了是吗?

  “那好,我们继续之前没进行完的!”

  闻言,桑榆身体更加僵硬了。

  她轻轻捋了一下发丝,不经意间碰到了脸颊,却发现一片湿凉,原来她早已失控泪流满面。

  顶着这样一张脸挤出的微笑,一定比哭还难看,她想。

  这模样肯定会惹萧境威生气。可是现在他不能发怒,能拖一点时间是一点,总要挨到妈妈下了手术台。

  撑一宿,顶多十二个小时,等萧境威累了就结束了。桑榆垂眸,不断的安慰自己,一边调整情绪。

  “抱歉,我刚刚不太熟练,我有些害怕。”理由不能太蹩脚,桑榆又说,“你认为我是个骗子,一直都是在撒谎骗你,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在极乐皇朝从来没有做过那种事情,我无法接受。所以刚刚真的很不舒服,并不是我觉得恶心,是我怕你难受,我……”

  话一出口,有些语无伦次,桑榆自己都觉得可笑。在萧境威的心里,早就认为自己是个婊子了,她还有什么可辩驳的。

  这么急于为自己开脱,是想告诉他刚刚不是我不行,而是我从来没有对别的男人做过,我是个新手所以服务不周……这不是下贱是什么,桑榆苦笑着。

  她不知道萧境威能信几分,桑榆看着萧境威,只求他能高抬贵手,放过她和母亲。

  萧境威看着桑榆,将她的每一个表情都收在眼底,小心翼翼,慌张,强装镇定,讨好,隐忍……他烦躁的扯开衣领,迈开步子走近她。

  “沐桑榆,我早就不相信你的话了,所以证明给我看。”

  听见他好像是说了这么一句,桑榆感到一阵恐惧,却不敢再退缩,直到他精准的抓到了她的纤细的腰肢,在她未及准备的情况下,被狠狠贯穿。

  ☆、022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8

  不可抑制的痛苦逸出口中,她惊慌的闭上嘴,却无法忽略那种深刻的疼痛。

  感觉到胃里一阵痉挛,桑榆这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口吐得出来。可是她的胃里已经没有东西,胃液快要吐干了,就只剩下干呕,且一下比一下声大,她想捂也捂不住。

  身后,萧境威停下的动作。

  他抽离自己的身体,她失去的支撑,彻底倒在了地上。

  “对……对不起。”

  这是桑榆最后能说出口的卑微。

  ……

  那场不堪的欢爱耗尽了她所有的灵魂,桑榆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双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轻飘飘的。

  她伏在卫生间的水池边,不断的刷牙,漱口。

  可是她还是感觉嘴里全是他的味道,明明已经吐得快要脱水了,可是她还是觉得那些被迫吞下的东西还在,搅的胃里一阵痉挛。

  桑榆不停的漱口,洗脸,白净的皮肤都搓红了,却无法摆脱他的味道,眼泪混进水里,她把头埋进水池里,直到憋得快要窒息才抬起头。

  镜子里的女人发丝凌乱,有的成缕贴在额头上,脸颊上。她的嘴唇红肿,仔细看脸颊两侧还有手指印,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桑榆那一场疯狂,她不愿再看自己,逃似的跑出了卫生间。

  桑榆觉得脑袋也晕晕乎乎的,眼皮沉重,眨了几下她撑不住了便睡了过去。

  等一觉醒来,她觉得浑身发烫,给自己测了体温,38度5,已经发烧了。

  桑榆有些头晕,但是还是撑着找了几片药,然后喝了杯热水。

  母亲要手术了,她得赶快打起精神。

  桑榆赶快收拾好自己,又翻出并不常用的粉扑在脸上,遮盖住脸上让她显得狼狈的痕迹。

  但是她没想到,一觉醒来,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桑榆匆匆忙忙赶到医院,但是病房里并没有母亲的身影。桑榆还以为自己烧糊涂了走错了病房,但再次确认之后,她并没有走错。

  桑榆赶紧抓住一个护士,护士说母亲已经被人转院转走了。

  被转走了?是谁?

