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0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9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着腰试水温的人挺直了身子,“怎么自己上来了?”说完觉得这话不该说,摸了摸脸,就要走过来扶她。 

  水光说:“你先出去吧,我自己来。” 

  章铮岚也完全不沮丧,笑了笑,说了声好。章老大出来后,站在关着的门口一会儿,然后去隔壁的更衣间里翻找干净的浴袍,浴室里的萧水光一個人躺在浴缸里,红着脸慢慢沉没在了水里。等水光从浴室出来,看到门边上多了一张椅子,上面放着一套浴袍,她只看了一眼,抬起头见到从旁边连着的主卧室走出来的人,两人视线相交,后者表情还算自然,微笑着上来用拿着的干毛巾擦她的发尾,“头发怎么才吹半干?” 

    水光偏开头,章铮岚的手稍稍一僵,她看回他说:“我自己来吧。” 

  章铮岚笑道:“好。” 

  水光擦着头发走出去,章铮岚跟在后面,“呃,你今晚住这里吗?” 

  萧水光停了脚步,回过头来,她把手上的毛巾递还过去,章铮岚当时淡定自若的神态有点破功了,下一秒愣愣地看着她进了卧室,然后上了床窝进了被中。 

  章铮岚有点不敢相信,捏了捏自己手才觉不是做梦,最后火速去冲了澡回到床边,犹豫再三也上了床。 

  他一只手隔着被子搭上她的腰将她揽住,“水光啊。” 

  水光没理会,章铮岚克制不住扬着嘴角,微湿的头发、棱角分明的脸让他看上去明朗又性感,年轻那会意气风发时章铮岚甚至觉得全世界都可以是他的,现在发现就算此刻真的拥有了全世界也没有比拥有她百分之一好。 

  之后想到什么,又转身去旁边矮柜上的抽屉里拿了样东西出来,靠到她耳边去柔声细语,“这对对戒是今年我生日那天买的,当时没敢给你。”他拿出那只女士的白金戒指,拥着她,从被下拉出她的右手戴在了她的中指上,水光有缩手,只可惜现在章老大势不可遏,给她带上后又立刻给自己套上了那只男士戒指,对于从不爱带首饰的章铮岚,这会带得是死心塌地,甘之如饴。 

  这一晚一個闷头睡,一個几乎没睡,到早上的时候章铮岚才稍减了亢奋,眯了眼睛,呼吸声渐渐安稳,睡得很踏实。 

 

  章铮岚醒过来时已近十点,窗帘的缝隙里有阳关照入,他伸手一探,猛然清醒,床上只有他一個人,坐起身看了看四周,静悄悄地,没有她的气息。 

  章铮岚披着睡衣下楼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两年前,两年前他起来,也是一個人在空荡荡的屋里走了一圈。 

  他去厨房泡了一杯咖啡,心里有点没底,两年前他去了学校,却得知了她有了男朋友,他坐那呆到点的那碗面从热到冷,就跟他当时的心情一样,可能心情更糟糕吧。 

  自己的规定,如果她单身就跟她说,如果她有伴呢?他一直自负地没想过这种可能,就算有,也自认可以大方退出、不强求,可事实原来这么难以接受。 

  现在呢?又是什么情况? 

  灌了口咖啡,咀嚼出来的味道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哪有人每次亲密完的一大早就不见人的!章铮岚觉得很受伤,自己就这么没魅力? 

  放下杯子就要上楼去换衣服,出门逮某人非问個清楚不可! 

  结果刚走两步,门铃响起,章铮岚心说,这周末一大早的谁这么不识好歹?面色不大好地去应门,结果就傻在了门口。 

  水光裹着大衣和围巾,手上拎着的显然是一袋食材,鼻尖冻得有些红,看到他站门口不动,皱眉说:“怎么了?”拎的东西有点重,外面又冷,水光不晓得他发什么呆? 

