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相见恨晚 > 正文

相见恨晚,相爱恨早_第9页

作者:悠素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08:03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歪道令人咂舌。

  初登讲台,最怕的莫过于课堂上的突发状况,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是她不敢招架的,斗不过就尽量避着。

  偏偏萧境威属于魔高一丈那一列的,那个时候她每天都躲着他,可他总是想方设法捉弄她,有一回月考,萧境威立下军令状,从年级倒数考到年级前一百,结果他真的做到了。

  要求不过分,就是要桑榆请他吃顿饭。可没想到他把她弄到饭店里灌酒,她的酒量差,一杯倒,但萧境威不一样,精英家庭的孩子基因就是彪悍,一缸白酒下肚,脸不红心不跳。喝酒就像喝水。

  不知不觉得就想到了从前的事情,沐桑榆又看着面前的萧境威,恍如隔世。

  “沐桑榆,你离婚吧。”

  一句话,将桑榆彻底拉回现实。

  “你离婚,然后和我在一起,我是说我娶你。”萧境威拉住沐桑榆的手,眼神如炬,这一瞬间,她被灼烧的体无完肤。

  沐桑榆张了张嘴,就像那濒死的鱼,却发不出一个声音。

  离婚,他要娶她,如果放在以前,她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在一起。

  七年前,那个不切实际的梦破碎之后,她就醒悟了,这辈子她是不可能和萧境威在一起了。

  她在最痛苦的日子里希望萧境威出现,能够拉她一把,可是他不在。等她彻底绝望最后安于现状的时候,他又出现了,现在他要娶她。他到底在想什么,或者说他到底知道多少,他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沐桑榆都真不会到。

  但是她很清楚,他们回不到从前了,流光容易把人抛,每个人都在成长,不会有人停在原地,梦很美好,但是梦该醒了。

  她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知道避不过去,她想说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但是对上萧境威的目光,她发现她说不出来那些虚伪。

  半晌,轻声说道:“婚不是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你以为那是过家家?”

  “你不想离,还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为什么你就不能选择我,你到底还是不信任我,嗯?我保不住你?”

  ☆、042 我既然花钱买笑就要买个够本

  

  他果然知道了,沐桑榆心里咯噔一下,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醉了,我扶你去休息吧,那些事明天再说吧。”

  沐桑榆避而不答,她慌了,如果可以,她想落荒而逃,她真的害怕了。

  “我明白了。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是吗,你觉得我永远都不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是吗。从以前,无论我要做什么,你都说不要,不行,不能,你所谓的爱就是一种哄骗,所以有一点挫折的时候你都不会抗争,顺水推舟的妥协。然后任由所有人来重伤我们的爱情。”

  “萧境威,我知道你没醉,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了,但是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别提我们的爱情,我们从来没有那么奢侈的东西。”

  “哼,哈哈……”

  萧境威从鼻子里哼出一个单音,然后他笑了,甚至有些癫狂,他微微仰着头,然后用手遮住了眼眶。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眼角似乎有泪光。

  不然,萧境威箍在她腰间的那只手忽然使尽,掐着沐桑榆的腰把她的身体摆正,岔开腿面对他坐着。

  他们面对彼此,沐桑榆的大腿根被他掐住,身体最隐秘的位置紧紧贴在他的身体,这是个羞耻的姿势,沐桑榆又惊又怒。

  “萧境威,放开我。”

  刚刚果然是她的错觉,萧境威不可能有那么细微的感情。

  “你在极乐皇朝是怎么伺候人的,把那套都拿出来。我既然花钱买笑就要买个够本的,你摆出那副惊讶的样子能招待客人吗?还是你一直都是用这副样子来博同情的?”

  “倒酒。”

  萧境威忽然用胯部恶意的顶了顶她的身体,也就是这会儿功夫,沐桑榆竟然感觉到了他的变化,渐渐的坚硬隔着意料直抵她的……

  沐桑榆不知道萧境威这转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这么的阴晴不定。如果在平时,她会放下尊严,他要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可现在她忽然硬气起来,他越是逼迫,越是反抗。

  不应该的,她和萧境威不应该这样相处的。

  见桑榆别过脸,别扭的反抗,他深吸一空口气,脸色似乎更白了,他扳过沐桑榆的脸,红着眼睛吼道:“对了,我倒是想起来了,你身后还有白谨痕这个靠山是吧。等我退货了你还有白谨痕那个下家在等着。今天下午和那个姘夫在医院里幽会的如何?口口声声说孝顺,怎么把野男人都领到病房门口了。沐桑榆,我不想拆穿你,你玩的把戏太拙劣。”

