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6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33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酣眠着,已经无法让人联想起那些照片上的样子,没有了光彩和欢笑,只剩下羸弱和寂静。

  “你是在等景岚么?”水光伸手抚上冰冷的玻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有惆怅,有难受,也有惋惜。

  梁成飞依然没有过来,水光回过头,透过安全门的半截玻璃,看到他背身静静地站着,无端的,生出一股莫大的悲凉。她想,他一定是深爱着她的,只是一叶障目,苦了自己,也刺了她。从这一点上来讲,自己和他,何其相像。

  水光忽然有点同情他,她曾抄下席慕容的诗,“求佛能让你长在我每天眺望远方的那扇窗前,静静凝视你每天的来来往往每天的喜怒哀乐,直到老死。在阳光下郑重地开满花儿,将我前世的今生的来世的期待都写在花瓣中叶子里。你可知道,那纷纷扬扬的叶子是我多长、多长的思念;你可知道,那落英缤纷的花瓣是我多久、多久的盼望。”

  明知道那种盼望没有希望,却还在日夜地等。

  水光走出安全门,梁成飞转身对着她,“看完了,有什么感想?”他的声音暗哑,水光看向窗外,看着外面虚空的一点,“要是她醒着,而景岚还活着,他们怕是已经双宿双栖了吧……其实,也挺好的。”

  梁成飞讥讽,“你倒是想得开。”

  水光淡淡地道:“不然还能怎么样?”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把梁成飞噎住了,是啊,不然还能怎么样?可是,他不甘心!

  “我不甘心,你甘心吗?那于景岚没爱过你,你甘心吗萧水光?”

  水光并没有被他挑起情绪,“我不甘心,是因为不舍,不是没有得到。”

  梁成飞冷笑出声,“你可真伟大。萧水光,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一边装深情伟大,一边移情别恋?”

  水光知道他在讲章峥岚,这人总是在利用完景岚之后再用章峥岚来刺探她。

  她虽然痛,却也从来不希望别人来负担她的痛;而他,似乎只有看到别人比他更痛,才能稍稍缓解自己的痛。

  “你就这么见不得别人好么?”

  “不是。”梁成飞扯起嘴角,冷意却显而易见地凝在眼底,“我只是见不得你好。”

  水光苦笑,“其实,我要谢谢你,让我知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人那样待过他,而,他至少也爱过了人……”

  梁成飞的表情滞了一下,之后再无话。

  与梁成飞分手后,水光一直留着疑惑,她隐约在医院大厅看到了章峥岚。可那熟悉的背影一闪就不见了,总让她有种恍惚的错觉。但又一想他此刻应该在海南,就觉得是自己多心了。

  漫无目的地闲逛了一番,心里好像清空了所有的东西,空落落的,却又有一种轻松。

  等回到家时,暮色已垂地。掏出钥匙开门进屋,顺手开了灯,水光蓦地一愣,他真的回来了。章峥岚靠坐在沙发里,就那样怔怔地看着天花板,直到光线亮起才回过神,见是她就冲她一笑,“回来了?”

  水光点点头,从鞋柜中拿了拖鞋换。

  章峥岚沉默了片刻,语气带点幽怨地说:“你不关心我,也不问我为什么提前回来?”

  他说的时候表情却是沉静一片的。

  在去海南前,在她胃病出院后的隔天,章峥岚跟梁成飞见过一面。

  在一场饭局上,章峥岚跟与他交情不错的王副局聊天时随口问起他们单位是不是有位姓梁的警察?他说也叫出来坐坐。言情小说阅读网

  梁成飞由侍应生带进包厢时,还有些不解,这里面的不是达官就是贵人,上面领导无端端找他来干嘛,当他看到在跟王副局聊天的人时有点明白了,心里也生出了一丝嘲讽。

  王副局介绍梁成飞给章峥岚时后者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习惯性地客套两句,后来在盥洗室里,两人碰面,章峥岚终于开口,“梁警官,我们虽只有过几面之缘,但我对你也算……足够了解了,以后还烦请你别再找我爱人的麻烦。”

