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32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36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断了他的疑惑。

  “于景岚啊,我考完了。”

  “嗯,我知道。”

  “我……可不可以报你的学校?”

  于景岚闭了闭眼,暗暗地压抑住因为瞬间的放松而冲到喉间的咳嗽,隐忍了许久之后,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等你。”

  本来是想告诉她不用着急,慢慢来,好好看着沿途的风景,他厶一直等着她不必担心,不需害怕。

  但到最后,他只能说出那三个字。

  于景岚放下手机,脸上透出一抹隐隐的笑,些许自嘲,些许喜悦。

  叶梅回来时,就看到于景岚半坐半靠?沿:"这么快就好了?”

  “好多了。”景岚也微微笑了—下,“叶梅,我想回家了。”

  因为太突然,所以叶梅有些讶异:“什么时候?”

  “后天。”六月十号。

  “是为了你的心上人吧?”叶梅轻笑,“真羡慕。”

  叶梅是真的羡慕。第一次见到于景岚,她只是觉得他跟梁成飞长得像,后来熟悉后发现性格是完全不同的,她好几次想,如果他能有于景岚一半的……一半的自信,他们的路也不会那么难走了。

  跟于景岚的关系,是一点同病相怜,是一种君子之交。她出生干部家庭,他的背景跟她有些相似,也就少了一分虚应和攀附,再加上,他像粱成飞.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便跟他讲了他:“我喜欢的人,我爸妈不喜欢他,不希望我跟他来往。他呢,又自尊心特别强。”但下一刻又忍不住骄傲地说,“他的梦想是当军人当警察,为民除害保家卫国。”

  于景岚当时带着笑,轻声说了一句:“我的女孩是要保卫世界和平。”

  之后两人常来往,谈的多是心里的另一半。

  于景岚回去那天,烧是退了些,但感冒还是没好,于是叶梅坚持送了他去机场。

  在上机前,景岚伸手温柔地理了理她的短发:“如果不说出来,又如何能怪人家不知道你的心意呢?”

  其实叶梅跟他也挺像的,性格都一样的内敛,目光长远却总是遗忘了眼前,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沉默带给对方多大的不安。

  他说这话,是说给她听,也是说给自己听。这次回去,要还她心安,还她这些年的不弃,也还自己—份安然。

  飞机终于起飞了,一直归心似箭的思绪也终于沉淀了下来,于景岚单手支颔看向窗外。

  云团散开,朝日初生,昏昏沉沉入了梦。等到梦醒时,应该就可以见到她了吧。

  有飞鸟从机窗前掠过,阴影覆住了他的脸。

  —阵可怕的轰鸣声和爆炸声,飞机左侧的引擎爆炸了。

  于景岚睁开眼睛,一朵朵艳丽至极的金红色火花在视野中跳跃,飘摇,吞噬了所有一切。

  陌上,花开…..

  水光……

  陌上花随暮雨飞,江山犹似,昔人非。



Special  Episode02 孩子

  异地恋,最是相思苦,最是费用高,章峥岚所在的城市西安,约一千公里,坐飞机一趟两小时,费用……章峥岚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两小时,在意的是直线距离也要一千公里。

  航班延迟,水光坐在机场里等了半天,有点困了,就靠在椅子上打盹。没多久前面站了人,水光察觉到,睁开眼睛,前面的高大男人谈笑着说:“美女,等人?”

  水光站起来,说:“来了。”

  男人上前轻拥住了她,水光双手缓缓环到他的腰后。

  一对出众的情侣总是会惹人多看一眼。

  男的俊朗,女的清秀,没有言语大的相拥,却让人觉出一种隽永。

  “饿了吗?”章峥岚问,放开她改而牵了她的手。

  水光确实饿了,就说:“很饿。”

  章峥岚笑着侧头亲了亲她发顶,淡淡道:“下次航班再误点,小爷我要去投诉了。”

  因为时间不早了,已经过了饭点,水光给家里去了电话,说要在外面吃完饭了再回。

  吃好饭,天已经黑了,不过城市里就算是黑夜也照样灯光璀璨。

  两人逛了一会,章峥岚转身弯腰,说:“我背你。”

  “不要了吧。”水光犹豫。

  他很坚持,于是,萧水光上前一步趴在了他身上。他的背结实而温暖,没多久水光靠在上面就有点昏昏欲睡了:“我想睡了。”

  “嗯,你睡吧。”

  他的步子走得很稳,在不怎么热闹的这条街上慢慢踱步过去。

  他们有过一个孩子,他知道,在她到那所学校找他的那天,而她并不知道他已知道。她不说,要一个人把这秘密烂在心里。他也不问,学她把这秘密慢慢烂在心里……

  他转头轻轻吻她的脸颊,她闭着眼说:“累吗?”

  “不累。睡不着?”

  她笑了笑:“感觉像在船上,摇来摇去。”过了会又问,“峥岚,明天思岚生日,我们要送什么?”

  峥岚想来想:“玩具枪?汽车模型?要不……电脑?”

  “他才一周岁而已。”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没有重点,却安然适从。

  思岚生日过后两天章峥岚就搭上上午的班机回去了,因为那边公司有点事务,必须他出面去处理。

  这一别再相见已到了国庆,这年的国庆,连带着中秋,一共八天假期。章峥岚陪家中父母过完中秋,一号那天来了西安,以前他过来住的都是酒店,这次是住在了水光那里。

  一号晚上罗家在大院里请客吃饭,都是走得近的那几家人。饭后男人们在客厅里玩牌的时候,在于家客房里陪孩子玩的景琴叫来水光,问她:“你跟他还不打算结婚吗?不是你过去就是他过来的,多麻烦。”

  水光笑着摇了摇头:“还早。”

  景琴拉她坐床边:“如果你真决定要跟他过了的话,那就早点定下来。免得跟我犯同样的错误,我对你这段婚姻最不满意的就是先上车后补票。”

  水光神色滞了滞,沉默了几秒后,缓缓开口道:“小琴,如果……我说,我怕,该怎么办?”

