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3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7:59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话,萧境威转身离开。

  ☆、010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爱也好,恨也好,终于和萧境威划清界限了,总算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桑榆靠着门,身体缓缓滑落跌坐在地上,对着幽暗的屋子发呆,整个人都是放空的状态。

  沐桑榆觉得心底的那个角落更空了,好像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不疼,就是空的人都轻飘飘的。

  就在这时,桑榆听到屋子里有一声痛苦的呻吟,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猛地站起身跑进卧室里。

  她被关了五天,都是拜托郑大伟的妈来照看的,妈肯定担心了。可是她却不是第一时间的想着她,桑榆心生愧疚。

  跑进卧室里,发现母亲正斜靠在床头上,好像是被呛到了,正痛苦的咳嗽着。

  “妈,你怎么样!”

  桑榆吓坏了,她立刻跑过去拍着母亲的后背,帮她顺顺。

  “桑榆,你……回来了。”

  “嗯。”母亲缓过来之后,看着自己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见此,桑榆躲过母亲的眼神,不愿多说。

  “妈,一会儿我给你擦擦身,然后按摩腿吧。”

  “不用,你先去洗个澡吧,我再歇会儿。”

  桑榆点点头,帮母亲躺好,却看到母亲一直在捂着心脏的位置。又看到桌子上摆着的药瓶,桑榆心里一紧。

  “妈,你是不是又犯病了。郑大伟她这几天气着你了?”

  这才是桑榆最担心的事情。和郑大伟不一样,郑大伟的妈是个很温吞的女人,以前桑榆在外面奔波挣钱的时候她时常帮着桑榆照顾瘫痪的母亲,但是郑大伟总是趁机回家来作母亲,趁机逼着桑榆给钱。

  “不是。他过来了两趟,但是都被你郑阿姨给轰走了。”

  桑榆松了一口气,又说:“妈,郑大伟说什么你都别信,他只会胡说八道。”

  “妈明白,你是我的孩子,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听信那个流氓的话,你放心吧。”

  “嗯。”

  桑榆这才放心的走进狭小的卫生间,洗洗一身的晦气。

  之后,桑榆打开已经充好电的手机,看到了好几个未接,全是方晓棠的。最后,她发了条消息过来,她已经进看守所了。

  看到这个消息,桑榆觉得很抱歉,她握着手机坐在母亲旁边,觉得疲惫极了。

  母亲好像睡了,桑榆帮她掖了掖被子,可是这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劲。

  “妈!你怎么了?妈……”

  母亲的心肌梗塞的发病了,她已经休克了。

  慌乱之中,桑榆打了120了。

  急救车来的很快,母亲就被抬进了救护车里,她也跟着上了车。

  看着医护人员对母亲进行急救,一路上她都在自责。

  如果她早点发现母亲的异样她就不会休克,如果她早点打急救就好了。如果她不那么懦弱,就不会被抓进拘留所里,那么就不用假手别人照顾母亲,她就不会被气犯病了……

  一时间,所有的事情都充斥在桑榆的脑海里。萧境威的阴鸷,郑大伟的无耻,母亲的隐忍,方晓棠的无助。她可真是没用,什么也处理不好,只能惹麻烦。

  桑榆一个人孤零零的守在急救室外面,不知道等了多久,直到母亲被推出急救室,天都已经黑了。

  桑榆这才回魂。医生说母亲暂时算是抢救回来了,但是伴随心肌梗死并发症,左心室附壁血栓脱落,肾、脾动脉栓塞,再加上母亲双腿瘫痪,长期血脉不通,必须尽快准备心脏搭桥手术。保守估计,大概需要30万左右。

  “三十万!”

  听到这个天文数字,桑榆只觉得天旋地转。这么紧的时间,她上哪去弄这么多钱。

  ☆、011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

  手术前需要各种检查,母亲身边离不开人,桑榆还要张罗钱。

  她社交圈子有限,当年的事情之后,她从天堂跌入地狱,至于亲戚朋友……呵,那些人早就和她家断的一干二净了,现在身边除了一个方晓棠,没有什么人帮助过她。

  别说方晓棠现在被抓紧去了,就算她现在在外面,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何况,她也有自己的难处。

  翻了一遍手机的通讯录,能叫到她身边的人除了方晓棠就剩郑大伟的母亲了。身边实在没人,她还是给阿姨打了电话。

  之后,桑榆盘算了一遍自己能拿出的钱。这几年虽然在极乐皇朝的工资比较高,但是因为母亲瘫痪,桑榆几乎一边赚钱一边用在母亲身上,根本就没攒下什么。

  医疗保障,桑榆更是不敢想,那种和公家打交道的方式早就已经被完全堵死了。要不然她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么窘迫的地步。

  都说生命无价,可是赤裸裸的金钱来衡量的时候,那都是屁话。

  桑榆坐在地上,靠着冰冷的白墙,沉默着。有一种说不明的情绪堵得她心口郁结,她知道那是绝望。

  “桑榆,你怎么坐地上了!”

