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4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31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温言细语,周到体贴,让他们公司里的不少女职员艳羡、眼红,纷纷发表感慨说自己男友如果有章大老板三分贴心就足矣了。

  “他出差去了。”水光回答完自己愣了一下,这种自然而然的回复让她陷入片刻的沉思。

  此时此刻,林佳佳不由伸手到吃饭也发愣的水光面前挥了挥,“水光,发什么呆呢?我说你男友咋还不来?不会真打算只在最后出下场,然后给我们买下单就完了吧?我还奉着其他两位姑奶奶的命要对你男人深入了解,回头向那俩大忙人报告呢。”

  水光无语,正要拿手机看时间,它就响了,正是章铮岚来电,一接通,那边就说:“我马上到了,刚停好车。”

  “恩。”

  那边又笑着说:“刚来路上开太快了,差点出意外。”

  这回萧水光皱眉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章总挺无辜,“这不怕你等太久么。”

  林佳佳在对面压着声说:“你男朋友来了?”

  水光没答佳佳,只是对着手机说了声,“我收线了。”佳佳看到她挂断电话,不由呵呵笑出来,“水光宝宝,你男人刚跟你说啥了?把你紧张的,啧啧,眉头都拧成蝴蝶结了。”

  水光认真说:“我怕他不来付钱,我没带多少钱。”

  “噗!”林佳佳笑喷。

  很快章铮岚出现在了这家港式餐厅,上身一件暗色系的风衣,下面配着一条修身牛仔裤,显得潇洒极了,在人群中一站很是出类拔萃,面朝大门口的佳佳马上就发现了新进来的这帅哥,一看,可不正是水光的男朋友,马上热情招手,“这里!”

  章铮岚偏头就看到了某人转过来的脑袋,四目相对,后者马上就回头了,他笑着跨步过去,在她身边的位子落座,朝对面的林佳佳颔首说:“不好意思,今天公司里事情多,来晚了。”

  林佳佳忙说:“没事没事,能来就行,呵呵,刚水光还怕你不来付钱呢。”

  水光:“……”

  章铮岚咳笑一声,转头去看身侧的人,“我带足钱了,想吃什么再点吧。”

  水光懊悔不已,忘了佳佳的口无遮拦,“我吃饱了。”

  章铮岚说:“是吗?那我还没吃呢。”招来服务生又点了几道菜,等菜的空挡落落大方地跟对面的林佳佳交谈,菜一上齐就拿着水光的碗筷吃将起来,水光一愣,说:“服务员不是给你添碗筷了?”

  章总含着菜“唔”了声,“节省资源。”

  佳佳朝暧昧眨眼,水光心里“啧”了一声,那份无奈和不好意思跟章铮岚的那些“啧”倒是相似得很。

  后来佳佳常跟水光开玩笑说:“你男人提升了我找男朋友的水准。”

  水光是实在看不出某人的水准高在哪里?胡搅蛮缠的水平倒确实挺高的,因为每次都弄得她很没辙,不过最近章铮岚挺忙,上次无意间看到他放桌上的资料,好像是接了一项国家某大机构里的工程,水光现在偶尔会去住他那,这自然归功于某人的胡搅蛮缠水平,这天她早上起来要去上班,在书房开了整晚夜工的章老大回来抱着她说:“我四十岁之前一定要退休,完了我们一起去周游世界你说好不好?”

  水光看着他英俊的脸上冒出来的新胡渣,说:“你去洗澡吧,我去给你煮点粥,吃完就睡觉。”

  章铮岚笑得那叫一個灿烂,“遵命,夫人!”

  中午章铮岚去公司开会,众人都看着这步履矫健,神清气爽的男人踏步进入会议室,手上拿着一只粉蓝色保温杯,走到主座位上入座,然后抬了下手示意会议可以开始。

  坐他旁边的小何咂舌,满面春风哪简直是。

  GIT开会向来高效率,会议很快到最后一项,老陈去关了灯,“《天下》二月初正式进入宣传阶段,海报成品已经全部出来,大家看看,咳,模特是萧水光小姐。”最后那句往常是从不加的,这次之所以会“脱口而出”,实在是因这萧小姐的身份特殊,老板女朋友啊!

