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9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34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跟他道了再见,以后应该不会再见,水光是不介意的,就是不知道舅妈以及父母那边该如何交代。

  他帮她拦了车,水光上去后说:“谢谢了。”车子离去,男人嘴里低叹一声,“现在怎么就没正经点的女孩子了。”刚回身要去取车,就被迎面过来的一拳打得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男人怒目看向出手的人,“你好端端干嘛打人哪?!”

  章峥岚站在那里,面色凛然,男人下意识后退一步,章峥岚冷声说:“滚。”

  男人心里一团火,但见对方明显是不好惹的,嘴里骂了一句神经病就绕道走了!

  章峥岚是恨不得宰了这男的,他宝贝到心坎里的人,怎么容许别人欺负半分,可是,他也不正是那伤害她的人之一……

  章峥岚望着水光坐的那辆车开远,终究不敢再跟随。

  作者有话要说:说明:一、《我站在桥上看风景》更至chapter45,停更出版,请姑娘们理解。二、要盗文的随便你们吧反正说了也没用。三、我对钱没啥概念,你们买风景的v我也不知道花了你们统共多少钱,总之,抱歉了,对于我来说风景的v我总共就一千多点的收入,算起来是我一个月工资的五分之一还不到点,却是写了快两年,心血啊心血,再等她两三个月她就出来了,我其他不追求,就想她被制作得完美一点。四、好像也没别的说的了,还是要谢谢你们一路对风景的支持,谢谢。

58三生石上的印记

  大年初一清晨,水光随母亲去香积寺烧香,那天山上人很多,两人在庙里拜完佛后,母亲去偏厅听禅学,水光就站在那颗百年老树下等着,看着人来人往,去年过年的时候她曾带他来过这里,他说他不信佛,但是却跪在了佛祖面前合了手膜拜,她跪在他旁边,学他合了手,他拉她起来的时问她求了什么,她说求了万事如意,他笑道,你倒是一劳永逸,我今年只求了一件事,你猜猜看是什么?水光没猜,但心中有数,而她的万事里也包括了这一件,求一切旧事都随风而去,求他和她能走到最后……

  佛说福是求不来的,是修来的。他们修不来他们的福,是因为叩拜地不够诚心还是因为彼此不够相爱?

  好比那一次,在灵隐,求的那一句“无怨无悔”……也许从来跟心无关,只是,他跟她不是注定,向前一步是贪,后退一步是怨,仅此而已。

  风穿过树枝,沙沙作响,水光听到母亲在唤她,她如梦初醒,过去与母亲会合。

  萧母说还要去买一些香回家,水光把钱包拿出来给她,站在后方等着母亲去香火摊处买好香过来。

  有人突然从身后拍了下她的腰,“算命算好了美女?”水光侧头就看到一张斯文的脸,对方也是一愣,“对不起,我以为……”

  “哥!”旁边跑来的女孩子身高和发型跟水光差不多,气喘吁吁地站定在他们面前,刚要开口就被那斯文男子皱眉批评了,“你不是说要算命么,跑哪去了?”他说的时候看了眼水光,脸上是明显的歉然。

  对于这种失误水光也无从去介意,看母亲买好了,她走开时,听到后面的女孩问:“哥,她是谁啊?”

  男人说的话不响,水光也没有去听。

  过年的这段时间,水光并不太安逸,亲戚邻里时不时会有人来找她母亲,要介绍对象给她。母亲前几次叫她去,后来也不叫她了,别人来做媒,也都推掉了。她其实并不介意相亲,只是,也从来力不从心。

  水光在初五那天,收到了一条梁成飞的短信,他说,她死了。至此以后,再没有他的消息。

  谁说过的,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

  逢年过节时,江裕如其实不怎么喜欢去走亲戚,反倒是朋友间的聚会去得多。

  而在那次大学同学的聚会上,很难得遇到了章峥岚。

  说难得,是真的有很久没见到他了,有时打他电话都是没人接,偶尔接了没聊两句就说忙。他是真的忙,她年前去他公司找过他一次,外表看不出丝毫破绽,还是衣衫整齐,下巴也剃得很光洁,眉宇间却让人看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倦累,日以继夜,心神交瘁那种。

  裕如上去拍了拍正跟旁人喝酒,玩骰子的章峥岚,“今天真难得,我都快要以为章老板你消声遗迹了。”

  章峥岚微抬头,笑了笑,回头摇了下骰子,掀开看点数,二二三五,比对方小,他没说话就喝下了酒杯里的酒。

  跟他玩的人哈哈笑,“岚哥,你今儿手气可真心差啊。”

  章峥岚不置可否,裕如看了他一眼,坐他边上说:“你喝了多少了?”