  “啊?哦,没事……你去买菜了?”章铮岚马上让开了身让她进来,而说话的思绪是跳了好几跳。 

  水光“唔”了一声走进来,换上拖鞋向厨房走去,章铮岚跟在后头,半天问了句,“怎么不叫醒我呢?” 

  “恩。”又是一個应付的发生词,章铮岚却一点都不受影响,反而笑容渐大,“下次要叫醒我,知道不?虽然菜场就在小区附近,但大冬天的你一個人出去多不安全。” 

  水光对他词不达意,毫无条理的话自动过滤,进了厨房就忙碌起来。章铮岚卷了浴袍袖子要帮忙,水光说:“你别捣乱了。” 

  章铮岚又傻了两秒,然后手握拳靠在唇边咳笑了出来,心已再度安定下来,此刻是柔软不已,看到她的右手上没有摘去的戒指,忍不住靠上去又说:“那我老规矩,看你吧?” 

  水光侧头,淡淡道:“那么,我也老规矩,你能出去么?” 

  两秒的停顿,随即是朗笑出声,窗外的冬日阳光暖洋洋地照在两人身上,彼此身影巧妙地重叠在了一起,亲密无间,美好得宛如所有热恋中的情侣,他之后乘其不备重重亲了亲她的脸颊,“我去换衣服,等会下来帮你忙,别说不要,哪有——的第二天早上让女朋友忙的是不?” 

 

  消音的那几個词换来姑娘的一记瞪视,章铮岚眉开眼笑地走了,还带哼着小曲儿。 

  水光看着那道背影,心里渐渐地竟也平静了好多,一早上的恍惚和不安定在此刻微妙地消逝了踪迹,她不明白,但是开始试着去体会,她想,这无论对谁来说,都算是好事吧。 

  水光简单准备了中饭,章铮岚从旁协助,倒也真起了点作用,果然是一学就会的精英人士。餐点很快弄完,两人没有去客厅的大餐桌上用餐,直接在厨房的小桌上围着吃了,章铮岚一身休闲服饰,因为是比较高的高架桌椅,章老大坐在那,长腿伸着,很有一股慵懒气质,他小腿碰到水光架着的脚腕,吃的时候不忘夹菜给对着的人,说话时眉目总带笑,让人一看就知道他老大心情好! 

  而相对而言,水光很静,不管是表情还是心情,其实对于她来说,这是最好的了,能让她平静下来,也是她最奢求的。 

  水光心无旁骛地吃着东西,只在最后说了句,“我等一下有事要出去,你来收拾吧?” 

  “没问题。”答应得很快,但马上想到关键处,“去哪?今天礼拜六,不能在家呆着吗?”某老大有怨言了。 

  水光看了他一眼,下了位子才说:“去拍照,跟你公司签的约。” 

  “……” 

 

作者有话要说:事多事多看文愉快~  

40、

  章铮岚瘫在沙发上,脚架着茶几,手上拿着遥控板一个一个换着台,心上人出门忙事去了,他一大男人窝在家里着实是郁闷,自然不是他不想跟着去,人不让跟啊,出门前一句“我认得路”,想想真是心酸,女朋友独立独行,他这老大自愿降格当跟班她还嫌弃,真真悲哀。

  悲哀的章老大甩下遥控板,站起身在客厅里走了一圈,换做是平时这大周末的这会他还在床上睡着呢,差不多要到下午起来,然后不少狐朋狗友会来约活动,他就看心情去不去,现在么,心思都在女朋友身上,来电显示不是萧水光的,他都懒得接了。

  直到大国的的第三通电话响起,章铮岚才懒洋洋接下,“什么事?”

  “老大,你不会忘了吧?今天下午一点市科技局有一个大会你要参加的,你还要上台作演讲呢。”

  章铮岚脑子里一转倒是想起确实有这么回事,“知道了。”

  “人领导给我打过两通电话了,你是主讲,给点面子,千万别迟到啊!”