  众人在看向幻灯片之前,都不由先回头看了眼自家老板,章铮岚面朝着大屏幕,闲适地靠在椅背上,右手的食指一下下敲着桌面,“开始啊。”

  “哦好!”老陈翻过了那张标题页,按了自动播放,照片一张张播至下去,室内一片安静,在座的不是没见过美女,只不过……真的惊艳了,不知谁念了一句,“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疑是仙女下凡来,回眸一笑胜星华,美女在民间啊。”

  最先起来的是首座的人,去开了灯,说了句,“用第一张和第二张,至于其他的,老陈你拿到我办公室吧,散会。”

  会议室里的众精英面面相觑,“头儿怎么了?”

  何兰捧着资料起身,“知道什么叫占有欲吗?实例。”

49、

  江裕如也终于耳闻了章铮岚交上了女朋友,虽然早已有所察觉,但正式被老同学周建明当面告之时,难免有些许失落,她问周建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后者说看起来比铮岚要上小几岁,挺文静的,挺高。

  江裕如从来不知道章铮岚喜欢小女生,或者说乖乖女?

  周建明安慰裕如天涯何处无芳草,她也懂,更何况她也还没到喜欢章铮岚喜欢到非他不可的地步,这世界上没有谁没了谁活不了的,她只是……有点怅然若失。

  这天事前跟章铮岚通了电话,对方在电话那头笑着跟她说:“我下午在公司,要过来坐坐么,我泡好好茶等着你江大小姐光临?”

  裕如笑了一声,问他:“章总,晚上一起吃饭吧?”

  “可以啊,不过,不介意带家属吧?”

  “当然。”裕如挂断电话的时候,吐了口气,见见吧,见见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抓住了章铮岚?

  水光一下班就被章总接上了车,后者给她拉过安全带系好,侧头亲了下她脸颊说:“吃饭去。”

  “你抽烟了?”刚刚靠近时闻到股烟草味,而至于那偷香行为萧水光已经习以为常到麻木了。

  章铮岚对她的这类“盘问”太受用了,不过被诬陷了得表明清白,“下班前有客户过来,在我办公室里抽烟,客观沾到的烟味儿,我纯属被坑害。”说的自己纯良的像是从没碰过烟一样,水光也心说,装得挺像,又不是没见过你抽烟。

  车子开出后,水光见路不对不免问:“不是回去吃饭么?”

  章铮岚莞尔,“不是,乖乖坐好,今儿我要去把你给卖了,完了我好吃顿大餐。”

  水光反驳,“我卖你的可能性更大,我的身手比你好。”惹得章老大哈哈大笑。

  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车内的交谈声伴着音乐一路过去显得意外温情,不久后到了江裕如指名的餐厅,水光进去时在跟罗智打电话知会行踪,章铮岚揽着她的肩一边听她讲话一边找着人,而江裕如,从那两人相携着进门开始就已经看到了他们,她是故意选了有点隐秘却能一眼望到大门口的位子,那女人漂亮吗?不可否认,是好看的,简单暗沉的装束却也掩盖不了那份清丽出落的气质,人淡如菊,裕如想到的是这么一個词。

  她看到章铮岚俯身在她耳边说了点什么,她偏头皱眉看了他一眼,又回去跟电话里的人讲着话,章铮岚笑着摸了摸她短发,抬头时终于发现了她,然后朝她扬了下手,江裕如微笑着站了起来,等着那两人走近,她说:“章铮岚,迟到了啊。”

  “Sorry,路上有点堵车。”

  水光已经挂断电话,章铮岚给两人作了介绍,江裕如伸手过去跟水光握了一下,意外发现这女孩子的手上薄茧很多,而更意外的是……此刻近距离面对面才让江裕如想起自己见过这人,上次被父母强行拉出去相亲,她勉为其难,而对方更是勉为其难,那警察没聊几句就起身去了另一桌,那会江裕如望着那一边的两人,还笑过自己竟有幸狗血地插足了别人的感情戏码。

  江裕如坐下才回神,恢复笑颜道:“章总,今天我看可得你请客了,女朋友那么漂亮,情场得意,理所当然的应该破点财哪?”