  听到有人叫她,桑榆才缓缓抬起头。

  郑阿姨把她从地上扶起来,电话里说不清楚的她又仔细的问了一遍。一听到30万的手术费,她不住安慰的话顿时哽住了。

  桑榆本也没打算郑阿姨借给她前,她知道这个女人也是一辈子苦命,她善良,却有个赌鬼丈夫和流氓儿子,和郑大伟结婚后,她把房子给了桑榆他们住,自己去当保姆,她上哪里弄钱。

  让郑阿姨照看着,桑榆把所有的钱凑齐交了一万块的住院费,等到晚上的时候,护士才给母亲正式安排进了病房里的病床上。

  这个时候,郑大伟也来了。

  “要我说就别救了,这老太太瘫了,心脏也不行了,救回来也活不长,白搭钱。”

  “郑大伟,你再说我就跟你拼命。”

  “哎呀!大伟啊,你怎么就不懂事,桑榆,别动气,咱们得赶快想办法……”

  “病人家属,请你们安静!”

  终于,护士喊了一嗓子,桑榆才停手。此时她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支撑,疲惫的瘫坐在地。此时,她一个人守着昏睡的母亲,心乱如麻。

  三十万!尽快手术!妈妈不能死!所有的念头充斥在脑海里,桑榆哭了。

  桑榆想了很多办法,但是从极乐皇朝借钱肯定不会有人借她,她们都认为她是有金主的。

  至于她那位传说中的金主,桑榆根本不做考虑。东城白谨痕,她还是不要招惹的好。一个不小心,说不定母亲真的没命了。

  天彻底黑了,郑阿姨从楼下上来了,她提着饭,让桑榆吃,桑榆没动。母亲醒了,她给母亲喂了点饭之后,她自己坐在走廊里,端着饭,食不知味。

  忽然,桑榆感觉到手被人放进了一张卡片,她一看,竟然是一张银行卡。

  她不解的看着郑阿姨,这是什么意思?

  “桑榆,这上面有四万块钱,你先拿着用吧。”郑阿姨苦笑着,平凡的脸上褶皱更深。

  桑榆的愧疚更深了,搞不好这就是这个苦命女人的养老钱。

  “阿姨,我……真的谢谢你。”

  “哎呀,谢啥,说到底,都是我儿子坑了你。桑榆啊,说到底女人这辈子都得有个孩子。”

  桑榆看着手中的银行卡,眉头紧皱。但是听到她后面的话之后,顿时觉得被浇了一盆冷水。

  ☆、012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3

  她看了看郑阿姨,抿着唇,犹豫再三,那些话被咽了回去。

  虽然这个女人很善良,可她到底还是郑大伟的妈。因为儿子郑大伟不争气,她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桑榆,可怜天下父母心,桑榆能理解,却不能成全。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她生下郑大伟的孩子,谁能保证那个孩子以后不会像郑大伟一样危害社会。难道驼背的郑阿姨就是她未来的样子?

  感觉到桑榆的抵触,郑阿姨觉得自己着急了,又说:“唉,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我想着,你们都结婚六年了,到现在也没个孩子,大伟他也跟我抱怨过,他不是不想改好,但是你的心不在他身上,要是你们能有个孩子,他慢慢的也就收心了。”

  “桑榆,你可放心啊,我这不是逼你。其实这四万块钱是我省吃俭用背着大伟攒下来的,你先拿着,把住院费先交了。至于后面的钱,咱们再慢慢想办法。”

  这次,桑榆没说话。她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哎,妈,你跟她说什么呢?”

  郑大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他紧盯着桑榆手里的银行卡,两眼放光。

  郑阿姨呵斥着,“大伟,你看什么呢。这钱你可不能动,这是给你丈母娘的救命钱。”

  “妈,感情这钱还真是你的?你这钱不给我,给她治病,这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大伟,你怎么说话呢。”

  “郑大伟,你还有脸说,我妈这次犯病到底是不是你气的?我告诉你,她要是真的走了,你也别想好活。”

  桑榆忽然大声喊了起来,吓得郑大伟母子两个人顿时噤声。

  原本争吵的走廊顿时安静下来。桑榆坐在椅子上沉默着,这个时候没人敢打扰她,郑大伟更是远远的躲到了一边。他自知理亏,但要不是他妈揪着他,他早就跑了。

  看到桑榆两眼放空一副绝望的样子,他忽然说:“哎,你不是有金主吗,就开宾利那个小白脸,你赶快找他弄钱。”

  “郑大伟!”

