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5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32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说真的。”水光的回答的是懒得回答。

  她看中章铮岚哪里?她说不上来,从被纠缠到尝试到习惯,她都处在被动的位置,可水光心里清楚,如果她真不愿意,没有人能强迫得了她。

  章铮岚是特别的吗?水光想到这里又是有些头疼,只能说这人特别的难缠。

  当然,这些也是后话了。

  当初五水光在院子里刷牙看到这個难缠的人物出现时,差点咳出了嘴里的泡沫,匆匆漱完口跑上前去就问:“你怎么来了?”

  章铮岚一笑,“有空就来了。”

  章铮岚“有空”跑来了西安,搞得水光手足无措,而大院里的人在见到章铮岚时更是表现出了惊讶,因为据罗智说这人可是不得了的大老板,以及正是水光目前正在相处的男友,萧家妈妈看着章铮岚有些不可置信,好半天才问出一句,“你是我闺女的男朋友?”

  风度翩翩的章老大点头说:“是。”

  简单、干脆,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水光望着他,渐渐松了暗中拽他的手。

  章铮岚在西安这两天住的是酒店,虽然突兀地跑来见了她父母,但也没打算一上来就激进地去与她父母套关系,这大可慢慢来,他主要还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念了来见见某人而已,想,所以过来了,从本质上来说章铮岚是個极度的浪漫主义者。

  而萧水光呢,是一個实实在在的人,习惯一步一個脚印来,所以两人刚开始相处那会,她会觉得吃力,对他的那些行为模式总是又气恼但又无可奈何,而慢慢的,竟也习惯了这人的任性妄为,好比眼下的不期而至,意外之后也接受了,看着他赖在家里吃了晚饭,看着他跟一向严肃的父亲谈天说地,相处融洽,看着他进了自己的房间转了一圈后说:“终于看到了你从小呆的地方,真不错。”

  仿似他跟她真的是一对相爱已久的恋人,男方第一次来女家里做客,而女孩也不再排斥。

  作者有话要说:依然是过渡章……

51章

  后来两天,萧水光没去走亲戚,而是陪着章铮岚逛了西安,后者去了几個名胜点后说还不如去你从小到大常去的地方走走,比方你的小学,中学,或者平日里爱逛的那些场所,水光被他缠得不得不带他去了离家不大远的那所小学。

  小学里面有教职工宿舍,所以即使是节假日,对外还是开放着的,当然大门口的保安人员见生面孔进去会略作询问,好比水光他们,当门卫大伯听水光说她以前是在这里念书的,今天过来看看,还笑着夸了一句,“真有心。”

  后来章铮岚牵着水光的手里面溜达,说:“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多来陪你逛逛母校,让人家多夸赞你有心。”

  水光斜睨了他一眼,“我没你那么无所事事。”

  “嘿。”章铮岚笑出来,“我哪里无所事事了?恩?顶多就是爱人放第一,其他靠边站。”

  水光扬了下眉,不说话了,章铮岚低下头笑了一声,然后转头看着她,却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此时此刻,他觉得一切都很好。

  水光念的这小学历史算得上悠久,环境清幽,古树很多,但这时节枝丫上都已经光秃秃,幸好这几天天气晴朗,在里面走并没有荒凉之感,反倒有种天朗气清的感觉,挺好。

  两人踩着冬日的阳光信步走着,而萧水光视线多停留的地方,章铮岚也会多看一眼,当两人走到校后方的跑道上,迎面过来的一位中年妇女在错身而过时叫住了水光,“你是萧——萧水光是吧?”

  水光意外,但还是点了点头。

  对方一见她点头,笑容满面道:“哎呀还真是,我就看着觉得有些眼熟。”看眼前的姑娘一脸疑惑,便解释说,“我是以前罗智他们的班主任啊,赵老师。”

  水光“哦”了一声,叫了声“赵老师好”,典型的乖学生作风,旁边章铮岚看着抿嘴一笑。

  而那赵老师教过那么多学生之所以会记得罗智,主要也是当事人是她带到过的最头疼的学生之一,而会记住萧水光,一是这学生那时候年纪小小就得了不少县、市级的武术奖项,让学校间接沾了不少光,二就是常见她跟罗智混一起了,后知道他们是住一個大院的青梅竹马,说起来那院里出来的四個孩子都出色——赵老师这一回忆倒是又想到了一人,也是她班里的,她看向水光旁边的男人,仪表堂堂,一表人才,跟她脑子里的那品学兼优的男孩子倒很能联想到一起去,可一时间没能想起于景岚的名字,往往老师对文静的乖学生比对能闹腾的问题学生反而是要容易忘记,“你是……是叫什么岚?”

