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9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8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钢琴顶部还刻着几個英文单词:love and will(爱和信念) 

  她放回去时,身后的人说了句,“这件应该是我高中二年级去美国参加夏令营的时候买的。” 

  章铮岚走到水光旁边的位子上落座,把手上的陶瓷杯递给她,自己拿的是一罐咖啡,“要看电视么?” 

  水光捧着杯子点了点头,不看电视两人坐着也挺傻的,结果刚打开,上面暂停着的画面让两人都愣了愣,这是一届全国武术比赛,确切的说是2003年的,是她第三次拿到全国级的奖项,她站在最高的那個领奖台上,那时,她十六岁,笑容灿烂。  

第十一章 亲密接触37、

水光盯着屏幕好一会,章铮岚也一时忘了要去关掉或者切换到TV,其实现在关也有点尴尬了,都已经被抓包了,正想解释一下,或者说掩饰一下,水光倒是先说了话,“我忘了还有这种记录。”  

  章铮岚微笑看她,手抚上她的侧脸,水光睫毛一颤,侧过头对上他的视线。  

  “我会让你再这么笑,我保证。”  

  她多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水光一直在理清一些事情。那些让她不再快乐的事情,她不是不想忘,只是十八年的每一天她都跟他在一起,从懂得喜欢开始心里头就萌着一颗芽,细心呵护,慢慢浇灌,最后他说等她,等了那么久的幸福原以为终于等来,却毁灭得那么彻底,连一丝一毫的余地都不留。  

  什么都没了。  

  于景岚去世时她只有这么一個念头。  

  已经四年半了,景岚去世的时候还那么年轻,没经历过爱,除了她以外,还有谁那样爱过他?而现在,有多少人还记得画面上那個温润如玉的出色少年?  

  所以那么多年她想忘记他,可又如何真正舍得忘记他?这种矛盾折磨得她阴沉得不像自己,她究竟该怎么办? 

  “老是在我面前开小差,我会生气的。”章铮岚干净的手指缠入她的短发,轻轻笑道。  

  水光的眼眶有些红,他已将她拥入怀里,有点心疼,有点怅然若失,也有点无奈,“萧水光,萧小姐,不管你心里藏着什么秘密,我只想告诉你,你守你的秘密,我会好好守着你。”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繁杂不清的思绪被他稍稍拉回,水光问了这個问题,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对人好,她对景岚的思慕是滴水成河,慢慢聚集,就算没到刻骨但足以铭心。  

  “为什么啊?你就当上辈子你是仙人我是一只风华绝代的男妖,你收了我,朝夕相处彼此倾心,但碍于仙妖殊途,最终被活活拆散,但在分手之前我们约定了下辈子到人间当一世的平凡夫妻,我们是来续上辈子的缘的。”  

  “……”  

 

  “好好,我错了,不乱说话。”章铮岚笑着把要退开的人拥回来,抱得更紧些,顺势吻了吻她的额头,“这种问题你一定要我说出個所以然来,我只能说我一直在找一個想对她好的人,而她那时候也还是单身,我就上去跟她说,我们两一起过一辈子吧?”  

  水光闷了会,轻声说:“人家会当你神经病的。”  

  男人低沉的笑声溢出,“原来你一直把我当神经病了?”电视机已被章铮岚不动声色地关掉,两人之后安静的相拥显得有些温馨。  

  水光没有动,感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热度,他温润的呼吸在她耳边轻轻拂过,她有些僵。除了这個想要去尝试的男人,萧水光没有跟任何男性这么亲密过,包括景岚,景岚最亲近也不过是拉着她的手在雪地里走了一路。  

  如果水光知道此刻某個男人心里在想什么?可能直接会甩手走人。  

  章铮岚想做-爱——不是靠想她手-淫,更不是起了欲-念去压制,甚至跑去冲冷水澡。他是正常男人,面对心爱之人当然想动手动脚一番,毕竟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动心。  

  章铮岚并不觉得对爱的人动情动-欲是可耻的事情,他爱她,想得到她,渴望身心的结合,这太人之常情,想起与她的第一次,虽是时过两年,但时常不经意地回忆起,那种圆满让他几乎沉沦。  

  可毕竟不敢也不舍乱来,当章铮岚在天人交战的时候,水光下意识靠近了他一些,不知为何他的味道让她觉得安心。  

  章铮岚当时是心里直咒了两声,从来没料想自己竟会这么敏感,他调整了下坐姿,不露声色地问:“又在发呆呢?”  