  闻言,桑榆脸色一变,心里钝疼的要命。这话从萧境威的嘴里说出竟然这么伤人。

  不过这个时候她的理智倒是还在,萧境威果然留了人监视她。只可惜,她不会再束手待毙。

  “萧境威,别耍性子了,我扶你去休息吧。”

  明明是狠历的表情,咬牙切齿的几乎要撕碎这个女人,可是在听到她那不痛不痒的一句话之后,他发现自己竟然那么的可笑。

  别耍性子了。

  沐桑榆以为他在耍少爷脾气,呵!果然是差别对待。

  “沐桑榆,你知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看她抿唇不语,用那种不赞同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他就知道她什么都不懂。

  忽然,萧境威张嘴,在桑榆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然后头埋在沐桑榆的颈间,狠狠道:“沐桑榆,你永远都不可能逃离我,想也别想,我不会让你走的。”

  脖子上的嫩肉还被他咬着,沐桑榆吃痛,可是推不开他,她一动,他就用牙齿恶意的咬她。

  萧境威一定不知道他现在是多么的幼稚,她不动了,他的动作便成了温柔的舔弄,直到脖子上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记他才罢休。

  ☆、043 这是怎么了,上来就打人

  沐桑榆暗自叹了一口气,她没动,萧境威的头压着她有些重,他的呼吸声很沉,她感觉到萧境威的额头似乎更热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她的颈窝已经湿热起来。

  那不是她出的汗。

  沐桑榆轻轻推了推萧境威,“你……还好吗?”

  就在这时,萧境威猛地推开了沐桑榆,然后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到了门口。

  “沐桑榆,你记住我的话。”他背对着她,沐桑榆看不到萧境威的表情,但是看到那个踉跄的背影,她忽然心生不忍,但是一转念间还是停在了原地。

  算了,让他闹腾吧,他是萧家的少爷,那是身份的荣耀,也是人生的枷锁,曲论如何他不会出事的。

  反倒是她自己该下决心了,在一切真相大白之前她必须要离开,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了。沐桑榆窝在沙发一脚,她蜷缩着身体,抱住自己的膝盖。

  膝盖碰到颈窝上萧境威留下的印记,有些火辣辣的疼,她垂着眼睛,脸上无喜无悲。

  ******

  “喂,桑榆吗?”

  “晓棠?!”

  沐桑榆听出来电话那头的人是方晓棠,忽然想起来方晓棠已经从拘留所里出来两天了,最近发生的变故太多,她都把这事给放脑后去了。

  “沐桑榆,你真够厉害的,居然钓上了萧氏的总裁,要是给我,倒贴我都愿意。”

  尽管知道这就是方晓棠的风格,但是沐桑榆还是深吸一口气,说:“晓棠,你现在在哪呢,我去看看你吧。”

  “别,李姨她是不是做手术了,要不我去医院吧,正好我看看她,你也能看看我,一举两得。”

  “那也行。”

  沐桑榆报了地址,半个小时之后方晓棠就来了,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到方晓棠,沐桑榆觉得她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这一身名牌比以前的衣服提了好几个档次,还有整个人的气质也不一样了。桑榆打量了半天,问:“方晓棠,你发财了?”

  “怎么,就许你钓上金龟,不许我跟着蹭口热汤?”

  方晓棠故作玄虚的对桑榆挤眉弄眼,然后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跑到李韶虹的病床边上,开始问长问短。

  这些年来,方晓棠是沐桑榆为数不多的朋友,而且之前还为桑榆两肋插刀,怒怼过郑大伟,所以李韶虹即使知道方晓棠职业特殊,但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方晓棠和桑榆的性格不同,再加上多年历练已经练出来看人说话的本事,李韶虹和方晓棠聊天的时候好像格外开心。

  桑榆觉得自己可能不是妈妈的孩子,因为她们母女两人相处的时候,多半安静的可怕,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想了,妈妈看她的眼神总是充满了深意。

  短短时间里,病房里的气氛变得非常的欢乐。可就在这时,门忽然被人从外面大力地推开。

  一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沐桑榆有些诧异。

  莫伊琳。她竟然来这了,而且表情还那么的可怕。

  “我先出去一下。”沐桑榆赶快走出去。

  好在莫伊琳虽然心情不好,但是没有大闹病房。

  沐桑榆走到走廊,就看到莫伊琳冷着脸子等在门口。见桑榆出来了,她猛地伸手要扇桑榆的脸,沐桑榆有些猝不及防,但好在她比莫伊琳高出半头,再加上躲避及时,这一巴掌没落到她脸上。

  沐桑榆又惊又怒,这是怎么了,上来就打人!

