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7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7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只要让她想不了其他……是,他是卑劣,可爱情里谁不曾自私过? 

  章铮岚微笑着帮她把茶杯添满,“知道你口味偏淡,所以点的都是不偏辣不偏甜的,还可以吗?” 

  应该说很可以,水光心里甚至有些奇怪,这几道菜都是她平时偏爱吃的。 

  “……恩。”见他不怎么动,犹豫了下还是问声,“你不吃么?” 

  章铮岚笑了,“我看着你吃就行了。” 

  水光默然。 

  总的来说,初次“约会”的这头一顿饭,如果满分是十分,章铮岚给自己打七分。 

  之后送水光回公司时,他表现得很得体,没不依不饶,只说了声,“上去吧,晚上再联络你。” 

  水光看了他一眼说:“小心开车。” 

  后来几天两人几乎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中午他去找她,到外面吃饭,他总能找到很好的餐馆,晚上就去她住处吃,水光做饭,他就在旁边洗洗弄弄什么的。水光被他弄得有些抓不住重点,可又找不到可争议的地方,虽然实在觉得没必要天天见面,也只能任凭他去。 

  头两天罗智在家都碰见章老大,之后就乖乖地自动规避不再当电灯泡。 

  所以这天下班接到萧水光后,章铮岚便提议,“水光,今天你哥肯定也不在家,要不我们在外面吃晚饭得了,完了再去看场电影,我票都买好了啊。”意思是你不去就白白浪费了,先斩后奏的衍生作风。 

  萧水光习惯性皱眉,章铮岚已经先一步说:“一张票六十块钱哪。” 

  水光隐忍了下,还是说道:“你不是很有钱么?” 

  章铮岚一愕,大笑了好一会说:“你知道,亲爱的,现在娶老婆很费钱的,要有房有车,还要银行里无贷款有存款,说起我的存款,恩,娶老婆应该是够的——” 

  到这里,水光索性闭嘴,懒得理他了。 

  至于那场电影,自然是去了,萧水光觉得被那人闹闹总是会被他牵着走,可又无从去生气。 

  影片选的是当下刚上映的一部爱情片,说起这,当时奉命给章总定票的何兰是感喟不已,“竟然能拉着连看谍战片都兴致缺缺打瞌睡的章BOSS去看爱情文艺片,不得了,真真不得了。” 

  殊不知是章老大硬拉着心上人去看爱情片,买爆米花也是他吵着要的,在人潮不断的前台处,水光实在不想惹人注意,就快速买了一盒拖着他走人。 

  章铮岚笑着握紧了拉住自己的手,“水光……” 

  “恩?”水光下意识回头,询问地看他。章铮岚摇头,笑得很纯粹,“没事。” 

  水光莫名其妙,进到影院里找到位子后,她松手坐下,身后的人嘀咕了句,“这电影院也太小了。” 

 

  萧水光并不理他这些莫须有的问题,章铮岚坐到她旁边,靠过来说:“水光,我渴。” 

  水光侧头瞪他,这人事情还真多,从自己包里拿出矿泉水,她是习惯身上放瓶水的。 

  章铮岚笑着接过,拧开盖头喝了两口,还回去时说了声“甜的”。 

  影院里灯光已经调暗,所以萧水光脸上因他那声暧昧的“甜的”而升起的尴尬燥意并没有让对方看到,水光暗暗咬牙,再理他就是猪! 

  待续。 

 

   

-------------------------------------------------------------------------------- 

作者有话要说: 

发個跟好友末末的小聊~ 

末15:30:23  

“他只要让她未来身边只有他,只要让她想不了其他,是,他是卑劣,可爱情里谁不曾自私过?” 这段后面卑劣前的那点,会不会太不卑劣了点? 

Celine(顾西爵)15:31:59  

"他只要让她未来身边只有他,只要让她想不了其他。”= =!个人觉着这已经很卑鄙了,他想控制她交友和思想活动。。。 

末15:33:23  

啊,卑鄙! 