  “自然。”章老大大方点头,本身他在场是绝不会让女士埋单的,说他随性,其实骨子里大男子主义很明显,比如那個“占有欲”,服务生过来,章铮岚让两位美女点菜,他上洗手间,去前他弯腰对水光说了句,“那啥,你最近两天晚上出盗汗,那些寒性食物就别点了啊。”

  章铮岚走后,江裕如对水光开玩笑,“章老板到你这成妻奴了,实在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真令人难以想象。”停顿了一下,裕如问道,“不知道萧小姐还记得我不?呵呵,上回我相亲,我那相亲对象中途跑去找你了。”

  水光经她一说,记起那次在餐厅里梁成飞来找她帮忙,她拒绝了他,江裕如则正是坐在那边位子上朝她微笑的那年轻女人。

  “没想到你是铮岚的女朋友,我还以为你跟梁警官——”

  “我跟梁成飞只是有过几面之缘。”水光单纯说明了一下,也不免提醒对方,“他……可能心里有牵挂的人。”

  裕如笑道:“我知道,我以为是你……其实给我介绍梁成飞的那朋友讲过一些他的事给我听,其中包括他曾经痴情过一個人,后来那人出意外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我那次还当是朋友忽悠我,人家恋人不就在不远桌吃饭呢嘛。”

  水光有点讪讪然,却也想起梁成飞那天跟她说的那句话,“她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原来是这样,不禁沉吟地问了一声,“那人……怎么会成植物人的?”

  江裕如解下颈项上的长丝巾,想了想,才慢慢道:“车祸,他的故事如果是真的,那是挺伤感和悲哀的。”

  “梁成飞跟我同龄,那女孩子好像是比他小上两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梁成飞家境一般吧,那女孩子是富养出来的,看不上刚出社会还一无所成的梁成飞,据说那女孩子是跟同班的一個高干子弟在交往。那年,06年吧,她的恋人有事要提前赶回老家,她送了他去机场。回来路上却是在广播里听说了那架刚起飞不到一小时的飞机意外坠毁了,说起来那是06年7月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场空难算是当年我们市最大的一起新闻了,而那女孩子听了那广播立刻让的士司机停了车奔了下去,就是这样巧,或者说不幸,女孩子被后面开上来的车撞出了好几米,之后就成了植物人。”

  江裕如说完也是长长叹了一声,而水光全身冰凉,06年7月,空难,这几個字足以让她胆战心颤。

  章铮岚回来就敏感地注意到了她的魂不守舍,但有他人在场他也不便去旁敲侧击,坐下后在桌下倒是拉住了她的手,发现有点凉,就摩挲着让它慢慢热起来,然后问裕如刚聊什么了?后者并未察觉水光的变化,但毕竟机灵,不会去讲聊你以外的男人了,就说:“随便聊聊。”

  后面吃饭,章铮岚跟江裕如随意谈着话,水光显得很沉默,裕如偶尔问她一句,她也答得漫不经心。

  那天从餐厅出来时江裕如对章老大说:“那我那两张blue的演唱会门票就麻烦您给帮忙搞定了啊。”然后对他旁边的人笑着道,“水光,下次我们两個女人约出来逛街吃饭吧,有男的在讲话也不方便。”

  水光点头说:“好。”

  章铮岚摇头笑,“别是打算约了一道讲我坏话吧?”

  “哪能啊,你章老板有才有貌、有钱有势,我们夸你还来不及呢,是吧水光?”

