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1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7:57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小说下载尽在http://www.136book.cn - 手机访问 m.136book.cn--- 书本网【白雪公主好美丽】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相见恨晚,相爱恨早

作者:悠素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时隔七年沐桑榆和萧境威又见面了。

七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一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时间把萧境威从热血冲动的少年蜕变成铁血无情的男人, 因为从前的旧情,他贴心的把沐桑榆照顾进了拘留所,然后用尽各种手段围追堵截。

他扣住她,问,“姓白的给你多少钱,我翻倍!”

她甩开他的束缚却逃不掉他的阴影……

走投无路之时,他告诉她:“做我的情人,你能拥有一切,除了自由。”   

避无可避之后,她回答他:“我可以答应一切条件,除了做你的情人。”

可是沐桑榆不知道,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在她的生活里,早有一种无形的规则——萧境威。

一纸合约签下,从此她成了他的奴,经受他的滔天怒火。

新浪围脖:烟雨画晴YS

==================

  ☆、001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

  极乐皇朝最奢华的VIP包厢里,沐桑榆站在角落里,耳边是众人对萧境威的阿谀奉承。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时隔七年他们竟然又见面了。七年过去了,他们还是一样,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沐桑榆感觉到了萧境威的注视,他从一进包厢视线就没从她身上移开过。沐桑榆心里紧张,手心冒汗,身形微微地有些发颤,面上却没有任何异样。

  横竖当年不是她对不起他!

  萧境威的注视很快引起了包厢里其他人的注意。

  “萧总,怎么了,看上她了?”

  桑榆抬头,正好对上了萧境威的目光。

  包厢里的灯光辉煌,他的眼睛却更亮,看的她心里一阵发紧。

  萧境威没有发话,倒是另一个人接话,“她,可不行。她可是白爷罩着的人,再说我们萧总马上就要订婚了,你可别给他惹麻烦。”

  “出去!”一直没有开口的萧境威突然开口,声音极冷,他身边原本调笑的人,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各个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惹了这尊大佛。

  “听不到吗,我让你们滚出去!”萧境威再次发话,声音里多了丝不耐烦,还有隐隐的愤怒。

  众人不再耽搁,连忙起身往外走。

  沐桑榆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终于不用继续忍受萧境威的视线凌迟了。从她一进包厢,他就一直盯着她,她被他盯得头皮发麻。

  沐桑榆跟在客人身后往外走,身后却再次传来了萧境威的声音。

  “沐桑榆,我让你走了吗?”

  沐桑榆僵在原地,刚走到门口的客人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边匆匆离开了,还关上了门。

  包厢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桑榆不敢转身,背对着萧境威,她看不到他的动作,沐桑榆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萧境威很快就站在了沐桑榆的面前,看她苍白着脸,眼睛泛着水光,看起来像是吓坏的小鹿。

  “哼”萧境威冷哼一声,用食指挑起了她的下巴,脸朝她逼近。

  沐桑榆下意识的后退,萧境威却快一步搂住了她的腰。

  “怎么,怕了?”萧境威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沐桑榆只觉得遍体生寒。

  “萧境威,放开我!”沐桑榆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能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

  出乎意料的,萧境威竟然真的放开了她,沐桑榆一得到自由,连忙往后退,却一下子又被他逼到了角落。

  萧境威把沐桑榆圈在包厢的角落,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沐桑榆你不该背叛我……”

  沐桑榆眼里起了泪光,她觉得很委屈,明明受到伤害的人是她,他凭什么这样?

  看着沐桑榆脸上那委屈的表情,萧境威火气更大了,他一手扣住桑榆,另一只手不断的游走在桑榆的脸颊,脖子直到领口上,桑榆顿时慌了,她要挣开萧境威,却被他的身体压在了墙壁上。

  身前是他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衣料透出一股灼热。桑榆挣扎不开,紧身的红色礼宾旗袍勾勒出玲珑的身形,桑榆挣扎的时候胸口起伏着,难免碰到他紧贴的胸口,桑榆低着头,不敢看萧境威。

  “沐桑榆,你这是在勾引我?几年不见,勾人的本事倒是见长。”

  萧境威暧昧的贴着沐桑榆,一呼一吸间,耳边酥酥麻麻的,全是他的气息。尤其是他的语气,让桑榆感到了羞辱。

  “萧境威,放开我。”桑榆乱了心神,却依旧强装镇定。

  萧境威看着不停挣扎的沐桑榆,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几年不见,她欲拒还迎的本事倒是见长!