  梁成飞有些意外,但面上不动声色,“章老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章峥岚不介意,“不懂没关系,知道怎么做就行。”

  如果以前梁成飞只觉得这人只是一个财大气粗的商人,那么现在他算是有点看出来了,这男人精明得很,或者说表里不一。

  梁成飞笑起来,“章总,我找她,都是因为公事,妨碍警察办公是要吃官司的,我想章老板你应该很清楚。”

  章峥岚认真了些,“因为‘公事’要去联络我爱人,这也无可厚非,但如果是鸡毛蒜皮的公事,我想,以后你跟我说一声就可以了。”

  梁成飞突然想起上次火气冲冲跑来投诉萧水光的那个男人,第二天就来撤了诉,此刻听他一说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处理的方法也根本不言而喻,梁成飞不由心生嫌恶,冷着脸说:“你觉得钱能解决一切?”

  章峥岚直言不讳,“至少能解决大部分。”

  梁成飞脸上闪过鄙夷和一丝屈辱,他一直厌恶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章老板,要不要跟我打赌——就算你花再多钱,你在她心里也照样一文不值!”

  章峥岚不会拿她去跟任何人赌,但这不代表另一方不会。

  梁成飞不足为惧,他惧的……从始至终是她的态度。

  “萧水光,你怎么也不问我为什么提前回来?”

  章峥岚没等到她的回答,索性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直截了当地说出,“明天,陪我去杭州吧。”水光已经习惯他一时风一时雨的作派,不过此时不由重复了一遍,“杭州?”她想起自己小时候还想过,长大了要跟心爱的人一起,牵手走过断桥,去看林风眠的小楼,去叩拜灵隐的菩萨,去三生石畔约许来世……

  “是啊,那边有点事要过去,所以提前回来了。”章峥岚顿了顿,“海南路途远你不高兴请假陪我去就罢了,这次你一定得陪我。事情我很快就能办完,之后我们好好玩一下。”

  水光沉吟,章峥岚也没有再继续游说,他在等,等她同意的回答。

  水光说好的时候,对章峥岚来讲,不啻万金。

  那天晚上,回了章峥岚住处,他看着水光坐在床边整理两人的行装,仿佛世间夫妻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

  他靠躺到床头,抬手覆住了眼睛。

  “她跟我在一起,你要不要来见见?”

  章峥岚有点疲倦,入了梦,看到她要走,不顾一切地伸手抓她,“别走。”

  睁开眼发现在自己房间里,水光正跪在床边替他盖被子,他将人捞起来拥进了怀里,水光说:“我东西还没整理好。”

  “明天再整吧。”

  水光不知道他今天的情绪波动是因为什么,只当他是累了的缘故,刚刚睡着时就在喃喃梦呓。

53、(Chapter41 但求无怨无悔)

  五月末的杭城,雨意方歇,艳阳抬头间,平铺着一层溽热。在宾馆下榻后,章峥岚独自一人出去办事。临行前他叮嘱水光别乱走,等他回来。

  宾馆离西湖颇近,散步就可以到达。水光想,他虽说很快就回来,但这洽公的事儿,一时半会儿怕也办不完,这样傻呆着实在闷得慌,就留了字条独自一人朝湖边走去。

  本来水光对西湖的热闹也有所预料了,果然不出所料,到了那边身当其境时,水光就发现湖光山色只一片,人影却是无数。她有些无奈的一笑,想了想随人流往白堤方向涌去。

  到了御碑亭边,驻足良久。前面就是断桥了,这座多少次听说过的桥,水光却是第一次真真实实地见到它。不过在梦里,她倒是曾梦到过一回,是跟景岚撑着描花的纸伞缓步桥上。

  水光四下看了看,北边的行人似乎稀少些,就决定先去那边看看。沿路的梧桐叶大成荫,湖上的水鸟亲切喜人。走了一段路后在幽静处寻了一张座椅坐下,这一坐竟就坐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接起来那边就问:“你在哪儿?纸条上说去了断桥,可我找不到你。”

  “你在断桥?”