  桑榆瞪着莫伊琳,看了一眼病房,又说:“我们换个地方,这里不适合吵架。”

  “怎么不适合,正好让你妈也听听你是个什么样的贱人。我都开出了那样的条件,你居然还要满足,你想要独占萧境威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

  ☆、044 你真不知道萧境威住院了

 

  沐桑榆皱着眉头,听着听着就不对劲,这两天她根本就没见过萧境威,更别说什么独占萧境威这种鬼话。

  “莫小姐,我不知道你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但是这里不是你撒泼的地方,”

  “我要是想撒泼,就直接在病房里和你打了,沐桑榆,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教养。”

  “教养,什么叫教养啊。就你们这些人说风凉话能耐,上次你把我弄进拘留所里的账还没算呢,干脆今天一起算吧。”

  方晓棠觉得不对也从病房里出来了,这功夫她也想起来莫伊琳是谁了。

  莫伊琳是萧境威的未婚妻又怎么样,她很快就不是了。再加上之前把她弄进拘留所的憋屈,现在看到莫伊琳就是新仇加旧恨,对莫伊琳也不客气。

  见方晓棠忽然出头,沐桑榆微微皱了皱眉头。

  “沐桑榆,你给我等着,如果境威真的失踪了不回来了,我不会放过你的。”

  “你说萧境威失踪了?”沐桑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顿时明白莫伊琳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再过三天萧境威就要订婚了,可是他失踪了,身为未婚妻的莫伊琳当然着急。

  莫伊琳找不到萧境威,只能来找她了。只可惜,她根本不知道萧境威失踪了,前天晚上萧境威从天威酒店离开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沐桑榆不知道萧境威为什么要玩失踪,但如果萧境威故意藏起来的话,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找到的。这么说来,他是想用逃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了?

  还真是……不成熟。沐桑榆的大脑快速的过滤那些信息,得出了这个结论。

  “别装了,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莫伊琳眼眶红红的,她本就身材娇小,站在方晓棠和沐桑榆的面前,感觉就像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沐桑榆不想再纠缠下去,可是莫伊琳就是赖在走廊不走了,Fendi最新款的小方包泄愤似的扔在桑榆的身上,然后就坐在椅子上不走了。

  “哎,你什么意思,找茬是不,别跟我玩这套,惹急了我扇你。”方晓棠立刻来劲儿了,上前推搡了莫伊琳两把。

  “晓棠,别动手。”沐桑榆把方晓棠拽回来,看着莫伊琳的眼神变得严肃起来。

  “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不知道萧境威失踪了。再者你觉得我对他很重要,可是如果真的那么重要,他想逃离的话就应该把我也带走,可是你也看到了,我和我妈妈还在医院里。”

  “桑榆,你真的不知道萧境威住院了?”

  “你说什么?”

  “我说萧境威不是失踪了,他是在极乐皇朝喝酒喝到胃出血,然后就住院了。”方晓棠又重复了一遍。

  “这你是听谁说的。”

  “莫卫东说的,他就是我的新的那个……哎呀,你懂的。”

  桑榆点点头。

  方晓棠又说:“其实这是个秘密消息,没几个人知道。就是前天晚上的事儿,莫卫东在极乐皇朝玩的时候无意间听萧境威那个发小刘鹏说的,你和萧境威那么亲近了,这事儿我还以为你知道呢。”

  “莫卫东?他不是莫伊琳的哥哥吗。”

  “是,但是同父异母,豪门家族吗,都挺混乱的,他妈是他爸外面的女人,但是不是现在家里那个,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沐桑榆并不关注人家的秘辛,她满脑子就是一个信息,萧境威住院了。

  桑榆联想到前天晚上萧境威临走的时候的异常状态,忽然心里一紧。

  他走的时候状态就不好,然后又去了极乐皇朝,去那里肯定又喝了,之后的事情……桑榆无奈叹了口气,她想他生病应该也和她没关系,可是她却后悔了,当时怎么就没发现萧境威的身体异常呢?

  他住院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通知她。这并不是萧境威的一贯风格!在他失踪的这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045 蓝色多瑙河

  “桑榆,你真的不知道啊?”可你们明明在一起了啊,方晓棠把后面那句咽了回去,她看着沐桑榆的神色,也察觉出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从沐桑榆在极乐皇朝工作之后她们开始认识到现在,她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什么实质性的牵扯。虽然人人都传的她和那个东城白爷的关系不一般,但是方晓棠知道那就是个传言而已,除了能帮她做挡箭牌,并没有实质的益处,要不然她们母女两个也不用过的那么辛苦。

  所以沐桑榆现在跟萧境威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她也摸不准,都是看新闻再加上跟莫卫东混的时候听来的。她这辈子的目标就是钱了,可是她知道沐桑榆是不一样的。