  “你确定?沐桑榆,姓白的多少钱包你,我翻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萧境威,我们早就已经结束了,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就算见到,也请你把我当成陌生人!”

  慌乱之中,她推开了萧境威,却感到手指一痛。她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到了右手食指间上的一丝血痕,她划伤了他!

  “沐桑榆,你会后悔的。”头顶传来萧境威狠狠的声音。他看着沐桑榆,眼神阴鸷。

  桑榆心乱如麻,不敢再停留,撑着最后的坚强跑到门外,直到跑到她认为的安全地带,沐桑榆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

  她不明白时隔七年的见面,为什么会是这样。变了,果然一切都变了。

  ☆、002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2

  沐桑榆是走路回到家的。

  黑暗逼仄的街道没有路灯,就连十五的月亮也照不进这个黑暗的底层世界。

  六十多平米的老楼房是一室一厅的格局,厕所,厨房都很狭小,客厅隔出的那一间卧室挡着塑料板子,里面没有恼人的鼾声。

  那个流氓不在家!桑榆顿时松了一口气。

  卧室里开着一盏柔和的小壁灯,借着微光桑榆看清了母亲睡着的面容。

  这一天很累,很惊险,桑榆整个人都精疲力尽的,但是看到母亲安静的睡容,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桑榆所有的心防都卸下来了。

  时隔七年,她又看到萧境威了。那些被遗忘的,被尘封的记忆像是开闸了似的,一幕幕充斥在脑海里,桑榆痛苦了的捂住头。

  “妈,我很难受!”

  所有的苦她都倒不出来,最后桑榆只能轻轻的抱住妈妈,在她身边轻轻的呢喃着,忍着哭声,轻轻颤抖着。

  今晚外面的月亮很大,从薄薄的窗帘缝隙里透出光亮,桑榆也看到了。她躲在母亲温暖的怀里,就着冰冷的月光,默默流泪。

  一夜无眠,但太阳照常升起。萧境威的出现就好像昙花一现,虽然惊心动魄了一次,可是生活还是回归正轨了。

  桑榆正常上班,正常工作。在极乐皇朝做礼宾的好处就是时间自由,而且钱多。

  桑榆想到了在这里工作她可能面临的情况,但是对于一没学历二没人脉的她来说,这是她能做的薪资最高的工作。何况经理还是比较照顾她的,碰上难惹的会帮助她顶着。

  今天中午的工作她比较放心。是一个家族三十几口人凑在一起过生日。虽然人多忙碌一些,可是不用小心翼翼的应对。

  收拾完这一桌的时候已经晚上六点多了,忙了一下午,终于可以下班了。

  但是桑榆现在却站在名为“极乐”的包厢门口。

  她皱了皱眉。五分钟前,方晓棠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接她,电话那边她气若游丝,好像随时随地就要过去了。

  她匆忙赶到,却没想到会是在极乐皇朝娱乐城中这个特殊的包厢里。

  叹了口气,桑榆还是推开了门。

  一身红色的礼宾旗袍融进这个纸醉金迷的奢华包厢里,桑榆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一进门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她下意识的捂了一下口鼻,简单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将目光锁定在那个躺在沙发上的女人身上。

  沙发很大,极乐皇朝特供的,最适合客人们亵-玩。女人一身的狼藉,胸口塞了鼓鼓的一沓钱,还有几张票子散在地上,而下面……则被更多的钞票盖住,触目一片的红。

  感觉到有人来了,沙发上的女人抬起来头。巴掌大的脸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溢满了泪水,下巴尖尖俏俏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正是方晓棠。

  桑榆踩到一堆玻璃渣子,上面还有斑驳的血迹。桑榆判断这些血迹应该不是方晓棠的。

  在看沙发床旁边,正躺着一个人,那个人头上的血更多。探了那个人的脉搏,还活着。桑榆松了一口气。

  “桑榆,我……好像杀人了。”眼角的泪痕还没干,方晓棠表情木然的冲她说。

  “没有,他还活着。”桑榆赶快叫了120,然后要带她离开。就在这时,那个趴在地上浑身是血的男人的手机响了。

  “别,桑榆别接。”

  方晓棠木然的表情顿时变得狰狞,她从沙发床上滚下来,一下子跪在了玻璃碴子上。

  桑榆一边想扶起方晓棠,但是手一滑,电话接通了。来电话的是个女人,桑榆告诉对方这个手机的主人受伤了,然后报了地址。

  “晓棠,我们快走吧。”桑榆要扶起方晓棠,突然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桑榆,我下面……”