  桑榆腾地从地上站起来,猛地起身,她血压过不来,晃了一下差点倒下。

  “大伟,你这个混小子,你胡说什么呢,桑榆可是你媳妇。”

  “什么我媳妇,她不跟我睡,这么多年连个蛋也不下……”

  “好了好了,别说了!”郑阿姨一直从中调停。

  桑榆胡乱搂了一把头发,摸了眼泪,颤抖着,纤弱的身体仿佛一片轻柔的羽毛,风一吹就倒了,可是却有一股韧劲儿,折不弯。

  桑榆走进病房里看着母亲,她刚睡下,她不想打扰。桑榆微微用力握住她的手,然后小声说,“阿姨,帮我照顾好我妈,我会尽快回来的。”

  “桑……桑榆,你要去哪?”

  母亲微弱的声音传来,桑榆立刻停下了动作。

  母亲已经老了,苍老的目光温柔的看着桑榆,却很清明。母亲李韶虹没退休之前是A市一所高级中学的副校长,心思玲珑。桑榆知道,虽然她一直不闻不问,但是不代表她心里不明白。

  桑榆明白母亲担心着什么,但是她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微笑着安慰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桑榆,要不然就别治了,我这腿废了,什么忙都帮不了,这心脏也出毛病,只能拖累你。桑榆,妈都知道,你一直忍着都是因为我。”

  “不是的,妈你别乱想。”

  “桑榆,妈哪都不能动,但是妈心里都明白,你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了解你的性子。别走了,在这陪陪我。”

  “妈……”

  “别去,哪也别去,等我缓缓,咱们就回家,不治了。”

  桑榆怎么都没想到,母亲会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动。眼见着她的情绪激动,桑榆不想再惹她动气,只能守在病床边。可是心却急的要着了火。

  

  ☆、013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4

  她知道母亲这次是不想治了,可是她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这世界上她就这么一个亲人了,她不想孤零零的活在这个世上……

  不知为何,桑榆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那个高大的身影。那个人已经长大了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强者,可是却不会为她遮风挡雨。

  熬了一夜,到早上的时候母亲累极了,才彻底睡着。桑榆小心翼翼的掰开母亲扣住她的手指,轻手轻脚的准备离开。

  郑阿姨看到了桑榆要离开。她要说什么,但是被桑榆阻止了。

  桑榆快步往外走去,步履踉跄,却格外的坚强。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么清楚,她苟延残喘的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白鹿风行集团办公大楼门前。桑榆已经徘徊了有半个多小时。

  她匆忙回家换了身衣服,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直奔东城的白鹿大厦,本来已经下定决心,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还是犹豫了。

  外界对东城白爷有各种绘声绘色的传说,但是沐桑榆印象里的白谨痕就好像一团迷雾,她和他只有一面之缘,可也就是从那以后,她成了大家眼中白爷的所有物。

  可既然有了这名声了,她就不能浪费,何况她现在的处境那么糟糕。桑榆最终迈进了白鹿大厦的大厅里。

  大厅里的采光很亮,她穿着自认为最好的黑色裙装走进其中,就好像一片白沙净土中滚进了一粒黑色尘埃,桑榆握紧拳头,挤出一个微笑面对漂亮的前台小姐。

  她说她要见白谨痕。对方礼貌的问她有预约吗?

  预约!当然没有。桑榆自然知道要见白谨痕一面有多难。

  手机屏幕锁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终于桑榆拨通了那个号码。自从见过白谨痕那天起,这个号码就存在于她的手机里,但是打通电话就意味着要兑现承诺,她终于下定决心了。

  “沐桑榆!”

  可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吓得她立刻放下了手机。

  “萧……萧境威,你怎么会在这?”

  桑榆下意识的握紧手机藏在身后。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是。”萧境威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白鹿大厦的大厅,忽然笑了,“怪不得,原来白谨痕真的是你的金主啊。”

  “不是,萧境威你别乱说。”桑榆下意识的低下头,不想面对他。

  看到桑榆的躲闪,萧境威又想起了她的话。再见面也当做不认识,可刚刚他还是叫了她的名字。

  萧氏和东城白鹿风行集团有一个合作案,本来不用他亲自动身,但是他还是来见这位传闻中的白爷。

  商场如战场,他承认那位白爷兵不血刃攻城略地的本事。可没想到一下楼就见到了沐桑榆,萧境威的心情在桑榆之后更加烦躁了。

  “沐桑榆,你好自为之。”