  行了,我有分寸。“

  老大你做事全凭兴趣,不讲分寸的好不,大国被动收线的时候这样想着。

  章铮岚答得干脆主要也是想找点事来做,分散注意力,看时间十二点,准备准备也差不多可以出门了。

  虽然这类时常被邀去参加的会议不怎么上心,但章铮岚到底还是有点分寸的,没有一套休闲装去出席会议,一身做工考究的西装,不苟言笑时的的确确有些气势凌人,再配上那辆低调到闷骚的车子,出现在任何场合,俨然都是成功人士的典范。

  水光这厢呢,老早跟人约的时间,所以她过去时,那边工作人员都已经到位,效率可谓不差,章铮岚公司过来协助形象指导的老陈也已早早候着了,说真的老陈看到萧水光是有那么点“心理障碍”的,主要是上次见她和自家老大有暧昧,但后来这种猜测被公司里的同仁一致否决了,章老大在某些方面还是很有原则的,跟工作伙伴的关系是弄得最灵清的,再者他前女友都回来了,破镜重圆的戏码似乎更加合情合理,所以老陈后来也觉得可能真是自己想多了。

  水光到后就被带着去了化妆间,领她的还是上次那人,路上还说明了下因为这单子拖得比较久了,虽然东家说了不急,但他们这边还是希望能快点完成,,所以今晚可能要开夜车,问她是否有问题?

  水光也想速战速决,自然可以。

  老陈在旁边心说,他们什么时候不急片子了?这不是那款游戏就等着片子出来宣传上市呢吗?

  “不急”这种指令,出了大老板谁敢去下?难道是老大在以权谋私?

  老陈有迷茫了。

  这化妆间水光还是第二次来,也算熟门熟路,而化妆师见见到她就招手说:“嘿,美女,等你好久了。”

  人称阿mo姐的化妆师对水光的颜是一直你啊念不忘,这时主动上来引她先去更衣室,“美女,上次因为穿的衣服简单,我们是先化妆再换衣服的,这次穿得比较繁琐,所以要让阿琳先给你换好衣服然后咱们再来化妆,话说美女,你今天气色真不错哦,比上次要好很多!”

  水光微微一愣,最后只是笑笑。

  “你平时用什么保养品?二十几岁皮肤还像你这样吹弹可破的很稀有了,对了,你偶尔会不会化妆的?”

  “啊?”水光缓了一拍,随后摇头说,“不化。”

  阿mo看这姑娘似乎不太爱讲话,气质也属于内敛,却难得又有一股涉世未深的纯真,很是让人想要一探究竟,可又不好探得太明显,毕竟相交尚浅,本来还有意想邀她做自己的长期妆模,她的颜本身就好,可塑性有非常高,不过她貌似对化妆不怎么感兴趣?

  服装师阿琳和她的助手已经准备好衣服,水光看到那套繁琐得不知道是仿什么朝代的服装当即苦了下脸,阿琳看出她为难,笑说:“没办法,客户要的是武侠风。”

  水光原想自己去小隔间换衣服,看到这套衣服就觉得她一人是穿不了的,可她身上还有一些暧昧的痕迹,自然不愿让其他人看到,着恼地又想到那罪魁祸首,也就是那客户。

  “萧小姐,我帮你拿外套吧?”阿琳的助理说。

  “像上次那种简单点的衣服不行么?”水光踟蹰。

  阿琳笑道:“萧小姐,你这套衣服穿上去的效果肯定比上次那套更棒!”

  “……不棒一点也可以。”

  “什么?”阿琳没听清,水光叹了一声说:“算了,换吧。”那勉为其难的口气让服装师很忧伤。

  而水光的担心不是没道理,阿琳在换衣间看到了萧水光颈项和内衣上方的肩背上那些明显的吻痕也是愣了一大楞,水光呢就当自己死了,死人是不红脸的。

  阿琳的助理忍不住咳了一声,心说这美女的情人一定很热情啊。

  阿mo站得远,水光又被两服装师围着,没看出这花头,等了会无聊就拿出宽屏手机看新闻,不久“咦”了一声,“这不是GIT的那章总么?上月新鲜出炉的市十佳青年经济领袖——他排在第一。GIT果然很赚钱啊?”