  “没有。”水光说。  

  章铮岚一笑,忍不住贴上去吻了吻她的发心,“难道在想我?”  

  这回萧水光没再回,章铮岚有些遗憾,“我很想你呢。”口吻里是无尽的宠爱,为什么会爱了,其实这问题他自己也说不出清,他就是想找这么一個人,然后对她无限好。  

  “水光,如果我现在吻你,你会不会打我?”  

  “……”  言情小说网

  “明天是周末。”  

  萧水光直起身子看着他,后者没有“强留”,甚至还拉开一些距离,笑容可掬地任由她看,左眼角的那颗泪痣让这個大男人看起来多情风逸。  

  她在他身上寻求一些解脱,他要她的回馈?  

  当水光凑上去覆上他的嘴角时,后者呆在了当场。水光点到为止之后退开,章铮岚条件反射地拉住她的手臂,他的眼里璀璨生辉,微微弯下腰,由下而上看着她,然后接近吻上了她的唇,水光前一刻的心态是要对这個人好些,要慢慢去习惯与他的相处,可这人——  

  他的舌尖带着咖啡味探入她唇齿间,水光第一反应想咬他,但最后却是莫名忍了下来,这算是回报还是欺骗,亦或别的什么?水光说不清楚。  

  而萧水光的放任,给了章铮岚难以言喻的激越,他顺着她的唇一路吻上她的耳畔,他像是中了邪,说了一句,“我想要你。”  

  水光轻喘着气,眉心皱起,才要说什么,章铮岚已经勾住她的脖子与他继续亲热。水光不是他对手,那唇间的相濡以沫让她意识涣散,章铮岚没有太激进,但吻得细密,让对方无从想其他,包括抗拒,他知道他有点乘虚而入,也有点硬来。  

  可那点理智终究抵不过心里潜藏已久的魔魇,但毕竟是对着捧着手心里的人,在热吻的间隙还是发出低低的询问:“我想要你,让么?水光,我们是男女朋友,亲密是天经地义。”问是问了,可又加了那么一句那般对症下药的诱导。  

  果然水光的迟疑给了某個色-欲熏心的男人又是足够的可乘之机,章铮岚拉着她的手腕环在自己的腰侧,看起来像是彼此相爱的两人相拥相吻。

  水光觉得自己浮浮沉沉的踩不到点,也完全忘了要去用武力,任由他滋生出无限暧昧。

  章铮岚对于萧水光的不反抗又担心又欣喜,沉哑的声音移到她耳边缓缓说着爱语。水光喘息着,气息喷在章铮岚的脸边,勾得他心痒难熬,只想更深地去索求那份甜蜜。

  “我要走了。”暧昧流动的间隙听到水光的低语,章铮岚一愣,就是抱紧了她,切齿道:“你想看我死吗?”

  水光脑子里也是一团乱,心口还在没规律的跳动,“章铮岚——”

  被点名的人耍无赖,直接就覆住了她的嘴,水光伸手推他,他索性把她手抓住了放他唇边咬,可事实怎么可能真舍得去咬,含着水光的手指,用舌尖一一舔过,萧水光心里一麻,要抽手,章铮岚哪会让她得逞,轻咬了咬她的食指,眼睛直勾勾看着她。

  水光的脸比之前更红了些,有气又有羞,毕竟是女孩子,而且她对待感情一直是保守而克制的,除了对景岚的那份暗恋,可以说是没谈过恋爱,结果一上来就碰上章铮岚这种角色,被弄得手忙脚乱太正常不过。