  “恩,你到底在哪儿呢?”

  水光也说不清自己的具体位置,就道:“我在附近,你不要走,我过来吧。”

  挂了电话,她就起身往断桥而去,此时太阳已没入了厚重的云层,凉爽很多。不过这难得体恤人的老天马上就变了脸。虽说是江南的夏天是娃娃脸,但突然间毫无征兆的泼天大雨,也着实让人张皇失措。水光眼看快要到桥边,身畔都是四处奔走躲雨的人们,高矮肥瘦各种身影晃来晃去,根本无法找到章峥岚。

  此刻的御碑亭已经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就连碑前的大梧桐下也站满了人。水光去无可去,正不知怎么办时,却听到有人在高声喊她的名字。

  她循声看去,只见慢慢稀疏的人群里,章峥岚正冒雨朝她跑过来,身上的衣服已经半湿透。他跑上来就揽住了她,另一只手抬起挡在她头顶。身后的梧桐树下有人跑开了,水光拉着他到那空挡里去躲雨。边上有小贩拎着塑料袋过来兜售雨伞,章峥岚二话不说要了一把。水光却看得皱起了眉,拉了拉他手臂,章峥岚问:“怎么?”

  “太丑了,还贵。”水光轻声回应,惹得小贩偷眼剜了她一记。

  “哈哈哈”章峥岚大笑起来。他最终还是买了一把,撑开了举过两人头顶。

  原来,生活就是如此荒谬。梦里浪漫的把臂同游,于现在,就是一对落汤鸡般的男女,以及一把黄色暗沉的劣质伞。水光看着身边的人,他的头发上还有雨水滴下来,他抬手擦了下,偏头看到她在看他,就是一笑。

  今日的果当是来时的因,水光想,最后是她跟他来了这边,来时不管是怎么一笔糊涂账,她只求后面的路他跟她可以明白安然地走下去。

  因为淋了雨,两人没再多逛,等雨小了便直接叫了车回酒店。

  章峥岚在进房间时靠着她说:“我们不出去了吧。”他说着就亲上来,水光身上湿答答的,就推开他说要洗澡。

  “好,那先洗澡。”这天章峥岚有些急切,在浴室就缠着水光,得了逞后含着她的耳朵,就着在她体内的姿势将她抱到床上。房间里窗帘拉着,只有浴室里的一束灯光照射过来,昏幽暧昧。

  水光咬着唇不发出声音,眼里是迷蒙的雾气。到床上后她的腿就滑下了他的腰身,他的手从她的小腿上一路滑上来,股部,腰身,后背,最后将她扶起,坐实在他腿上。水光终于经不住叫了声,他贪婪地去咬住她的唇舌,深深地吻,水光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得任由他支配。

  只是被雨淋了一场,却像是被淹没进了深不见底的水潭里,水光脑海里胡乱地窜出一些画面来,有这场雨,也有那场遥远的梦,梦渐渐淡去,她笑着轻轻叫了声,“景岚。”

  水光的舌头被咬痛了一下,她睁开眼,痴痴地看着眼前的人,随即又含糊地笑了一声,情怯地去回吻他。

  身前的人紧紧拥住她,听到他说着什么,可终究分辨不清。

  一番小憩后醒来,水光动了动,腰间四肢都有些酸疼。她拉开台灯,看向身边的人。章峥岚还在睡,双眉紧锁,仿佛有什么解不开的心愁。水光伸手,抚上他的眉间,想要抚平那几道纹印。他似是感受到了她的触碰,不舒服地扭头,躲了过去。