  这话让水光皱了眉,她下意识看向身边的人,后者好像一点都没受影响,甚至学她之前那样唤了声,“赵老师好。”

  赵老师打量他们,感叹,“哎,转眼你们都长得那么大了,我们啊真老咯。”

  章铮岚说:“您看上去可一点都不老,最多四十出头点。”赵老师笑着摆手,“五十多了呐。”然后问两人现在都在做什么?章铮岚回答说IT。

  “IT好啊,做得好工资是相当不错的吧?两人都是做IT的?”

  章铮岚笑道:“对。”

  两個人交谈了好一会,赵老师最后走前说:“以后多来母校走动走动,来看看我们。”

  章铮岚颔首说一定,等到赵老师走远,水光开口,声音很冷淡,“回去吧。”

  “怎么了?”章铮岚问。

  水光走出几步才回过身望着他,眼中有些难过的情绪,“章铮岚……你不是他。”

  章铮岚一怔,慢慢走上来站定在她面前,有些勉强地勾起嘴角,轻声问:“那我是谁?”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紧张得扣着手心。

  你不是他,你不是我心里爱的那個人。

  你不是他,你不是他的替身,你是章铮岚。

  这两個猜测让章铮岚心里一起一落,真有一种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体会。

  “我现在是跟你在一起。”

  章铮岚笑了,很淡,“我知道了。”他牵起了她的手说,“好了,回去了。”

  水光看着他的脸,她不知道怎么样的回答是对的?你不是他,但是我现在跟你在一起,我会努力爱上你,但需要时间,你……肯等我吗?

  章峥岚来西安来得突然,去得倒是从容,他跟大院里的人一一道了别,彬彬有礼,面面俱到,而在看向朝西的那处紧闭的住宅时,他也只是多看了一眼,然后朝水光说:“我走了。”

  章峥岚回去了,而水光是两天后跟罗智一同返回的,章峥岚来接了机,神色自若,看上去精神状态很不错。

  他先送了他们去住处放下行李,然后一起出去吃了中饭,饭后罗智就赶去公司了,创业伊始,争先恐后,劳心劳力那都是基本的,等罗智一走,剩下的两人面对面看了一会,水光先转开了头,章峥岚眨眨眼,伸出手到她眼前晃了晃,“萧水光小姐,我今天还特意打扮了一番,好歹给点面子多看我几眼吧?”

  于是水光又看了他两眼,章峥岚笑乐了。

  时间就这么不惊不扰,或者说墨守成规地推到了四月份,期间章峥岚公司的那款游戏上市,成绩显著,而这导致的是大街小巷,尤其是那些网吧门口,都高高挂起了这款大型游戏的海报。

  水光有一次去菜场买菜,路过一家网吧,走过去了又倒回来,看半天说了一句,“幸好处理得只有三成像了。”

  而这中间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就是水光遇到了害她丢了第一份工作的那对男女,那天她跟章峥岚出去吃饭,有人上来跟章老板打招呼,隐隐带着点谄媚阿谀,这同行业里的人对章峥岚巴结,水光见识过了,也不足为奇,突兀的是上来奉承的人正是曾经借公事企图非礼她却反被她教训了的那名夜郎自大的客户,后面跟着的是他的女朋友孙芝萍,对方两人也很快认出了她,自然是惊讶不已。

  萧水光跟GIT的老板是什么关系?一开始没看出,之后还看不明白就是瞎子了,GIT的老总在跟他们客套时不忘时刻周到地照顾着对面的人,这样的举措不是男女朋友是什么?

  孙芝萍看水光时脸上闪过的嫉妒和仇视被章峥岚捕捉到,他刚就在想这女的哪里见到过?稍一回想就记起上次张宇给他看的那照片里这女的也在,水光抓着她的手,明显两人在起争执,“争执”这概念让章峥岚皱了眉头,清楚女友不会吃亏,可这偏袒情绪起来了,那都是对方不识抬举,所以后来章老板跟他们说了,“好了,我和我爱人用餐的时候不喜欢他人打扰,公事上的事联系我秘书吧。”态度冷淡不少,章峥岚向来不是拐弯抹角的人,或者说他是全凭自我意愿做事的人,之前没成见应付一下无所谓,现在有成见了是懒得敷衍一秒,所以有人说,要讨好章峥岚是比较难的,太过恣意随性,拿捏不准他的心态。

  此时站着的两人脸色就有点儿难看,客套几句就匆匆告了别,其实那男人该庆幸章峥岚不知道他轻薄过他心上人,虽然未遂,可这也足以他死一百遍了。

  而水光看着走开的两人,真心感叹了一句,“畏强欺弱。”

  章老板接茬:“你也可以仗势欺人的。”

  “……”