  “三瓶红酒!”有人替他答了。

  江裕如不由皱眉,要去拿他手上的酒杯,被章峥岚避开了,他笑道:“江大才女,别扫兴。”旁边的一圈人也立即起哄。

  江裕如鄙夷的“啧”了声,不插手了。后来章峥岚大概是玩腻了,就坐到旁边去玩手机。裕如望过去,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她就看到了他侧脸上的那颗泪痣,传说有着泪痣的人,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

  三生石上刻下的印记,连转世都抹不掉的痕迹,是这样吗?

  2012年的新年过去了,罗智年初八就去了那边,而水光去上班的头一天,同科室里的人看到她都说她胖了点,说这样好看,之前真的偏瘦了些。跟水光同一批考进来,比她小上一岁的那女孩子还半开玩笑说:“水光姐,你是不是过年在家猛吃啊?”

  水光说:“大概是吧。”

  笑闹过后,那女孩子又过来,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说:“你看这人帅不帅?像不像那些电影明星?不过他比那些明星还要有味道,看着让人很是心动!水光姐你觉得怎么样?”

  水光垂眸看了一眼,笑了下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就不会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便是伤筋痛骨。”

  对方想了下,随后露出惊讶表情,“这种话听起来好悲伤,感觉好像是那种对什么都死心的人才会说的吧?”

  他们办公室的主任开口,“好了,小李,别聊天了,上班了。”

  年假上来还未收心的小李意兴索然地“哦”了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而这女孩一时兴起拿过来的杂志被遗留在了她的桌上,水光打了一会文档,最后将那本杂志拿起来,封面上照片的左边用浓厚的深红笔触写着:GIT掌权人,章峥岚。

  水光从单位里出来,抬头看天空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她去停车场取了车,过完年刚拿到的驾照,车子则是父亲那辆半旧半新的沃尔沃。刚坐上车,有人敲了车窗,按下窗,那人弯着腰朝她说:“嗨。”

  水光慢了一拍认出是谁,上次在香积寺错认她的那名男子,意外之余不知道他这举动意欲为何,“有事么?”

  这男人很温和斯文,“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上班,我是隔壁农行的。”他说话的时候带着恰到好处的浅笑。

  他们单位和旁边的农行共用停车场这水光是知道的,她奇怪于他过来找她是什么事情?对方看出她的疑惑,抱歉道:“sorry,我车子出了点问题——”他指了指后方,“能否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尚朴路的路口,那边好打车。”他看了下手表补充,“我有点急事。”

  这边出去三四百米就是尚朴路,走过去确实需要点时间,而自己本身就是要经过那里的,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对方见她点了头笑着道了声谢谢,然后绕到另一侧上了车。

  水光慢慢地倒出车,因为是新手,所以一路过去速度一直没超过60码,而车子没开出多远,天就渐渐黑下来了,随后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的轰隆声,下一刻就有豆大的雨点落下,突如其来的雨惊散了路上的行人,没伞的人都匆匆忙忙地找避雨的场所。副驾驶座上的人也颇头疼的样子,“真是失误,我伞都没带出来。”

  车里静了一会,水光问:“你是要去哪里?”

  对方犹豫着报了地点,“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你有事的话,还是把我放到路口就行了。”

  “我路过那里。”水光简单地说了一句。

  男人不再客套,毕竟这样的大雨没有伞到路边打车也不现实。他不由又侧头看了眼安静开车的人,最后望向外面的雨幕。

  在一家摆满花篮的酒店门口停下车,男人下车前再次跟她说了谢谢,水光微微颔首,等他下了车就发动了车子离开。而与此同时一直站在门口等的人这时迎了上来,“冯副行长,您可总算来了,开张大吉就等您了,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

  暖锋过境后,天气就渐渐暖和起来了,三月初的一天,水光接到了一通电话,那边的人笑声传来,“水光,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可好?”

  因为显示的是座机号码水光一开始不知道是谁,这时听出声音,“阮静?”

  阮静说她要结婚了,三月中旬,让她务必参加。离上次两人见面才隔了一年半的时间,水光意外之余忠心祝福她,并没有问跟她结婚的是否是曾经让她伤怀的人,不管是旧人也好新人也罢,听得出现在的阮静是满足的,那就足够了。

  阮静再三强调,“钱可以不用包,人一定要来。你可是我最中意的学妹。”

  水光笑着应下了。

  冯逸跟下属去离银行不远的那家餐厅里用午餐,刚坐下就看到了她跟她的同事坐在隔壁桌,她是侧对着他们的,大概是点的菜还没上来所以两人聊着天。

  冯逸让下属点菜,他慢慢喝着茶。

  “水光姐你说我们俩是不是有点失败啊?这么大了都还没男朋友。”

  “没男朋友不是也蛮好。”

  “哪里好哦,回家要自己挤公车,电脑坏了找哥们,哥们还经常见色忘友,周末没人约等等等等!哎,其实都是因为我们的交际面太窄小,不是在单位就是宅在家里,这样哪能找到对象嘛。”

  “慢慢来吧,是你的终归是你的。”

  “我怕我的他出现时我都已经老了。我现在就在等着人家给我介绍对象了,见的多点机会也大点吧。说起来我有一堂哥还在单身中,挺帅的,工作也不错,我们这电力局的编制人员,要不介绍给你水光姐?”