  那郑阿姨和郑大伟呢,这两个大活人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桑榆赶快给郑阿姨打电话,是关机。郑大伟也是关机。

  母子两个人同时关机,桑榆拿着手机,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能是谁把母亲带走。萧境威之前打电话的时候郑阿姨还说医院已经安排手术了,可现在人去哪了?

  桑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忽然想起萧境威在她耳边不断重复说过的话。

  “做我的情人,你会有无数的一百万。”

  但是她的回答是,“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她拒绝了萧境威,但是,桑榆还记得当时他那嘲弄的眼神,他说,“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吗,桑榆摇摇头。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谈不上后悔不后悔。

  显然,那个时候她太慌乱了,没听明白萧境威话里的意思。

  可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做萧境威的游戏规则!

  她又一次回到了天威的总统套房里。

  ☆、023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9

  不可抑制的痛苦逸出口中,她惊慌的闭上嘴,却无法忽略那种深刻的疼痛。

  感觉到胃里一阵痉挛,桑榆这次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口吐得出来。可是她的胃里已经没有东西,胃液快要吐干了,就只剩下干呕,且一下比一下声大,她想捂也捂不住。

  身后,萧境威停下的动作。

  他抽离自己的身体,她失去的支撑,彻底倒在了地上。

  “对……对不起。”

  这是桑榆最后能说出口的卑微。

  ……

  那场不堪的欢爱耗尽了她所有的灵魂,桑榆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双脚好像踩在棉花上似的,轻飘飘的。

  她伏在卫生间的水池边,不断的刷牙,漱口。

  可是她还是感觉嘴里全是他的味道,明明已经吐得快要脱水了,可是她还是觉得那些被迫吞下的东西还在,搅的胃里一阵痉挛。

  桑榆不停的漱口,洗脸,白净的皮肤都搓红了,却无法摆脱他的味道,眼泪混进水里,她把头埋进水池里,直到憋得快要窒息才抬起头。

  镜子里的女人发丝凌乱,有的成缕贴在额头上,脸颊上。她的嘴唇红肿,仔细看脸颊两侧还有手指印,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桑榆那一场疯狂,她不愿再看自己,逃似的跑出了卫生间。

  桑榆觉得脑袋也晕晕乎乎的,眼皮沉重,眨了几下她撑不住了便睡了过去。

  等一觉醒来,她觉得浑身发烫,给自己测了体温,38度5,已经发烧了。

  桑榆有些头晕,但是还是撑着找了几片药,然后喝了杯热水。

  母亲要手术了,她得赶快打起精神。

  桑榆赶快收拾好自己,又翻出并不常用的粉扑在脸上,遮盖住脸上让她显得狼狈的痕迹。

  但是她没想到,一觉醒来,一切都已经失控了。

  桑榆匆匆忙忙赶到医院,但是病房里并没有母亲的身影。桑榆还以为自己烧糊涂了走错了病房,但再次确认之后,她并没有走错。

  桑榆赶紧抓住一个护士,护士说母亲已经被人转院转走了。

  被转走了?是谁?

  那郑阿姨和郑大伟呢,这两个大活人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桑榆赶快给郑阿姨打电话,是关机。郑大伟也是关机。

  母子两个人同时关机,桑榆拿着手机,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时候,能是谁把母亲带走。萧境威之前打电话的时候郑阿姨还说医院已经安排手术了,可现在人去哪了?

  桑榆坐在走廊的椅子上,忽然想起萧境威在她耳边不断重复说过的话。

  “做我的情人,你会有无数的一百万。”

  但是她的回答是,“从此以后,两不相欠。”

  她拒绝了萧境威,但是,桑榆还记得当时他那嘲弄的眼神,他说,“你一定会后悔的。”

  后悔吗,桑榆摇摇头。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谈不上后悔不后悔。

  显然,那个时候她太慌乱了,没听明白萧境威话里的意思。

  可现在,她才知道什么叫做萧境威的游戏规则!