  章铮岚总算松开了手,但没有让开的意思,甚至还贴近一些,俯身亲了亲她的头发,水光以为接下去要好了,却是发现被他渐渐压在了沙发下,她咬牙,懊恼自己次次对他放松。

  水光曲起腿踢他,但因为受了限制也不知道踢到了哪里,只听他哼咒了一声,眼光直接垂下来,竟带着几分幽怨,“你还真是狠哪。”水光不明所以,章铮岚抓了她的手就往受伤处而去,当萧水光意识到什么,中途狠命抽回手,“你流氓!”

  章铮岚沉沉笑了出来,“这样就流氓了?那这样呢?”他说着吻上她的嘴角,重重一吮,顺势而下微开的衣襟,都含着明显的情-欲。

  在水光还没气骂出口时,他已经又一步地流氓地脱自己衣服了,奇妙的是没有丝毫猥琐的感觉,反倒性感出奇。

  只不过水光没心情来欣赏,只想一脚踹他下去,可在章铮岚有意的防范和禁锢下让她完全无计可施,水光恼恨得要命,“你是坐台的吗?”

  章铮岚噗的笑出来,埋首到她颈间,缓缓吹起,“那你就买了我呗。”

  水光偏开头,章铮岚嘴边露出笑,手下没停,身上唯一还剩的那件衬衫也已经半开了,精干结实的胸口袒露出来,他不容分说牵她的手到自己的后腰背上,口中说道:“你上次可抓得我身上留了好多疤。”

  水光隐约知道他在胡说些什么,不过她现在更恼的是自己竟然每每被他牵制过去,第一次有些孩子气地顺应他的话就去抓他的背,引得某個流氓抽了口冷气,“你还真抓啊?”

  下一秒眼中始终含笑的章铮岚坐起身,将身下的人提抱起,让她坐在了自己身上,水光下意识“啊”地叫出了一声。

  等坐稳,萧水光就要挣脱着下去,两人的姿态太亲昵,她就横跨地坐在他的大腿上,手撑在他裸-露的胸口。结果她才刚动,就被强行制止了,水光看到眼前人的面色有点潮红,危险的眯着眼,随后渐渐逼近,水光瞪着眼前放大的俊朗脸孔,此刻因那颗泪痣竟看上去有些魅惑。

  “想不想尝尝头牌的味道?”说完章铮岚吻住了她,这次有点急迫,像是要竭力去慰藉一份等待水源太久的干渴。

  等水光刚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连着前面那“坐台”的,人已经被带进了太过强势的感官体验里,生嫩的萧水光面对卯足了劲勾引的章老大胜算微乎其微。

  作者有话要说:咳,我回来了。然后上章节,水光那是第一次得全国武术奖,我想错了,第三次什么的是县级的。。。接下去恢复正常更新,所谓的正常也就是最快隔两天更一章的样子

38、

  如果说章铮岚这個人没有城府,那就是笑话了,他能有今天的成就,能有随心所欲生活的资本,这要多少的手腕能力可见一斑,自然包括勾引心上人。

  在水光推拒前,章铮岚右手捏着她的手腕往自己心口引,左手已滑入她的线衣下摆。

  水光自知不妙,但人被他搞得昏头转向,腰在他的手下微微地抖动了一下,“你别……”

  这样的无赖行径如果是别人她是不是已经直接把他打晕?水光发现自己竟对他意外的容忍,可这人又实在让人生气。

  但章铮岚又岂是生一下气就能打发掉的人,更何况又是现在这种箭在弦上的时刻,他简直恨不能二话不说绑了她吃了,可终究没敢太雷厉风行,只小口小口地诱着。

  章铮岚的唇从她身上离开,将她抱得近一些,他一直注意着她的表情。此时她的脸有些红,但还不至于神思不清,甚至还看得出明显气恼着,鼻尖上冒着点点细汗。他喜爱地去咬了咬她的鼻尖,水光惊得一跳,他已经手伸向她背脊上抚着,一句句说着亲密话。

  “水光,你想忘记一些事么?欲-望能让彼此得到快乐,忘记很多事情,我想让你快乐,你说好吗?”