  微微皱眉,桑榆明白了。在震惊中,桑榆拿着工具,从方晓棠的身体里掏出了另一卷钱。

  那一刻,沐桑榆再也绷不住,她眼眶泛红,一种情绪要倾泻而出。

  “你每天都这样……”

  “也不是,就是没想到今天会遇到变态。不管怎么说,谢谢你来帮我,桑榆。”方晓棠尴尬的笑了笑,又低下头,不再说话。

  看她这样,沐桑榆心里堵得难受。

  该怎么说好呢?她和方晓棠确实不是一路人,可是她也没比她好到哪去。以前她瞧不起她拿身体赚钱,可关键的时候却靠着她得仰仗着这个拿身体赚钱的人度过难关。

  难姐难妹,说的就是她们吧!桑榆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准备带方晓棠离开这个房间。

  就在这时,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

  ☆、003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3

  谁知一出门,刚好跟人撞了个满怀,是一个侍应生。

  紧接着一道女音传来。“我哥哥在哪里?啊……这是谁干的?”

  “我哥哥怎么受伤了,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不知道他是莫家的少爷吗。”

  桑榆眼皮一抬,看到一个妆容精致,身材娇小的女人。她的声音温和,连质问都像是在撒娇。

  桑榆记得这个声音,刚刚就是她在电话里告诉她地址。

  她皱眉,听到了这个女人叫那个男人哥哥,心里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

  女人环顾一眼屋子里的情况,看到倒地不起的男人之后惊呼一声。然后一手捂着嘴一手指着桑榆颤抖着问,“是谁要谋杀我哥哥?”

  “这里怎么回事?”紧接着,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女人顺着这个声音找到了解决事情的主心骨。

  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桑榆顿时觉得手脚冰凉。她抬起头,看到了那个声音的主人。

  萧境威正好走进了包厢里,他步履稳健,看到里面的狼藉之后表情不悦。他身形高大,直接走到了莫伊琳的身边,高大的身材衬得莫伊琳更加娇小,站在她身边,为她遮风挡雨。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萧境威站在莫伊琳身边自然熟练的搂住莫伊琳的时候,桑榆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她自嘲的笑了笑,明明已经没关系了不是吗。

  “境威,怎么办,我哥哥他受伤了。流了那么多血,我很害怕。他要是出事怎么办!我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哥哥倒在地上……”

  莫伊琳把情况和萧境威简单的说了一下,萧境威没有说话。但是桑榆却一直盯着他,她在等他做一个决断,因为看得出来,这个莫伊琳很依赖他,只要他一句话,今天的一切都能大事化小。

  可是桑榆失望了,萧境威压根就没有管这件事的心思,甚至他连一个眼神都没给莫伊琳之外的人。

  桑榆这才知道,被方晓棠用酒瓶子砸倒的男人叫莫卫东,是莫伊琳的哥哥。如今萧境威是莫伊琳的未婚夫,也就是萧境威的大舅哥。

  看着他对莫伊琳呵护又亲昵的样子,桑榆明白了,今天萧境威打算把一切全权交给了莫伊琳,他全程配合。

  很快,莫卫东被抬上了救护车,桑榆扶着方晓棠也上了救护车。

  这期间萧境威对桑榆视而不见,全心全意的呵护着她的未婚妻上了他的那辆宾利。

  再次见面,桑榆没想到他真的那么做了,就像她之前说的那样,再见到的她就把她当做陌生人。

  彼此当成陌生人应该是最好的解决,可是桑榆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梗的她难受。

  医院里,两个伤者都被送到了急诊室。走廊里剩下三个人,沐桑榆,萧境威,莫伊琳。

  莫伊琳首先打破了这微妙的沉默。“沐小姐,这件事情毕竟涉及到了哥哥的生命,所以不能听你们的一面之词,况且里面也没有监控,所以我们决定报警,立案侦查。”

  莫伊琳的语调温柔,很客气,婉转有理挑不出来错处。

  桑榆看着这个完美无瑕的豪门千金,又把视线转向萧境威。她说的我们是不是还有你的意思?