“……” 

第十章 一生一世一個人33、

       他们看的那部电影叫《约定》,讲的是一对恋人在年少时海誓山盟,却在成年后因为学业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原因阴差阳错的一直分开,中间两人在一家咖啡馆相遇,短暂的甜蜜时光,到头来却是男主角为事业而与她分了手,最终娶了富家小姐,也顺利当上了那家企业的接班人。 

  再后来,女主角住了院,那是她从小就有的病,遗传自她母亲,而她的母亲未活过三十五岁,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病,永远过不了正常的人生活,自然,也包括爱情。 

  所以她告诉自己,他不要她,很正常,没什么好伤心的,不要哭,不必哭。 

  她在医院里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时,医生告诉她已经有人垫付了她全部的治疗费用。她问了是谁?因为年迈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钱,而且她也没让父亲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到需要住院。医生的回答是对方是匿名的,所以不得而知。 

  女主最后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回忆年少的时光,有意识的无意识的,画面一幅幅回放。 

  他说会保护她,说会陪着她走,甚至说要赚钱来治好她的病……到头来原来那些承诺都不过是年少时的谎言。 

  而那时候,男主角正对那富家小姐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会去看她……我只要很多的钱,足够多的钱。” 

  水光看到这里只觉得好笑,自以为是的伟大,真自私是不是?她静静望着前面的银幕,不知何时好笑的湿了眼眶,眼泪滑落脸颊都没有察觉,她就这么愣愣看着那场戏演下去。 

  章铮岚起先就只知道这是部爱情片,不清楚里面的剧情,他在昏暗的光线里看着她落泪,如果知道这会让她哭,他想他不会带她来看这部电影,至少不是现在。沉默了一会,他倾身下来,小心地尽量不去挡住她看着前方的视线,吻了吻她的唇,水光神思不在,所以并没有被那似有若无的亲吻所惊动。 

  章铮岚用舌尖舔去她唇上的湿意,一点一点地加深吻,水光微微颤抖了下,但她的思绪还是朦朦胧胧,不甚明朗。章铮岚伸手到她的背脊上摩挲,他的舌头已探入她微张的唇内,碰到她的舌尖,浅浅柔柔地品尝,水光“唔”了声,不由自主地颦眉,神思清明时,那声要叫出的声响就被闷进了口中,章铮岚拥紧了一些放在她身后的手,水光无从推搡,恼羞地就去咬他的舌,章铮岚吃了痛,只是闷闷笑了下,退出来又重新吻上去。他之前只是想逗逗她,现在逗回来了,可又发现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做,太容易上瘾。 

  直到水光终于把身前的人气急败坏地推开,喘息不稳,而之前放在她腿上的那盒爆米花也都已洒落在了地上,“你够了。”就算再气恼,水光的声音也不会很大,但听得出里面有些火气。 

  他们坐在靠边偏后的位子,旁边一圈没多少人,再加上环境又暗,所以这边的暗涌并没有让人注意到。 

  “好像……不怎么够。”章铮岚脸上带着笑,再次无赖地欺近,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唇已经严严实实覆盖上来,下一秒舌头强势得伸进她口腔内索取。 

  这次的吻比之前面要激烈得多,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双手又被他先行用单手牢牢抓住,单比力气她连他一半都不到,水光无计可施,恨死了,却也只能被他予求予取,气息交融、轻喘交缠,之前的悲伤情绪已经消失殆尽,脑子里混沌一片,那种太过亲密的相濡以沫弄得她心慌意乱! 

  好一会之后章铮岚退开一些,勾着嘴角将头靠在她肩胛处,像是克制什么,低哑地说了句,“糟了。” 

  萧水光格开他,用力抹了下嘴唇,在跳动的光线中瞪视着他。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眼中仿若沾了水,唇更是被吻得红艳,章铮岚有一种溃不成军的无力感,身体这么轻易就有反应了,自己都觉得孬。 

  空气中漂浮着不安定的因子,水光闭了一会眼睛就要站起身,章铮岚抓住她,语气可怜,“别走,再等会。” 

  水光被他拽着想起都起不来,他过热的呼吸甚至近的就在耳旁,她恼红着脸,“你先放开!” 

  “不放,我这回亲了你两次,放了你肯定就走了。”他老大倒很有自知之明。 

  水光几乎要被气笑了,“你怎么能那么——” 

  “说话口无遮拦,行为不知检点是吧?”某人很配合地自我批判,然后试探性地松开了手,“不生气了?” 