  扔下一句话,萧境威就走了。桑榆猜测,她在他心里一定更加不堪了。但是……

  “等等,萧境威,我有话对你说。”

  桑榆挡在萧境威的身前,站在他面前,桑榆感到一股压力,可是她不能再退缩。

  “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桑榆看着他,眼中满是祈求。

  鬼使神差的,萧境威没有拒绝。

  又一次坐进宾利里面,此刻桑榆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

  “什么事就快说,我赶时间,你只有到公司之前这段时间。”萧境威一边开车一边问。

  时间紧迫,桑榆不再拐弯抹角,说:“我想问你借些钱。”

  听到借钱二字,萧境威的神色骤然冷冽了几分,他能感觉到桑榆的挣扎和纠结,可这正是他不理解的地方。

  ☆、014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

  “借钱?白谨痕不至于那么小气吧,你需要借钱吗?还是你另有所图。”

  桑榆听到萧境威话里的讽刺,但是并没有放弃辩驳,“那些都是外界的传言,实际上我和白谨痕只有一面之缘。”

  “是吗?”他显然不信。

  可桑榆不顾的那么多了。

  “我……我的母亲病了,她现在躺在医院里,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你放心,我可以偿还,我实在想不出还能找谁,所以求求你……”

  “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吧。沐桑榆,我看如果我没有出现,你现在应该在白鹿大厦里,嗯?我说的不对!”

  萧境威的目光紧紧追随着桑榆,将她的每一个表情都看在眼里。

  桑榆表情一滞。他说的没错,如果她没有遇到萧境威,或者如果白谨痕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么她现在都应该在白鹿大厦里。

  可是她犹豫了很久,都做不到那一步。尤其是再见到他之后。

  桑榆承认,她是有私心的,这种时候她更愿意在萧境威面前卑躬屈膝。比起面对神秘莫测的白谨痕,她更愿意和萧境威打交道。但真的是这样吗,桑榆已经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我从不做赔本买卖,沐桑榆,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把钱给你?”

  “我……”桑榆到底想不出一个正当理由,她早就说过要离他越远越好。可是……她已经一无所有了,追根究底,他也逃不了关系啊。终于,桑榆缓缓说道:“就算是师生一场的情谊,算我求你。”

  “呵,沐桑榆,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你还当过我的老师。”

  那一刻,桑榆看到了萧境威眼中的嘲弄,那么的真切,几乎割裂了她的心魂。最不想提起的事情反倒是她主动提起,连她都鄙视自己,何况是他呢。

  “我记得你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永远不要再提。”

  “是。但那个时候我是迫不得已,我……”

  “那现在呢?怎么又提起以前的事情了。想要博取我的同情,觉得我年少可欺,还是你以为你真的那么有魅力,还能把我迷得神魂颠倒?”

  “沐桑榆,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

  站到他面前,桑榆就已经想过她可能会受到的侮辱,但是所有的话都没有那一句你已经结婚了来的更有冲击。

  一瞬间,桑榆脸色惨白。

  萧境威冷眼睇视,此时的她表情木然,好像失了灵魂。

  萧境威很讨厌这样的气氛,特别是感觉到她身上的悲伤,他能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狂躁,他急于想打破什么。

  忽然,他猛地转弯,将车停在了一个楼区的角落里。他紧紧地抓住桑榆,将她按在座椅上亲吻,这已经不能被称作吻,萧境威狂躁的气息笼罩着她,桑榆感觉到嘴唇火辣辣的痛,她想要推开,他却纹丝不动。

  终于,他主动松开了她,可他的手指依旧流连在她潋滟的唇上。

  “你要多少?”

  “三十万。你放心,我会尽快还你。”

  “怎么还?去极乐皇朝,多陪几个客人?那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你的客人们,但是要小心,如果再进看守所的话,你就和你的朋友一样都是有案底的。”

  桑榆非常愤怒,他凭什么那么说她。但是怒火在对上他的冷眼审视,只能不甘的湮灭。她还不能惹怒他。

  “我不知道,但是只要你能帮我度过这次难关,我一定会把钱还你的。”

  “沐桑榆,你以为觉得我比银行慷慨?你想提款就找我,不需要我了,就和我撇开关系。”萧境威忽然大盛的怒火让桑榆有些害怕,他看着她的眼神变了。忽然,他扣住了桑榆的脸,长指在桑榆的身上摩挲着,甚至摸到了胸口的敏感位置。

  ☆、015 何为屈辱,何为妥协1

  “桑……桑榆,你要去哪?”

  母亲微弱的声音传来,桑榆立刻停下了动作。

  母亲已经老了,苍老的目光温柔的看着桑榆,却很清明。母亲李韶虹没退休之前是A市一所高级中学的副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xiangai/4.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