  “怕什么?”于景琴迷惑,随即想到什么笑道,“怕结婚?现在都是大批剩女找不到郎。还是你怕生孩子?生孩子可以破腹产的。”

  “不是,我……很怕得到之后再失去,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去承担一条生命,这比想象中沉重太多……你不知道,我……”

  景琴皱眉头:“唉,你操心这么多没有的事做什么呢?”

  水光已经没有听到景琴在说什么了,她的脑中只有自己未说出口的那句话。

  你不知道,我身上已经背负了一条生命了……

  佛说:“放下、堪破、自在。”她已经放下了对于景岚的思念,已经堪破了她和章峥岚之间的恩怨,但是,却还是不得自在。

  因为,她还有着亏欠……

  那时的手术完成后,她便因为麻醉而昏睡了过去,再醒过来时,已经什么都没了。

  这是这次,全是她的冤孽,无可推脱。

  那天夜里,章峥岚在身后拥着她:“水光,我们结婚……”

  水光听着,慢慢地红了眼眶,很久之后,她转过身将额头轻轻靠在了他的肩上。

  “我有过孩子。”

  “嗯。”

  “但是我把孩子打掉了。”

  “嗯。”

  “我后悔了。”

  “嗯。”

  “但是孩子回不来了……”

  “嗯。”

  肩上的湿意越来越重,章峥岚听着水光压抑地啜泣,轻抚着她的肩背,微敛眼睫。

  章峥岚抱紧了她,在她耳边轻声道:“还记得我们上次见面时一起去看的那部电影吗?名字是《I do》,你说你记得最清楚的那句‘有些东西失去以后,可能再也回不来了,但它会永远在心里隐隐作痛。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意永远停在那一刻。’而我记得最清楚的是那句‘如果有女人愿意嫁给你,为你怀孕,再把孩子拿了,这说明她得对你有多么失望。’”

  他稍稍推开萧水光些许,温柔而悲伤地看着她:“水光,对不起……是我让你失望了。”

  泪水模糊了萧水光的视野,她终于失声痛哭。

  “对不起,对不起……”她断断续续地念着。

  章峥岚没有说话,他知道,她这一声声的对不起不是给他的,他们的恩怨早已了解然后重新开始了,她并没有欠他什么。

  这句迟来的道歉,是给他们素未谋面的孩子的……

  他跟她,其实就像张爱玲笔下的那句话,他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子,她也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他们相爱,有失去,有得到。

  最后,细水长流,碧海无波。


后记 这一段漫长旅程

  写完《我站在桥上看风景》那天,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是如释重负,也是欣喜满足。这个故事,我从07年便开始构思,触发点是在家中翻着儿时的照片,在我六岁前后,有一度是住在西安的四合院里,当时院里一共住着两户人家,我记得院子里有棵树,但忘记是什么树了,也忘记了它的形状。于是看着照片,我就想,那必定是一颗不太高的老树,伸展开了许多的枝丫,夏天的时候郁郁葱葱。树下坐着年少的他和她,他们依偎着,相视而笑……这便是风景的源头了。

  后来写大纲,遇到了很多问题,大多数是情绪问题,好比雨景岚,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干净温柔的少年,怎么舍得让他死?容易被小说人物带动,这是我写作的硬伤。

  再后来写完整的故事,写水光,写西安,写细节,西安虽是我童年时期呆过的地方,但也没呆得太久,记忆实在太单薄,便跑去母亲,母亲说了一些,我听着,有作笔录,但母亲也说太久了,记得不多了。我按着母亲的述说,自己的零星记忆,开始了风景的旅程。但当时只写了开头,写完于景岚死后我就有点无以为继了,怎么写怎么不对,于是文档就这样存入电脑尘封了几年。2011年的时候我重新拾起风景,因为始终对这故事念念不忘。也是觉得自己可以将这酝酿了太久的故事写出来,并写好它了。当然,期间的困难也是不少的,写得不好各种改,写得不顺于是心情各种不好,停停写写,可以说这部小说死我写作时间跨度最长的一部了。最终写完的时候,只觉得,我需要休息,很长时间的休息。自然,那一刻心里的圆满也是无法言喻的。

  关于写作,家人和周围的朋友给了我很多支持,是他们的关心和鼓励让我坚持写作至今。

  另外还要感谢几个特别的人。

  首先是亦师亦友、与我一见如故的何亚娟。亚娟姐姐是我遇过最负责任也是最懂我的图书策划人,我可以完全安心地将自己的作品交由她打理,写完之后便无后顾之忧。

  也感谢我的编辑张昕把书包装得如此精美,封面图也好内文设计也好一直很费心。

  还要感谢辛夷坞师姐。总觉得跟辛大很有缘,好几年前有人问过我喜欢的作家都有谁,我就有说过辛大乃其中之一。她的作品触动过我太多次,这次辛大给风景写序,感动之余,只觉得再找不到比她更合适给风景写序的人了。

  当然,更要感谢的是喜爱风景的可爱的姑娘们,或者也有帅气的小伙子吧,笑,谢谢大家喜欢风景。你们的爱情,会比这里面写的更美好。

  顾西爵

  2013年5月16日

本文由136书屋网提供下载,更多免费VIP好书请访问http://www.136book.cn/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58.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