  阿琳的助理回头问:“这人是不是上次有来过下面看我们拍照?”

  阿mo经这姑娘一说,抬头就看向水光,那次GIT的老板显而易见是来看她的,她当时的第一直觉就是这两人是男女朋友,就算后来知道那人是GIT的老总,也只是更加的印证了那句啥,郎才女貌。

  水光此时闷头说了句:“冷,快点好么?”

  阿琳当即说了声“sorry”,加快了手上速度,阿mo则在兀自感慨了,“这姑娘如果真是那GIT老总的爱人,自己想让她当妆模,真是太异想天开了!不过,这章总看起来似乎挺有占有欲的,怎么又舍得让爱人来拍照呢?”

  是的,章铮岚现在后悔死了让水光去拍照,身处人才济济的会堂里,正式的演说部分已经结束,此刻是自由交流时间,不少人过来跟章总交流,章铮岚完全不想多谈,应付了几句,就频繁拿出手机看时间。

  快两点了,不知道萧水光那边忙得如何了?

  章铮岚权衡了一番,跟身边的人点了点头,朝大厅的门口走去,电话拨出,但接的人却不是她。

  老陈坐在摄影棚外面,当一旁萧水光那位子上的手机响了又响,老陈犹豫着要不要帮忙接下,铃声第四次响起时终于拿起,一看屏幕显示着“章铮岚”,就有点傻眼了,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按了通话键,“……老大?”

  对面一时没声响,随后才略带不满地问道:“老陈,怎么是你?水光呢?”

  “她在忙……手机放在凳子上……”没给老陈多说什么,章铮岚又问,“大概要拍多久?”

  “估计要拍到晚上。”

  “我三点过来,你那边交代一下。”

  老陈听着“嘟嘟”的忙音,深深迷茫了,这样还没关系他死也不信!还有老大你要我交代什么啊?是跟萧小姐说你要来?还是跟这边公司的人说老大你又要大驾光临?

  结果老陈揣摩来揣摩去,还是把圣旨给揣摩错了,他跟历总通了电话,说了他们章老板等会要过来贵公司,人历总周六也在加班呢,一听,马上说敢情好啊,来了到他办公室坐会,喝喝茶就一起吃晚饭!

  章铮岚到这边时是过三点了,因为那头又忙了点事。

  停好车,想想拨了老陈的号码,他里面本打算是不进去了,确定下他们收工了就跟水光通电话,然后把爱人招出来,去活动也好么回家两人窝着休息也罢,总而言之要共同进退,章老大不大想承认他现在就有点粘人了。

第十二章 谈情说爱41、

  老陈左等右等,在三点半时总算等到了自家boss的电话,忙接起问:“老大你到了?”

  章铮岚说:“我在外面,你们完工了吧?”

  “啊?没呢,老大你进来吧!厉总今天在呢,我跟他打过招呼了您要来。”

  章铮岚顿了会,慢慢道:“跟他打什么招呼?”这老厉侃侃而谈起来是没完没了的,章铮岚此时可完全不想跟这老合作伙伴碰头。

  老陈当即听出了boss的不爽,小心问道:“要不……我让萧小姐来接你下,他们这会正临场休息着。”

  “接我?”一字一词的冷音窜进老陈耳朵,“你找死吗?我来接她的。”

  那口气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袒露着“她才是我上头人”的味道,老陈哪里有过这种经验,自家老大平时都是倜傥不群,傲睨自若,从来是他命令或者鄙视别人,哪有他“屈尊纡贵”的时候?老陈终于在想了一圈下来后醍醐灌顶了,追求?暧昧?这算毛啊!这萧小姐完全是老大心尖上的人了!boss这是来接心上人的,之前是让他交代一下早点收工,他老大要带爱人回去了!