  水光不答,缩回手抓住自己的包,但也没走。章铮岚当即神情放轻松不少,但马上就愁肠百结了,他想,男人的欲望真是不看场合,不过看人倒完全对了,以前是从来没有过这些经历,现在对着萧水光简直是随时随地发情,章铮岚咬了咬唇,心想忍忍应该就过去了。 

  而萧水光的心思也早不在前方那部电影上了,她又沉浸在一种束手无策的状态里。水光是一個很简单的人,她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不想做的就不去做,包括喜欢人也是。可对章铮岚她是拐了好几道弯的,她的出发点不光明,每次面对他时的心情也很矛盾,她想接受他,试着接受他,可她脑海里总有一道身影挥之不去,很模糊,但让她总想哭。 

  “章铮岚……” 

  章铮岚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侧头看到水光正看着他呢,虽然心里杂七杂八的欲念已经压下,可毕竟有点做贼心虚,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才说:“怎么了?” 

  “你会爱我多久?” 水光这句话说得很轻很轻,好像风一吹就能被吹散。 

  章铮岚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回神后,做了记深呼吸说:“当我的爱成为你的幸福,到我们老去。” 

  那刻屏幕上刚放到女主角病逝,男主角在病床前落泪,背景音乐渲染着那份忧伤和绝望。 

  “一辈子么?”水光的声音里透着股深深的迷茫,“一辈子有多长?” 

  章铮岚握起她的手腕放到自己唇边轻吻,“在我心里一辈子就是一生一世一個人,你说呢?” 

  水光没有说话,章铮岚也并不期望她说什么,他只要她听,她能听进去,能感受到他的想法那就已是很好的开端了,其他来日方长。 

  章铮岚浅笑,抬起另一只手用袖角帮她拭了下脸上的泪痕,“你这人年纪比我小,想的却多,又难沟通,还真是我遇到过最难对付的。”刚说完章铮岚就觉得这话说错了,他想表达的是她总是让他没辙,让他六神无主,可那意思出来貌似成了自己搞定过很多女人。 

  “哎,我是说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你一個了!萧水光,我说真的,反正我把话放这里了!”前面那一句还带点深情款款,后一句就有那么点像狗急了撂话了。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坐得相对较近的几個人看了过来。 

  水光表情没有大波动,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只是走了神思。 

  章铮岚劲头上来了,就有点打蛇上棍了,“水光,你好歹说点什么吧?我怎么说都乖乖回答了你的问题,又友情,不对,又爱情奉送了两句话。你不想跟我一唱一合,‘恩’一声也可以啊。” 

  水光淡淡皱眉说:“你别吵,我在想。” 

  章铮岚闭嘴了,笑着拽着她的手在座位下牵着,看向屏幕,没一会问:“想好了么?” 

  好久之后章铮岚听到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回家吧。” 

  此时的电影已接近尾声,男主角出了车祸,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34、

 回去的时候水光显得很安静,章铮岚也难得本分开车,他在想事情,之前水光说回家,是回她家还是他家?这是個问题。 

  “要不要去我那喝杯茶?” 

  水光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窗外。 

  被秒了的章老大在下一個路口默默转了方向盘,朝她的住处驶去。 

  水光只是在坐车时不太想说话,习惯使然,小时候爸妈带她出去,或者学校组织去春游秋游什么的,她就是一路看窗外的风景。于景琴经常说她骨子里是有点文艺细胞的,只可惜从小走了条武道,不过倒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反倒更多了吸引人的味道。 

  在到目的地时,刚才一直望着窗外的萧水光回过头来,轻声说:“我能问你個事吗?” 

  章铮岚一愣,“你说!” 

  “你为什么要学计算机专业?大学的时候。” 

  章铮岚眨了眨眼,“怎么,突然对我的事感兴趣了?”然后言无不尽道,“这专业挺有挑战性的,你知道我们那时候,高中,九几年的时候,对IT那概念都还很生疏,我刚接触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算得上是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所以——” 

  水光看着他,得出一個结论,“你这人做事全凭一时兴起。” 

  “哎不能这么说啊萧水光小同志。”章铮岚笑得很温柔,轻轻撩了撩她的短刘海,“我每件事都是做到最圆满了,已经没后路可走了才收手的,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水光抚开他的手,叹了声,“你就不能正经说话?” 

  章铮岚微笑了一下,“没办法,对着你我总想碰碰你。”这话里有话,意味深长着呢,水光下意识就瞪过去一眼,抿了抿嘴说:“我上去了。” 

  章铮岚抓住她,“哎,我错了,我错了。”但这次某人未能得逞,水光轻松地反手挣开了。前者倒没有太惊讶,他笑着“喂”了声,“好歹给我这车夫……男友一個告别吻吧?” 