  章峥岚醒来的时候,水光已经梳洗完毕,正坐在窗前远眺,此时已近黄昏,雨也停了。

  他看了她一会,去卫生间洗漱完出来后叫她下去二楼吃晚餐。水光不饿,说要不出去走走再看。他胃口也不怎么好,就点头同意。

  两人出了门,雨后的城市多了一分清新宁静,远处的山被一片朦胧的晚霞笼罩着,说不出的诗情画意。

  穿过几条大路,拐进了一条小巷里。水光喜欢钻老巷子。小时候背书,那句“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最勾起她无限的遐想。她总觉得,这些道路狭隘,旧居破落的地方,会藏着“宝”。再说,杭州的“巷”更是有名,似乎每一条都藏着故事。

  这条小巷不晓得叫什么名字,两边的小店特别多,一家挨着一家,卖各种看似不甚干净的吃食与粗制滥造的用物。最后两人光顾了一家点心店。店里的墙上贴  着印了菜单的花纸,馄饨、蒸饺、面条,品种不少。里面的座位不多,两人挑了一处靠窗的空位坐下,点了一笼蒸饺,两碗馄饨。

  水光不是多话的人,在章峥岚面前尤其是。而这两天章峥岚也有些不同,不像往常那样说这说那地活跃气氛,甚至有些神思恍惚。水光不知道缘由,心想或许是生意上的烦心事,也不多问,只是在叫的东西上来后帮他把筷子上的纸套拿去,在他前面的小碟子里倒了醋。

  饭后两人去游了夜西湖。走到断桥上的时候,水光站了好一会,章峥岚站她身后,没有打扰。

  夜晚,她在他怀里睡着,他还清醒地看着黑暗里的一点。

  “同床异梦么?”

  她的梦里没有他,他永远只能站在她梦以外的地方,看着她,却进不去。

  第二天,按计划他们的主要行程是去灵隐寺。

  两人都不是佛教徒,但水光自从景岚死后,便对命运以及前世今生之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亲近。都说进香拜佛一早去比较好,水光倒不以为意。早点去,只是为了不那么拥挤。

  两人吃完早点就坐了车去了灵隐。西湖西北面的灵隐山麓,山林掩映间,天光有些昏暗。“咫尺西天”的照壁静立着,不停地有游人站到前面拍照,两人一路走过来,到这边才停下,水光看着照壁上的字突然有些感伤,咫尺西天,让她无端地想起了景岚。生死之间,可不就是咫尺西天的距离么?看不破,便只能时时想,日日苦。

  章峥岚在旁边说了声,“走了么?”水光才回过头来,“哦,好。”

  去灵隐寺会先路过飞来峰,但他俩没有留驻,直接朝寺门而去。远远的就能看到寺内氲袅的烟气,以及烟气熏染出来的一种庄严而温暖的感觉。因为收票处设在天王殿的侧面,因此入寺请香之后,进天王殿只能从后门入了。这样一来,香客们第一眼见到的不再是笑脸迎人的弥勒,而是黑口黑脸的韦陀。水光一直不喜欢韦陀,因为那个昙花一现的故事。或者韦陀从来没有爱过昙花吧,一切都是昙花的一厢情愿而已。倒是瘦弱的聿明氏,只因为一次偶然的驻足流连,却让自己永生灵魂漂泊。

  水光朝殿外望了望,章峥岚已在殿外等她。背靠一棵大树,茕茕孑立。

  之后,是一路的循殿参拜。

  这天不知是什么日子,药师殿内燃灯昏黄,一场法会初歇。一个戴着眼镜,体态微富的大和尚正被一群善男子信女人围着,祥和地说法。章峥岚揽着水光,站在人群的外围,听着大和尚的声音时有时无地传来。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你又怎知无缘不是另一种缘法?情执不断,永坠娑婆。何如放手,荣枯凭他……”