  冯逸看到她摇了摇头,“不用了。”

  “为什么?你排斥相亲吗?”

  “不是。我只是不想再谈恋爱了。”

  “为什么啊?”

  “太累了。”她微微垂头,披散到肩的头发些许滑落,她拾取一束,半开玩笑说,“你看,我都有白头发了。”

  冯逸望过去,只看到她乌黑的头发里隐隐夹着几根白发,很少,如果不是有心去看也不会注意到。少年白发,不是先天性的少白头,那便是太过费心力。

————下接出书版手打内容————

Chapter 25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章峥岚从饭局上提前出来,坐上车后,脸上的笑便全然卸下了,他靠在椅背上,掏出了—盒烟,点着了一根,烟雾慢慢朦胧了脸。

  一支烟过后跟何兰打了电话:“明天我要出去两天,公司里有什么事情就让大国去处理。”

  那边记下后,跟章峥岚报告了些事,因为白天老板手机一直打不通,小何说到最后:“章总,还有就是今天中午一位朱莉小姐来找过你。给你拿了一张请帖过来,说是感谢你上次答应让她做了采访。”

  章睁岚洼断电话后想,感谢他吗?他只是突然想起这家杂志的知名度很高,想知道,那样的知名度是不是可以让她也看到?

  他按住了额头,轻轻揉着。

  “萧小姐,你一共谈过多少次恋爱?”

  “……一次。”

  “这样,我没谈过,不过我也不介意女方谈过,但是,我希望你已经跟前面的男朋友断干净关系了。”

  她没有说,那相亲的男人也没再追问,等到那男人去厕所时,他听到她喃喃说了—句:“爱上了,又生生掐掉了,痛得彻底之后死了心……算断干净了吗?”

  那刻,他站在他们后方隐秘的位置上,全身僵硬,他低头发现自己的手微微抖着。

  她说她已爱上了他,可他却明白得太迟了。

  —念天堂,—念地狱。

  第二天下午,章峥岚开车到了阮静所在的城市,他到举办婚礼的酒店时已有点晚,在礼堂入口处签名,刚低下头就看到了那眼熟心熟的名字,萧水光,笔画娟秀而端正,他下意识地就看出了神,直到后面有人出声他才收敛了心神签下自己的名字。

  原本之前想送出礼金,人不过来的,却听到阮静问,是否还记得她上次带过去劳他—起请吃饭的那女孩子,说她也会来,如果—个人无聊,正好可以和她做个伴。

  他过了半晌才回:“我去。”

  章峥岚脱下外套走进大厅里,婚礼现场布置得很简单低调,没有过多的礼花和彩带,倒是提供了足够多的美酒。因为还没开席,所以宾客都在随意地走动,聊天。章峥岚走进去的时候一直在寻找,一圈下来却没有找到人。他就近选了—张圆桌坐下,临近坐着一位年轻女子,看到他坐旁边不由含蓄一笑,过了两秒主动跟他寒喧:“你好。”

  章峥岚偏头,礼貌地颔首:“你好。”

  “你是阿静的朋友,还是她家的亲戚?”

  章峥岗心不在此,但还是跟对方聊了—会,直到有人在后面拍了下他肩膀.他转头,看到站跟前的两人,正是前年跟阮静一同去参加了婚礼的那对夫妻,他起身与他们打招呼,对面那高瘦的男人笑问他:“你什么时候来的?早知道你也来我们就搭你顺风车了。”

  “我也是刚到。”

  男人的太太好奇地问:“章总跟阮静也认识的?”

  章峥岚说:“校友。”

  人陆续多起来,已经有人开始入席就座,男人的太太大概是看到了朋友,跟他们说了声“过去下”就走开了,老婆一走男人就邀请章峥岚到窗边抽烟,没走出两步就低声暧昧问道:“刚坐你旁边的谁啊?女朋友?还不错啊挺漂亮的!”

  “不是。”章峥岚淡淡道,他的视线又不经意地扫了—遍宴客厅,还是没有看到她,走到窗口就点了

  烟吸了一口,这半年来他又重新染上了烟瘾,甚至抽的比以前更厉害。

  先前水光刚到宴客厅就接到了阮静的电话,阮静一听她已到了就立马叫她上了楼来。酒店的豪华房间里,化妆师和服装师正在给新娘子上上下下周全精致地装扮,闺蜜们站在周围你一语我一语地点评,最后纷纷感慨国外请来的大师就是不一样。

  有人听到敲门声,去开了门,带着人进来,嘴上喊过来:“阿静,还有伴娘啊你?”