  章铮岚“得”了一声,看了水光一眼,见她还是心有所思,就跟裕如又说了几句,然后分道扬镳,后者还有后续活动。

  上车后章铮岚终于问身旁的人,“怎么了?吃饭时就一直不怎么吭声。”

  水光过去轻轻抱住了他,清晰的心跳声让她心里渐渐平静。

  “章铮岚,谢谢你。”

  章老大微一愣,随后笑着说:“那要不以身相许?”

  水光无言的同时,之前被惊扰起的情绪也被莫名安抚了多数,半响道:“……回去吧,困。”

  “吃饱了就睡,小心长成猪。”章铮岚笑着嗅她头发,“回我那还是你那?”

  那天晚上,两人第三次交颈相缠,有点意外,也仿佛水到渠成,起先章老大只是磨磨蹭蹭,水光心想他稍微闹闹应该就会消停了,结果却是越演越烈,当一波波的热浪涌上来,水光渐渐迷失了方向,犹如跌进了海浪里,她抬起手想要抓住点什么,下一秒她的手被人牢牢握住,十指缠入,她听到有人说:“我在这。”

  这一次的进入水光还是觉得疼,她的手抓着他的背,怯怯的喊了一声,得到的是嘴对嘴的窒息亲吻。

  这一场□淋漓尽致,到最后水光几乎失去了知觉,两条汗淋淋的身子黏在一起,章铮岚爱极了这种感觉,宛如身心都融化。

  时间很快进入二月份,这年二月三号便是春节了,章铮岚这边上次接的大案子已经基本搞定,其他的零零散散留待来年来弄也不迟,所以早早给公司里的人放了假,而萧水光的公司也是在一月的最后一天放了年假。

50、

  水光二月一号这天就要回老家了,机票是前几日罗智定的,他自然也是一道回去,而去前一天晚上,也就是三十一号那晚章铮岚接了她下班,过来蹭了饭后顺便帮她弄行李,嘴上不停歇,“我明早送你过去。”

  “不用了,罗智在。”

  “他不是没车么?”

  “可以坐出租车。”

  “你那么多东西坐出租车也不方便。”章铮岚一锤定音,接着又问,“你年初几回来?”

  “……初十上班。”水光说到这,不由有点小郁闷,她这公司的假期可真是短,别家公司都是放到十五左右,结果章铮岚却是笑道:“不错,那我初九去机场接你。”

  水光烦他东西么不帮忙理,却啰里吧嗦的,就把他赶出去跟罗智聊,可章铮岚跟其他人哪有多少兴趣瞎聊天?不过章铮岚对罗智印象不错,便过去跟已经轻松搞定了行囊,在看新闻的罗智打发时间。

  罗智对章老板挺敬佩的,虽然中间夹着“妹夫”这层关系,但罗大哥一贯大大咧咧,所以跟章老板相处一直算自然正常,除了刚开始知道这大老板要追他妹子,并对他做“思想工作”时惊了一下。

  后来罗智想,如果景岚有章铮岚一半的果断,或者说直接,可能很多事都会不同,可事实上,景岚已经去世,而水光也应该放下她心里的包袱,她从始至终认定那是她的错。

  景岚去世后几天她断断续续的发高烧,整個人迷迷糊糊的,他陪在她身边,她抓着他的手说:“罗智,罗智……哥哥,我跟他打电话……就在他回来的前一天,我跟他打电话了……我说于景岚……我很想你……你装没听见,装听不懂都没有关系……反正……我如果不那么任性……如果再忍忍……”她说着说着安静了,高烧让她失去意识,而脸上已全是泪水。

  他抽纸巾给这個才十九岁的女孩擦去眼泪,给她盖妥被子,“水光,不是你的错。”缘起缘落最终只能总结到一個“命”字里,她命里对他早早倾心,他命里顾虑重重,所有这些都是造成这结果的因,但你能怪她喜欢上他么?