  脑子转了几圈,方晓棠说道:“桑榆,我说句实话吧,你能钓上萧境威最好,但是也别太认真了,那样有背景家庭里出来的人哪……都不是省油灯。听我的,你就趁机捞一笔,然后把郑大伟那个流氓给踹了然后带着你妈远走高飞。”

  沐桑榆回神,一听这话倒是有道理,“这主意听起来不错。”

  只是,她的情况有点复杂。沐桑榆看着方晓棠,也想不明白怎么就到了今天这种尴尬的状态。

  萧境威,白谨痕,母亲,萧家人,一时间她脑海里就像过电影一样,思绪万千。

  ******

  稍晚些时候,沐桑榆握着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如此反复。

  直到她拨通了那个号码。

  “喂?”

  萧境威的声音依旧中气十足,带着一丝疑问,电话里听起来根本就不像病了。

  “你在做什么?”

  “沐桑榆,为什么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听人说一旦对方问‘你在做什么’这句话就表示想念,是吗?”

  没想到萧境威会丢出来这样一个问题,沐桑榆沉默了一下,问:“你病了?”

  “你知道了。刘鹏告诉你的?”电话里看不到他的喜怒,但是沐桑榆已经在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勾画他此时的样子。一定又是漫不经心。忽然,他问:“你吃饭了吗?”

  “没有。你呢?”

  “也没有。这样真好,我们一起吃吧。”

  “……好。你在哪里?”

  “蓝色多瑙河。”

  “蓝色多瑙河?”沐桑榆下意识的跟随萧境威重复这几个字,像是询问又像是回味。

  通话结束。沐桑榆没想到和萧境威的通话会这样的简单平淡,这不是恋人之间的问候,因为没有那种粘腻腔调。更不是公事公办的口吻。反而像是老友相见,回到熟悉的地点,用熟稔的口吻相互问候。

  沐桑榆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也不知道是萧境威太反常了,还是她想多了。

  可是她不得不多想,蓝色多瑙河咖啡厅,那个地方承载了太多的记忆……

  在A市,秀水区是有名的教育中心区,所有数得上名的中学都集中在秀水区,秀水二中更是秀水区里的精英中学。

  在秀水二中的附近,有一家咖啡厅就叫蓝色多瑙河,服务周到,书卷气氛浓厚。

  那个时候沐桑榆常常和萧境威在咖啡厅见面,要一杯咖啡,就坐上一天,她备课,他发呆。她监督,他做题……

  记忆就像洪水一样袭进脑海,一发不可收拾。

  沐桑榆记得,那个时候她说过,以后如果有金钱有经历就要开一家这样的咖啡厅,取一个文艺的名字,然后摆上图书,

  一边看出一边喝咖啡。

  萧境威说她异想天开,一般来咖啡厅的都是调情的,谁像她真的捧着书看。

  也对,他来着咖啡厅就怀着另类的目的,她明白。可是不管中间的过程有没有过挣扎,最终的结果都是她接受了他。

  他们终于在一起了,就是在咖啡厅里,萧境威掠走了沐桑榆的初吻。

  沐桑榆气呼呼的对萧境威说,那是她的初吻。

  萧境威听完之后笑了整整三分钟,他说,沐桑榆你就是个傻球,都上过大学了居然还没把初吻送出去。

  不过看到沐桑榆那越来越悲愤的表情之后,他话锋一转,就成了“桑榆老师,你的初吻天生就是为我准备的。不仅初吻,连初夜也是。”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沐桑榆发现,回忆的酒也可能是苦的。那些回忆只能一次次的勾起她的不堪,初夜,沐桑榆这辈子都不想再听到那两个字。

  又一次站在蓝色多瑙河的门前,沐桑榆感觉恍如隔世,她犹豫到底要不要进去。

  ☆、046 沐桑榆,你离婚吧

  

  哗啦,门口的风铃晃了。

  欧式铜柱玻璃门被从里面拽开,萧境威就站在门口与沐桑榆四目相对。

  “你来了。”

  沐桑榆怎么也没想到萧境威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像是一个被扔在家里一天的孩子终于看到大人的回家,那样子要多欢喜有多欢喜。

  这还是萧境威吗?

  恍惚之间,似乎时空流转,又回到了沐桑榆21岁的年纪,又见到了那个17岁的少年。

  但是那只是一瞬间的幻想而已,看到萧境威略显苍白的脸色之后,桑榆就回到了现实。

  “你不是应该在医院吗。”

  “没那么严重,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沐桑榆对着萧境威走到店里,没想到店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她看向萧境威。

  萧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xiangai/1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