  水光眨着眼看他,知道他在胡说八道,却被他撩拨得无法清晰反驳,而那些话又诡秘地句句扣在了心上。

  “你……”

  “我说的话保证每一句都说到做到。”他笑得那么坦诚,手指却毫无预警地滑入她的里衣,轻轻碰触她的裸-背,水光一瑟缩,他还皱眉柔声问:“有点凉是吗?”

  水光气急败坏地推他,“很冷。”

  章铮岚笑了,带着温情,带着歉意,也带着几分步步为营的狡猾,“等一下就热了。”

  她恼怒自己总是让他着了手、步步紧逼,而下一刻水光终于感受到有坚硬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腹部,脑子里一闷,反应过来后连耳朵都烧红了,这個流氓!

  这样的肢体交缠付诸武力都是束手束脚的,水光又被束缚得彻底,抓挠推搡对他没有任何作用,这人没练过武术,但绝对学过跆拳道之流。

  水光嘴里没示软,却有一种兵败如山倒的感觉,看他完全不知廉耻的样子,更是气得哆嗦,“你怎么可以……”

  章铮岚眼眸幽暗,“我可以,因为我爱你。”

  爱你,所以才会对你有那样的贪恋、欲-望,水光不知道该怎么说,脸红心跳,章铮岚的直率一方面也是他等得太久,不管承认与否,他两年前心里藏了個人,无意识地等着她再次出现,连自己都觉得煽情。

  他靠到她的肩膀上,热气呵出,伸手拉着她的一只手按到他的欲-望上,低声求:“你碰碰它……”

  水光脑海里嗡嗡直响,碰到之后才猛然惊觉,而他也像只是一时起意的逗弄,随她脱了手。

  而接下去发生的事,水光犹如处在浑浑噩噩的半昏迷状态,被他带着躺入宽大的沙发中,他笑着拂开她额前的刘海,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直起身跪在她身前脱了衣裤,等水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又压了上去。

  周身都笼罩上了他的气息,水光心慌意乱,要开口说什么,那舌尖已经先轻易顶开了她的牙关,一路扫荡,强烈刺激着那温暖的口腔,吸吮啃噬,水光几乎有些无法喘息,遗漏的声音渐成了呻-吟,这让章铮岚更是心神荡漾,迫不及待地想去占有她,让自己解脱,也让她快乐。

  几乎全-裸的男人张扬着匀称健朗的身形,他拉她的手到自己的腰股处,扶着她的腰坐正了些,章铮岚眉眼带满情意,轻轻舔咬着她的耳廓,“亲爱的,让我来伺候你,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好好享受,恩?”

  水光咬着唇,她不会撒谎,他的亲吻让她有欢愉,但他的手段太卑劣,问是问了,可行为上却从来一点都不含糊,甚至更加得寸进尺。

  “章铮岚……”

  回应的是又一记绵长的吻,然后是点点轻啄,带着暗哑的声音,“我想要你,水光。”这是他第三次说,这一次显然比前两次更贪渴。

  水光慌了,被他带得越走越远,但她却不知道这究竟是对是错?

  章铮岚,章铮岚,现在满脑子都是他。

  她想接受他,可这太快了,只觉得这人可恶可恨!

  而水光的失神只是让章铮岚进一步得了逞,在她身上制造热意,痕迹。水光微张着嘴喘气,奇妙的战栗感让她想要抓住点什么,像一条脱了水的鱼儿。

  章铮岚度了口气给她,哭笑不已地拍了拍她的脸,语气宠溺得都要透出水来,“傻瓜,呼吸都不会了么?”