  罗智对让难受了好几年的水光又愿意去重新开始的章铮岚是感激的,他也有些好奇自己妹子跟章老板这样两個完全让人想不到一起去的人会走到一块,章铮岚跟景岚的性格是那么不同,相貌也是差别很大,一個是高大英俊,一個是文雅清秀,唯一相同的……是名字里都有一個“岚”字。

  水光理完东西从房间出来,走到章铮岚那边问他什么时候走?后者不介意有第三人在场拉住了她手说:“你房间那床不算太小。”

  罗智再粗神经也不免尴尬了,起身去厨房找吃的暂避,水光是被气红了下脸,见罗智身影没入厨房才说:“我今天要早点睡,明天要早起,你……赶紧回去吧。”

  章铮岚这次竟然很干脆,站起来抱了一下她就说:“好,走了。”

  水光倒是意外了,原想他会不会还有什么后续“阴谋”,没想到真的乖乖走人了,水光送他到门口,章老大说:“你进去吧,外面冷,我走了啊,明早来接你。”

  水光目送他下楼,才确定这次章老大没耍花招,但在年初五那天,水光早上刷着牙目瞪口呆地看着从大院门口走进来的人时,深深觉得要让这人安分是天方夜谭。

  当然,这是后话了,二月一号那天章铮岚送他们去机场,水光一路上思想一直不怎么集中,章铮岚也难得不太找话头聊,等水光坐上飞机才反应过来那人登机前好像跟她说了什么,旁边罗智将手里的一袋东西递给她,“章老板让我给你的,他说起飞时你要耳朵不舒服可以嚼点口香糖,等会饿了又不想吃飞机餐那就吃点零食填填肚子,我看过了,都是你喜欢吃的,啧啧,哥哥跟男友果然是不一样,周到啊。”

  水光看着袋子里齐全的东西,要给章铮岚发短信,却听到空服说飞机即将起飞,请乘客关电脑和手机,水光发了“谢谢”过去就关了机。

  回家,情绪是低落的,虽然四年来在外求学极少回家,理由正大光明,可父母又怎么会不清楚那里面真正的原因?

  这次在家的第一天晚上,母亲坐在她床边说了好多话,水光抱着母亲问:“妈妈,我是不是很不孝?”

  萧妈妈笑着顺她的短头发,“你只是爱钻牛角尖,跟你爸爸一样的脾性,固执,倔强。”

  “光儿,听妈妈说,人不能只认定一条路走到死,如果那条路走得你累了,疲了,你要去试着走走别的路,它们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水光闷声“恩”了一声,不知怎么就想到了章铮岚。

  年初二那天,罗智跟水光去找了景琴,于家已经搬出大院,三人在约定的餐厅里见面,两個女孩子一年见一次总是有很多话要说,而她们唯一不会说起的便是于景岚,“于景岚”三個字已成了两人,或者说很多人的禁忌,谁也不会轻易去触及。

  跟小琴分手后,罗智问她要去哪里,水光说:“我想去看看他。”

  午后郊区的墓园并没有森冷可怖的气氛,冬日阳光照着这片安静的墓地,反而显得很祥和,水光走到那個墓碑前,照片上的人带着浅浅的笑,这张是他刚进高中的时候照的,剪着很短的头发,青春洋溢,左脸上隐隐露出的酒窝让他看起来有些含蓄。

  罗智站在萧水光身后,听她慢慢说着去年一年里发生的事,罗智知道她这几年一直在做的都是他的梦想,读的专业,做的工作,罗智不止一次想,于景岚你干脆让她跟你走算了!

  只是这次,罗智听到水光在最后说了一声,“景岚……我想去试着喜欢别人看看。”

  罗智看着面前人纤细的背影,微微红了眼睛。

  后来有一次罗智大着胆问妹子,“你看中了章老板哪里?豪爽性格还是……身材,咳咳,他身材挺好的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5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