  无声的交流得不到回应。

  萧境威冷漠的让人心寒,尤其是在他对未婚妻温柔以待的对比之下。

  桑榆暗自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情绪,说道:“这位莫小姐你先冷静一下,据我了解的情况方晓棠并没有要杀你哥哥,而是你的哥哥要强迫她,她才做出的应激反应。所以报警并不一定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004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4

  莫伊琳这才正眼看了一下桑榆,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女人很漂亮,同时又很冷静,再一想到那种地方的女人都很有手段,莫伊琳才反应过来自己不能轻敌。

  莫伊琳依然对桑榆微笑着,但是桑榆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不屑。不过桑榆也不在乎,当务之急是把事情尽快解决掉。

  但是这位莫千金出乎意料的固执,似乎对自己的哥哥很有信心。再看看一旁深情不渝全力支持的萧境威,桑榆明白了。对方有钱有势,就算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桑榆当即点出了事情的关键。莫伊琳没想到桑榆这么直接,不好糊弄。又说,“清者自清。既然沐小姐这么说,我也摊开了说。我知道你们的职业性质不能曝光,但是我哥哥现在脑袋上出了那么大一个口子,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什么叫我们的职业性质?听到这话,桑榆忽然笑了。可是她也懒得解释什么。

  “莫小姐,如果你一定要交给警方调查也可以,但是要等当事人醒过来,我无权替方晓棠做决定。”

  “你应该也是当事人,难道你当时不也在包厢里吗?”

  桑榆微笑着看着这位完美千金,她双眼微微眯起,嘴角勾了一抹讽刺的弧度,“还是等一切清楚了再说吧,只是希望一切不会对莫氏家族造成什么不良影响。”

  沐桑榆没什么好怕的,她知道方晓棠也不是个怕事的。这些豪门贵族要的就是脸面,一旦爆出丑闻实际上受伤的是他们的名声。

  可桑榆奇怪的是,她桑榆想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千金小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她,为什么就咬住她不放。

  她想是不是萧境威的授意,可又觉得不可能。

  但是转个念头桑榆就想明白了,这位千金小姐是给自己抬身价的,口头上想压住她。只要不真的撕破脸,莫伊琳不会真的追究。莫氏在A市也是算的上有头有脸的豪门,犯不着自己把丑事弄得众人皆知。

  和莫伊琳交谈的过程中,萧境威虽然不说话,但是桑榆知道他全程都在听着,并没有真的旁观。桑榆看向萧境威,今天这件事怎么解决都是他一句话的事。

  桑榆自认为当年的事情他根本不吃亏,今天也犯不着在这上面为难人。

  “境威。”果然,莫伊琳看向了萧境威。

  “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别闹得满城风雨,何况你我快要订婚了。”

  萧境威没有放低声音,在深夜的医院里每一个字都进了桑榆的耳朵。

  上次听到他要订婚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单纯的消息。可是今天未婚妻都出现了,两个人都站在她面前了,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好一对璧人。对面那幅和谐的画面桑榆不敢看,只能垂眸,沉默。

  “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莫伊琳看了一眼沐桑榆,看似无意的一眼,实际上她在等一个台阶。

  桑榆心里冷笑,千金小姐果然难伺候。桑榆倒是不介意,只要能把事情顺利解决了,放低了身段又如何。至于折辱与否,尊严这种字眼,桑榆早就不愿细想了。

  听到了想听的话,莫伊琳状似为难的看了一眼萧境威,“境威,她们也不容易,要不然就这么算了吧。”

  不出意外,萧境威一定会重复那一句“一切都听你的”,但是萧境威出乎意料的没这么说,他似乎打定主意要为莫氏讨回一点“公道”。

  “莫家是一个大家族,你哥哥他毕竟是莫家的少爷,今天晚上的事情已经很多人都知道了,如果不明不白的处理了,那么以后莫卫东再遇到什么事情呢?我已经派人叫警察过来了,该走的程序一定要走的。交给警方,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公道的结果的。”

  萧境威看着他的未婚妻,全程没给桑榆一个眼神,可是桑榆却觉得自脚底而升起一股寒意。难道他真的要落井下石?

  ☆、005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5

  桑榆紧紧攥着拳头,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萧境威是冲着她来的。

  一想到方晓棠,她不能连累那个苦命的女人。她很清楚和这种豪门家族对上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她不能让这件事情再继续发展下去,今天必须有个了结。她想过求萧境威,桑榆不断告诉自己,那不丢人,这就是生存之道,可是好几次想开口的时候,一看到那个男人对自己为未婚妻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就说不出口。

  也许是桑榆的目光太强烈,或者她的表情够卑微,泛滥了这位豪门千金的同情心。到最后竟然是她主动求萧境威高抬贵手,放过她们。

  可是萧境威偏偏咬住了这个理由,始终不松口。莫伊琳脸色有些不好看,萧境威一向是纵容她的,为什么这种小事情还要在外人面前给她难堪。

  莫伊琳嘴上不说,心里已经不乐意了。她看了桑榆一眼,又继续对萧境威软磨硬泡。

  莫伊琳撒娇一般的靠在萧境威的怀里,温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xiangai/2.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上一篇:没有资料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