  她又一次回到了天威的总统套房里。

  ☆、024 他的有些,他的规则1

  房间里又恢复了干净整洁,可是桑榆目之所及的每一寸地方,都是她所经历的折辱。

  而给她折辱的男人也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修长有力的手指节托住水晶杯,目光追随嫣红的液体,好不惬意。

  “桑榆老师,你怎么回来了。”

  桑榆老师!一听到这四个字,沐桑榆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好看的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她想要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慌张,可是那种憋屈梗得她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他是故意的,故意提起这个称呼,故意把她带回七年前那段往事。可是他的表情又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桑榆尽量保持着冷静。

  忽然,她笑了。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但是她只能尽力的表演微笑。只希望面前这个如魔鬼一般的男人满意。

  可惜,她再也说不出任何的逢迎来求饶。“萧总,我想要见我的母亲。”

  “这酒不错,桑榆老师要不要尝尝。”

  “好,那我敬萧总,喝完之后我想见我的母亲。”桑榆抓住机会说出此行的目的。

  “桑榆老师为什么这么心急,我又不会害她。但是我们之间没完成的事情……”

  怎么能不急!在听到萧境威那无耻的暗示之后,她彻底撑不住了。“萧境威,你……你不知道你很无耻。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为什么你要扯上我的母亲。你要报复我,随便你,可是我都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空气骤然安静了。萧境威沉默着,一双墨眸凝在桑榆的身上,桑榆这才醒悟过来,她太冲动了。

  萧境威已经不是从前的萧境威了,真的把他惹怒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

  好半天,他才主动打破沉默,只不过他已经收起了那份轻佻。那云淡风轻的语气让她怀疑,刚刚她到底有没有翻脸。

  “桑榆老师,注意你的态度,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怎么,还不明白吗?”

  沐桑榆嗫嚅着唇,好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看着他,冰冷的表情渐渐缓和,“我人都已经站在这里,想怎么样还不是随你的意思。”

  桑榆脑海里思绪纷乱,这期间她想了很多。拒绝他,妥协于他,所有的后果她都想到了。

  当她再次看向萧境威的时候,她的眼神忽然有了不一样的情绪,至少萧境威觉得这短短的几分钟里,沐桑榆好像下了什么决心。

  “萧……境威,我要做你的情人。”

  “决定了?”萧境威慢斯条理的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可是他的心里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沐桑榆终于妥协了,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此刻她的眼神很诚恳,甚至迫切。短短的几分钟里,沐桑榆能这么快改变心意,露出这种屈服与折辱的样子,他心里很鄙视。就像家人曾经说的那样,沐桑榆就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他被她利用了。现在看来,他们说的没错。

  可是为什么看到她的臣服他心里一点都不轻松,甚至某些一直坚持的想法也在摇摇欲坠……

  ☆、025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2

  “境威。”沐桑榆忽然放低了声音,似乎还有一丝温柔,“我想做的你情人,老师想做你的情人,沐桑榆——要做你的情人!你……听清楚了吗?”

  温柔的声音转变,一声比一声高昂,到最后,她几乎是喊出来的。这个大声的又决然的答案出乎他的意料,他下意识的握紧杯肚,也随着她提高了声调,“沐桑榆你听好了,做我的情人,我可以给你一切,除了自由。”

  “好。”桑榆木然的回答着。

  她还有选择吗?