  两人的相处越来越“融洽”,萧水光可能自己没有察觉,在不知不觉间,她开始有些依赖章峥岚了,她渐渐学会抱着他睡觉,晚上醒来发现他不在身边会下意识找他,跟林佳佳出去逛街看到一些男士用品会想到要不要给他买点?也慢慢习惯了他的牵手和兴之所至的亲吻,甚至,肌肤相亲,而工作上碰到什么难题,也会很自然地去询问他,因为找他问比自己想省时太多太多,水光面上不愿承认,但心里倒有那么点崇拜章老大了。

  有人说,爱从信仰开始,就像她年少时喜欢上于景岚……

  章峥岚最近多出的一项课余项目就是去学烹饪,前几天秘书何兰奉命去给他报的名,何MM那刻真是无限感叹世事无常,一向连吃什么都懒得想的人竟然去学做菜了,只能说爱情的力量无穷大,也不禁佩服那位萧水光小姐能将风流不羁的章老板给驯服住,而且看老板的样子明显是心甘情愿被套牢。

  可有时候又会看到老板站窗口出神,好像心有所想,神情不是全然的放松,甚至有些……忧郁,老实说何兰觉得是自己看错了,跟着章老板那么久,“忧郁”这种情绪是从未出现在他身上过的,所以,此时正处热恋期的人更加不可能“忧郁”了。

  何兰再次见到萧水光是在四月中旬的一天,那次是公司有人提议去老板家里吃饭,毕竟有大嫂了嘛,老板家应该有点“家”的样子了,至少能供饭了吧?老板也难得明知道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也允许了他们过去。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太八卦,前两次见到萧小姐还不知道她是老板的女朋友,后来知道了,却一次没见到过了,倒是能天天见着海报美女来着,可这更让人想猎奇,美女,侠女,让老板重回人间正道的女友,光环简直堪比偶像!

  偶像那天姗姗来迟,当晚吃的是火锅,所以不用谁下厨房,老实说他们也不敢让老大或者大嫂煮饭的,大逆不道不是,所以一起出力,洗菜摆碗,最后开了火一圈人围着大桌也算其乐融融,就是那萧小姐席间话太少,但是神态里倒并没有丝毫排斥或者介怀跟他们一起用餐的意思,甚至他们敬酒过去,她都是喝的,挺爽快的一个人。

  他们走时老板到门口送,他揽着萧小姐,眉眼带着笑意,那是何兰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看到老板脸上出现“幸福”这种表情。

  她那时真的以为老板会结婚了。

  水光再次见到梁成飞,是她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后,她主动约的他。

  那天其实一整天她都在胃疼,身上忽冷忽热,原本想熬到下班就去检查,结果却看到了那封电子邮件,没有字,只是,几张照片。

  于景岚的照片。

  而每一张照片上,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陌生的女人,至少对于她来说是陌生的。

  水光慢慢拉下来,她看得很仔细,因为这阶段的他,她知道的太少。

  她甚至不知道,原来他笑起来可以那么快乐。

  水光很久很久之后看向发件人。

  梁成飞来到电话中说的地方,推门进入,服务生刚走上来他便说了句,“找人。”他扫了一圈,找到要找的人,便径直走了过去。

  梁成飞坐到她对面,“萧小姐,这次不是我找你了。”

  “你认识于景岚?”她似乎只在意这点,可梁成飞知道,不可能,她难受着,如他一样。

  梁成飞笑了笑,“我说过我不认识他,但我认识他爱的人。”

  服务生过来,他点了一杯咖啡,她不再说话,他便继续说下去,“原本并不打算告诉你,但后来想想,就我知道‘真相’未免太不公平了。”

  “所以我大方地把收藏了那么多年的照片发给了你,让你也一起欣赏一下。”

  “萧小姐,发现原来爱的人从没有爱过自己?是不是很痛苦?”

  “你是不是要哭了?”

  水光的额头细细冒着汗,他勾起了嘴角,“现实总是很残忍的,当你一层层剥开表象,那些鲜血淋漓的事实摆到眼前,恍然发现原来自己是那么愚蠢,自己掏心掏肺去爱的人,却是爱着别人。”

  水光忘了听到最后自己说了什么,她好像说了是吗,又好像是说了我不信,或者,什么都没有说。

  那天晚上,水光腹痛如刀绞,半夜起来摔在了地上,章峥岚被声音弄醒,看到倒在地上的人,立马清醒了,跳下床抱起她,看着怀中的人脸色惨白,浑身几乎被汗湿透,自然是吓得不轻,叫了她好几声却毫无反应,当机立断抱着人驱车去了医院。

  一查,胃部出血差点胃穿孔,幸亏送得及时,章峥岚在旁边守了一宿,快到第二天早上才在床沿趴着睡了一会,床上的人一动马上就又醒了,章峥岚见她疲惫地张开眼,凑上来小声问:“还疼么?我去叫医生,你再眯一会,现在还早。”

  水光渐渐清醒,四处看了看,发现在医院,边上章峥岚正担忧地看着她,“我怎么在这里?”