  水光无力瞪着他,章铮岚笑,手搭在她后脑勺,又是吻又是爱抚,像在享受一道唯一对上他口味的大餐。夜才开始,一步一步诱情勾心,请君入瓮,水光就像砧板上的鱼肉,完全没了后路,连对方的手几时将她的双手禁锢在头顶都没注意,好久之后回神已被褪去不少衣物,水光又恼又羞愤,抬脚要蹬他,可全身都酥软完全提不起劲,只让罪魁祸首抓住了脚环上他的腰身。

  章铮岚轻咬她的唇,“乖,乖,你会快乐的,我想让你快乐……”

  水光身上还有一件长的棉衬衣,遮住一点修长的腿,章铮岚勾着她的底裤褪下来,敏感的水光寒毛都竖起来了,闷闷支吾几声,只想推开他。

  可章铮岚这时怎么可能还停得下来,他也已是满头大汗,手都有些颤,“我爱你,我爱你水光,给我好么?”

  “章铮岚……”水光脑中空白一片,除了叫眼前这個人的名字,她想不到其他。

  章铮岚吃力勾起嘴角,吻了好几下她的身体,“对,我叫章铮岚,是我在抱你,我爱你,只爱你……”

  当章铮岚终于扶着欲望慢慢推入她身体时,水光情不自禁地低叫了出声,指甲嵌入他的皮肤,那痛章铮岚纹风不觉,却不敢再深入,停在半途,煎熬难耐,汗水从肌腱上淌下,落在她的颈间,水光眼中蒙上了一层水汽,勾得人要走火入魔。

  “我慢慢动,好不好?”沙哑的嗓音几乎听不真切。

  水光咬着发白的唇,只希望不要发出那些不似自己的声音,眼里水润一片,章铮岚心疼得要死,可要他不做却还不如真的去死,他一边手摩挲着她的脊背让她放松,一边调整两人的姿势,终于在抱起她一些时趁势深深没入,那刻的圆满险些就让他提前结束了这场渴求已久的性爱,真他妈是要了命了!

  “啊,水光……”

  萧水光觉得全身上下又疼又臊,连骨头都没了力气,嘴里的低吟终于也逸出,刺激着章铮岚的自制力全面瘫痪。

  他把她放妥在沙发上,俯身舌尖钻入水光开启的嘴巴里,纠缠住她的舌一起共舞,身下慢慢地抽动起来,水光全身都泛起了红,双腿挂不住要滑落,他托起她的股部,两人坐起来,换了的这姿势更深入了,他缓了一口气,才由下而上律动着,“乖,扶住我。”

  水光只觉自己像水上的浮草,飘飘荡荡,她本能得抱住了眼前让她安稳的东西,缱绻的交缠,章铮岚爱死了地去啃咬她的裸肩,后颈,他想吃了她,一点一滴都不剩!

  周围的温度越来越高,欢-爱的气息弥漫了整個空间,灯光打在两具如斯契合的身体上,折射出点点亮光。

  章铮岚在最后那一刻吞下了她到达高-潮的呻-吟,也让自己在她体内释放完全。

  作者有话要说:周末愉快~

39、

  许久之后,章铮岚放水光重新躺下,他侧躺在她旁边,拥着她,吻她汗湿的额头,水光闭着眼睛,颤抖地吐息,像是溺了水的人,章铮岚滚烫的掌心磨着她的颈侧,吻从额边亲到下颚,回味刚才极致的余韵。 

  两人都没有说话,章铮岚是显而易见的满足,腻着她不肯动,直到水光说了一句,“我想洗澡。” 

  章铮岚一愣,随后马上撑起身说:“那我去放洗澡水,你等等!”说完咧着嘴亲了她一下就翻身下了沙发,匆匆套上长裤,又拿了一旁贵妃椅上的薄羊绒毛毯盖在她身上,忍不住又亲了亲才离开跑去二楼放水。 

  水光等到听不到脚步声才睁开眼,盯着天花板上的灯看了好久,最后坐起身套好了衣物,起来时有些站不稳,她咬着唇。章铮岚这边刚把水放好,水光推门进来,正弯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45.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