  忽然,他站起身向她逼近,他将她圈在沙发里,杯中红酒已经在他的手里摇曳,他嘴唇凑近她的耳边,清浅一吻,他明显感觉到她的紧绷。

  这就受不了了吗?可这才刚刚开始。有胆子跟他硬气就该有准备承受他的愤怒,萧境威嘴唇向下,蓦地咬上了她的颈间的嫩肉。

  他是故意的,他猜测沐桑榆就是讨厌这样的触碰,她越是痛恨他越要这么做。她能隐忍,逢迎,他偏偏要撕破那层令人厌恶的面具。

  桑榆吃痛紧紧的抓住了身下的皮沙发,拧出一个褶皱。

  “疼——”

  “你忘了吗?做我的情人,没有自由。”

  幽幽的声音仿佛自地狱传来,桑榆知道,已经没法回头了。

  唰啦,她身上的衣料被他粗暴扯下,她死死的咬住唇,可下一秒,一股凉意自头顶传来,猩红的液体顺着她的肌肤游走。

  萧境威竟然把红酒倒在了她的身上,她攥紧拳头,可最终还是妥协的闭上眼睛,鼻端的那股酒味更加的清晰。

  她努力忽略自心底涌出乎来的抽痛,不断给自己催眠,一定要坚持住,不能再惹他生气了。

  可是那种屈辱感是那么的强烈,她几乎控制不住胃里的痉挛,嘴唇已经被咬的发白,她的身体轻轻颤抖着,感觉到眼眶一阵酸疼,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混合在酒精里。

  红色的液体流淌在女人细白的肌肤上,红白对比,蜿蜒流转,这种流淌着的美丽是他从未见过的,萧境威的呼吸猛地一重,胯下的灼热已经到了燎原的状态,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只因为她哭了,那模样太委屈。

  萧境威亲吻着沐桑榆,顺着红色的液体密密麻麻的吻连绵不断,他抱着她动作渐渐温柔,可是身下的人依旧身体僵硬。萧境威忽然狠狠的咬了她一口,她吃痛叫了一声才主动攀住他的身体。

  原本他不想强迫她,可惜这个女人根本不会领情,甚至不断的激怒他,她宁可嫁给郑大伟那种人渣也不愿意在她身下承欢,他碰到她,她就觉得恶心。尽管她在在掩饰,努力迎合,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愤怒。如果她此时躺在白谨痕的身下,也会是这般模样吗?这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知道如何挑起他的怒火。

  一想到这里,萧境威在沐桑榆身上煽风点火的手指更加用力了,长久以来不经情欲的身体才刚刚受到粗暴的对待,现在又面临这样的撩拨,桑榆有些撑不住,一道痛苦又魅惑的声音自口中逸出,桑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这时,红酒顺着她的长睫毛垂下,正好进到眼睛里,沐桑榆吃痛,紧接着,一个温柔的吻彻底包裹了她的眼睛,他在舔舐她的眼,甚至都能感觉到舌头触碰眼球的触感,那种感觉很奇异,她是觉得恶心的,可是最终没有推开。

  沐桑榆苦笑,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以为他能够垂怜于她,活该受罪。

  “还疼吗?”

  萧境威抱着她,亲昵的姿态好像最亲密的情侣之间的情话,可是他们不是,桑榆有一瞬的怔忪。

  可接下来是他更加不客气的进攻,衣衫除尽,桑榆知道自己躲不过了,索性放弃抵抗,尽量让自己放松,不要再那么紧张,要是要吐出来,一切都完了。

  萧境威将她按在床上,她甚至都能感觉到他的灼热碰到她的身体,沐桑榆万分紧张。

  ☆、026 他的游戏,他的规则3

  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奇迹降临!

  萧境威的手机响了。

  欲望一触即发,桑榆紧张的两手汗湿,这个手机铃声仿若天籁,这一刻由衷的放松和刚刚的紧绷对比分明,都被萧境威看在眼里。

  他最终没有进入,可是那双眼的神色也更加沉黯了。他赤裸着身体走到一旁接通手机,语气非常冷冽。

  桑榆赶快抓过被子一角盖在自己身上,忽然,他的目光掠过自己,桑榆动作一僵。

  方晓棠说过男人欲求不满的时候非常可怕,此时的萧境威确实很可怕!

  很快,萧境威放下手机。告诉她穿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xiangai/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