  “昨天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差点胃穿孔!”他是真的心有余悸。

  水光想起昨天,微微垂下了眼睑,说:“我没事。”

  章峥岚看了她一会,最后“恩”了一声,起身去叫了医生。

  水光在医院住了五天,章峥岚去给她请了假,云腾的老板当然是即刻就答应了,还说要来慰问,章峥岚客气拒绝,挂了电话便系了围裙开始煮粥,水光第一次吃到章峥岚煮的粥时,说了一句,“还好。”

  后者笑着说:“才还好啊,看来还得再接再厉。”

  好像一切又恢复了过来,五月份的时候章峥岚的公司去海南旅游,他自然是想带上女友的,但水光本身不怎么喜欢旅游,再加上前段时间刚请过一周假,这连番请假影响不好,所以拒绝了他的好意,而章峥岚是公司老板,这类集体活动他不去说不过去,去了,却兴致缺缺,心有所系,一到海南就拨来了电话,说热,水光说:“这时节去海南,是热的。”

  章峥岚笑道:“公司里人投票选出来的地儿,我是被逼上梁山,就你不地道,不舍命陪一下君子,让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备受煎熬。”

  “那你早点回来。”有一半真心,一半告诉自己,别再胡思乱想,既然决定走出来了,那么,景岚曾经有没有喜欢过自己都已不重要了不是么?

  而章峥岚听到她说的那句话就笑了,“搞得我现在就想马上飞回来了。”

  水光定了心说:“我等你。”

52 猜疑(chapter40)

  “我等你。”

  话已出口,水光才惊觉这句话,也是景岚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终究还是不想和她在一起的,说“等”,至多也只是不愿伤她。

  她一厢情愿地等着于景岚。而章峥岚,又一厢情愿地等她。

  是不是真的该结束了?景岚也许从头至尾都不需要她的等待,而她也累了。有时,她照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都快认不出来。旁边的人却说着,我喜欢你的眉,如果在古代,那我会天天早起为你执笔画眉。

  也许是真的习惯了他在身旁,他的话,他的举动。她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喜欢多一点还是习惯多一点?可毕竟,是接受了他。

  那天晚上,她翻出了枕下那张被她用大小合适的透明尼龙装起的纸,上面的字迹依然新如初写,“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景岚,我等不来你……想要跟那个人好好地过下去了。他跟我当年一样,一样地会装傻,却也一样的真心实意……如果你听见了,那么,请你祝福我吧。”

  不知哪儿飞来的一群鸽子,夜晚也没有归巢,在窗外回旋,隐隐有声音传来,水光辨不清那是鸽哨还是风声。

  第二天是周末,水光再一次按下了梁成飞的号码。不知是不是因为已经做好了决定,所以在她说“我想见见她”的时候竟是那般的心平如镜。

  “为什么?”梁成飞笑了一下,很短促。

  “你不是也想让我见见她吗?”

  对面沉默了一会,最终报了地址和时间。

  隔天中午,水光在医院门口等了一会,就见到梁成飞过来了。她与他无多余的话可说,于是只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吧。”

  市人民医院的二十二楼是重症监护室,走道上冷冷清清。梁成飞先一步走出了电梯,水光跟在他后面。当班的护士端着几瓶药剂过来,仿佛熟识一般朝梁成飞微微笑了一下。水光与她目光一接,却抓到了从她脸上闪过的一丝遗憾。

  梁成飞在安全门前停下来,没有要进去的意思,他看了一眼水光,冷冰冰地说了一句,“2208。”

  水光无心去在意他的态度。她只是来看她的……了却自己心里的结。可真的要过去了,水光又起了怯意。她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她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两张如此相似的脸,却会令人产生天差地别的感觉。

  “看什么?”梁成飞察觉到了她的注视,紧了紧眉头。

  “你真的很像他。”水光认真地,不带情绪地看着梁成飞,“你们这么像,可我却那么讨厌你。”

  “哦?”梁成飞冷漠嘲讽,“如果没有了金钱,除去了地位,就算真的于景岚站在这里,你们也一样会讨厌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才觉得今天的梁成飞有些不同,谁知立马就变回了原型。在他眼里,仿佛世上都是腌臜龌龊的势利鬼,可时时执念着金钱、地位的,不正是他自己么?

  水光进了安全门,里面的消毒水味要比外面浓得多,耳边是一些机器发出的细微声响,她一间间过去,找到了2208。她站定,没有进去,隔着玻璃往里看,病房里的时间仿佛是静止的,病床上躺着的人沉沉地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5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