  “那,那现在怎么整……我跟厉总说了你要来,然后……萧小姐刚上去拍下一组了,要不这组完了我跟人说今天先到这里?您就先进来坐坐?”

  章铮岚原想骂猪了,但又一想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名正言顺一下似乎更不错,于是说了句“我进来”就收了线。

  老陈马上跑出去迎接,一见章铮岚就嘿嘿笑,“老大来了!”

  前台的人倒是认识章老板的,所以没有多余的询问。

  章总径直朝摄影棚那方向走去,路上问了老陈拍摄的一些情况,后者一一回答,最后章铮岚问了句,“里面有多少人?”问的自然是萧水光在的摄影棚里。

  “七八个……老板你是来接萧小姐出去约会的?”总算提到了中心上。

  章铮岚没答,倒是看了他一眼,老陈心下一惊,老大的心思向来很难猜,猜错了被鄙视,猜对了……他要是不爽你知道,你也会死很惨,“头儿我瞎说的,瞎说的。”

  章铮岚步履没变,手插裤袋笑了笑,“没瞎说,找他约会呢。”

  老陈止了步子,呆望着章老大落落大方,心情不错地跨进了摄影棚,心里只有一道声音,“原来一直是她啊。”

  前段时间boss几次上班笑容满面,动不动请吃大餐,要不就是早退,那时候脸上的表情跟刚才是一模一样,不是懒散地扯扯嘴皮,更不是虚应的笑,是真的心情好的神情。

  老陈虽然被人一直叫“老”陈,年纪却是比章铮岚还要小上一岁,进GIT三年,对老大的感想从来是“智商高,玩得开”,现如今老陈觉得其实老大非常感性哪!

  感性的章铮岚一进了摄影棚便见到了想找的人,因为很显眼,那人圈中心的萧水光一身色彩鲜明、层次感十足的襦裙,浓淡适中,修短合度,化了妆,此次还接了飘逸的长发,灯光打下来,浮光跃动,颜炜含荣,般般入画。

  章铮岚头一次脑子里闪现出那么多词汇,暗暗笑自己每多见她一回就更明白一分自己对这人是多没抵抗力,随后他就闲适地站在了大门边,没有再进去,看着那厢,心有所思着。

  后脚跟上来的老陈见老板看得认真,没敢打扰,只中途问了两声他老人家是否要坐,他去搬凳子,以及要茶否他去泡,均被挥退了。不多时又有人看见了章老板上前来了,实在是章铮岚本身也是号发光体,尤其还是像今天这样衣冠楚楚的,“章总你好,我是化妆师阿mo,您来看萧小姐哪?”

  章铮岚随意偏头看了眼过来说话的这人,笑笑,“你好。”没再说其他,又回头看向拍摄那边,不失礼数却明显地对闲杂人等意兴阑珊,老陈汗,头儿这德性才是司空见惯的,转向阿mo圆场说道:“mo姐,今天辛苦你了。”

  阿mo倒也没被那大老板的冷淡影响到,也笑着说:“还好,尽我所职而已,而且萧小姐天生丽质,给她化妆感觉很棒!”

  “是么?”发出这“是么”的前一刻一副对萧水光外的其他人毫无兴致的章铮岚,当然有此一说,也完全是因为讲的就是萧水光,这类对爱人的夸赞之词听在章铮岚耳朵里可比别人夸自己受用太多。

  阿mo脱口开了句玩笑,“可不是,萧小姐如果要去当偶像明星都不成问题的。”

  章铮岚一扬眉,说:“她可不用去做什么明星。”

  那语气显然是带着宠的,老陈抹汗,心说老板这是打算让人知道了啊,表现得那么明显!老陈侧头想看boss表情,却是晃眼瞄到了他环在胸前的右手中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他回忆起之前在拍照前让萧水光摘去的戒指,作为美工人员的老陈瞬间认定这是对戒!

  章铮岚感觉到目光,看向老陈说:“怎么了?”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4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