  阮静歪头看见来人,摆了摆手让两位大师先停停,她朝水光招手,满面笑容“学妹,来了啊?”

  水光走进去时,有姑娘感叹了声:“阿静,你这学妹气质那么好跟白莲花似的,如果她做伴娘我可没脸上场了。”

  阮静道:“别嫉妒人家白,嫌自己黑等会就让化妆师多给你扑两层粉。”

  “哈哈,是啊,将黑珍珠生生扑成白珍珠。”

  那姑娘捧住脸哇哇大叫:“不许叫我黑珍珠,谁叫我跟谁急,新娘子除外!”

  水光也不在意别人的玩笑话,走到阮静踉前,由衷地说:“恭喜。”

  阮静笑着欣然接受:“谢谢。”然后对她说,“水光,等一下可能要麻烦你跟着我喝酒,我记得你跟我喝过一次酒,酒量好得不得了。我姐喝酒也厉害。不过她……人呢?又出去了啊?她今天特殊情况,感冒发烧着喝不了太多,至于其他几位就更加不行了。”最后一句话引得房间里的众美女不服,说:“学妹莫非是千杯不倒?”

  陆静招化妆师过来继续上妆,然后对那美女说“至少比你们强多了。”

  水光确实是从未真正喝醉过……除了那次喝了掺有药物的酒。她坐在床沿看他们忙碌,新娘头上要不要再加朵花?玫瑰花苞?好俗的哪!那多弄几颗珍珠吧这这样太简单啦!我喜欢阿静的唇色!眼影带点金色会不会比较抢眼……

  水光微微笑了一笑,有人见她从进来都不怎么说话,就过来坐她旁边陪她聊“学妹你是哪儿人啊?”

  “西安。”

  “哦,好地方,世界四大文明古都之一!”讲到这里一伙人又将话题扯到了什么城市有什么特色什么小吃……

  婚礼在晚上六点准时开始,水光记得自己那天喝了很多酒,一桌桌过去,红的,白的,替新娘子挡去了几乎大半的酒,阮静早就有点醉了,但她不忘靠近水光说:“如果不行就别喝了,不勉强。”水光说没事,她是真的觉得喝洒不难,就是胃会有点难受,脸上会有些红。

  到后半段新郎新娘都有点不胜酒力,宾客却还不肯善罢甘休,到阮静研究院同学那桌时,一群人更是起哄要新人连喝三杯交杯酒,还不得找人替,除非有姑娘愿意跟他们中的未婚男士喝交杯酒。

  章峥岚和那对夫妻也在这一桌,水光也总算看到了坐在那里没有站起来的章峥岚。

  她感觉有点头晕,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终于起作用了,还是因为面对他?

  她隐约听到新郎说还请各位高抬贵手,我跟阿静真的喝不了了。又有声音说,那让那位美女跟我喝吧?水光听到阮静叫她,她转过头来,有男士正笑容璀璨地对着她:“美女,新郎新娘喝不来了,要不你陪我喝?”周围一圈人怪叫吹口哨。

  水光接过后面的女孩子递上来的酒,一直沉静看着她的章峥岚这时站起了身,他手上拿着一酒杯,走到那男人旁边,淡淡开口:“让我跟她喝吧。”

  章峥岚身材高大,之前坐那吃饭时几乎就是在沉默抽烟,给人的感觉是有点距离和派头的,那男人见是他,愣了下就说:“行啊,兄弟你来,多搞点,把他们喝趴下咯!”

  水光看着面前的人,脸上的红晕已经褪下,在酒店的白灯下显得有些苍白。

  阮静说:“章师兄,你怎么也学他们一样起哄了?你看我这学妹喝得也有点多了,看在我面子上就手下留情吧。”

  章峥岚站得笔挺,身板甚至有些僵硬,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为什么要手下留情?”

  水光微微垂下了眼睑,周围嘈杂的声音好像渐渐淡了下去。

  这种场景多熟悉又多陌生,他想对你好的时候他可以放低姿态到尘埃里,让你不由得去退让,去想是不是自己退得还不够。他想冷言冷语了,便又足那般咄咄逼人。可到如今,他还要她退到哪里?都说人在荆棘里,不动便不知。她现在是真的不敢动了,怕疼。

  没有交杯,喝下了酒杯里的酒,水光转身对阮静说了声抱歉,阮静的眼里有着明显的关切,也隐约有点看明白:“没事的,水光。”她让拿着房卡的人带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5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