  大概是有人正困于孽海情网,亟待一苇杭之。

  水光心念百转,章峥岚也有所动,他又偏头看向身侧的人。此刻大和尚已双手南无,对众人道:“拿得起,也要放得下。留着下次再见的缘分,岂不更好?”众人欣然领悟,回以南无,口称“阿弥陀佛。”

  众人散去,大和尚重新走回殿里。章峥岚心下想:如果真能那么轻易说放就放,世上哪来那么多为情所苦的人。

  在寺内随便吃了份素斋后,两人便出寺返道去登飞来峰。水光看着指示牌上“一线天”三个字,颇有兴趣,章峥岚便带她去找。遍寻不见时,只听一群游客在那里议论,说前边地面有块方砖垒砌的四方足印,只需要往足印右前面迈一小步,抬头望向极顶,找好角度,就能发现原本黑暗部分的窟顶微微露出一斑星子样的光点,这就是隐藏在石顶背后的“一线天”。水光照着试了试,什么也没看到。章峥岚便指着一旁石壁上的四个字告诉她说:知足常乐。

  水光笑了笑,也不再执着。一圈参观下来,日头已慢慢西斜,章峥岚提议去寻一寻三生石。

  水光沉吟:“听说不好找。”

  章峥岚抬起手,看了看表,“如果半个小时后还找不到,就不找了。”水光见他坚持,便点了头。走上天竺香市,人明显少了很多,转弯处,能听到涧流的淙淙声。一路都是上坡,两边是店面,有些素食小吃,也卖酒和茶叶。两人走得很慢,沿路章峥岚仔细地留意着各种标示。路过法镜寺,按照路旁指示沿小路进去,没走几步却再无路引。两人四下寻觅,只见左右都是茶丛。与西湖边其他的地方相比,这里显得乱石丛生,有点荒芜了。

  章峥岚正要继续往上,水光却拉住了他,“别上去了吧,那边黑漆漆的,都没什么人。”章峥岚又看了一眼表,“还有五分钟。”说完就拉住她的手,神情有些执拗,水光也不再说什么了,跟着他继续拾级而上。

  引起人们无限遐想的三生石,当真正见到的时候,也不过是块毫不起眼的巨石,上书三个碗口大小的红色篆字。石头较光滑的一面,还镌刻了一段碑文。年深日久,碑文已经有点模糊,但这个故事,原本也不需要再看。他的意思,她明白。

  巨石的边上,零零落落地挂着一些红布条和小锁,这是情人们约定三生的誓言。章峥岚紧握着水光的手,在心里轻声道:“萧水光,我们不求三世,就求这一世,你说好不好?”

  水光那刻在心中也默念了一句,“不求来生,但求这一世不再难走,无怨无悔。”

  两人都在同一时去企盼了感情长久,只是谁也没有去点破。

  从杭州回来,各自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彼此藏匿着心绪,相安无事。可有些东西越是小心谨慎地守着,越是容易破碎。

54 原来这就是散场了

  从杭州回来,各自投入了自己的工作。彼此藏匿着心绪,相安无事。可有些东西越是小心谨慎地守着,越是容易破碎。

  很快进了六月份,六月,对于水光来说,是一道坎。

  章峥岚这边,六月十号是水光的生日,为了这生日,他从月初就开始准备了,他生日的时候两人没能一起烛光晚餐,这回她生日,一定要弄得尽善尽美。在某情调餐厅定好了位子,也亲自去挑选了礼物,他计划好了,等到当天吃完饭,送出礼物,就去听一场小提琴音乐会,她应该会喜欢,之后就直接开车去郊区的一处山庄,他们会在那里度过一晚。

  第二天他们可以睡到自然醒,因为隔天是周六。

  他设想得太好,以至于最后落得一场空时,会觉得那么失落那么累。

  水光生日这天,章峥岚打她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之后打去她公司,说是她今天请了一天假,最后他打给罗智,后者吱唔了一下,说:“章老板,今天你别找她了……让她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52.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