  水光身子顿了下,等她下了车,回身甩上了门说:“你不是已经吻过了。”然后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走了。 

  章铮岚单手撑着副驾驶座的窗框子,望着那道姣好背影,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情不自禁喊过去一句,“萧水光,我爱你,明天见!等你明天的吻啊!” 

  水光脚下步子停住,脸上有些红,恼的,暗暗咬牙,“我真是猪。” 

   

  猪水光回到租房里,罗智已经回来了,一看到她就问:“怎么脸红兮兮的?”水光一声不吭回了房,碰上了门,罗智抓后脑勺,“哇靠,这脾气……好几年没起过了吧?” 

  水光小时候被夸文静有之,知书达理有之,但老实说小脾气也不少的,所以那时候景岚就常说,不发脾气的时候光儿最乖,发脾气了这丫头就是最难安抚的。 

  水光一进房间就趴床上了,闷了一会儿,手在移动时不小心碰到了枕头下方的一张纸,脸上的温度渐渐退了下去。 

  “于景岚……” 

  

  她竟然是那谁谁谁的女朋友啊?这句话是水光第二天去公司,有意无意间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她”指的就是萧水光本人,那谁谁谁自然是那据说很有钱,IT界没多少人不知道的,很有名望,极其有头脑的章铮岚章总。 

  萧水光对着电脑纹风不动地做事,直到桌上手机响起,上面显示的名字让她微一皱眉,但还是接了。 

  那头的声音带着笑,“在干吗?” 

  “接你的电话。” 

  章老大朗笑出声,语气里带着淡淡的宠溺,“亲爱的,今天可能见不了面了,要去趟省外,要明早回来。” 

  水光轻描淡写地“恩”了声。 

  章铮岚有点受伤,“你就不安慰安慰我?” 

  “……安慰一下你,我是不是可以挂电话了?” 

  “当然不行!”章铮岚大笑,然后涎皮涎脸地跟水光扯了好些会才依依惜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老大是要去赴义了,水光也挺无语,特别是在收线前的他那一句“你等我啊”让她忍不住笑了下,自然是颇无奈的笑。 

  章铮岚回到车上,之前趴车窗口看老板打电话的阮旗就好奇地问了,“头儿,谁啊,打通电话都能让您笑成这样?” 

  “想知道?” 

  “想,想!” 

  章总把外套丢在了椅背上,闲闲靠着,“把一個那么简单的案子搞成那样要我出马,还有心思去打探我的私事?” 

  阮旗默默垂首,愧不可当。后座的大国笑着给章铮岚递了支烟,后者摇了摇手,“在戒烟。” 

  大国和阮旗同时惊异地“啊?”了声,还是大国先开了口,“好端端干嘛想戒烟了?” 

  章铮岚耸耸肩,“让自己少一個被拒绝的理由。” 

  车上的另两個人更是目瞪口呆了,刚发动车子的阮旗差点猛踩了油门!章老大这次难得好心解释,“你看,要是我喜欢上個女的,她要是说我讨厌吸烟的男人——” 

  “靠!”阮旗笑出来,“头儿,你耍我们啊?” 

  章铮岚笑而不语,径自低头玩手机了,阮旗刚好瞥眼看到那触摸屏上打出的一行字:亲爱的,我不在记得吃饭。阮旗哪里见过老大这样“居家”过啊,脑子里闪电般闪过一個念头:不会真如他们八卦般头儿打算上演一套闪婚生子的戏码了吧? 

  “老板,你真有女朋友了?” 

  章铮岚没抬头,只微微扬眉,“你们不是连我儿子满月都知道了么?” 

  “靠!”阮旗笑喷。 

  水光收到那条短信,只摇了摇头,心里倒嘀咕了句,“你不在我反而吃得要多。” 

  这整一天萧水光都很忙,隔天是周末,她想把手头现有的工作都做完,所以晚上将近六点才回到小区里,而在自己住处楼下却还碰到了二楼的那对夫妻在吵架,旁边三三两两的人在围观,水光想从花坛另一边绕到楼里去,却看到那丈夫动起了手来,女人的哭声更怆地呼天,水光见不得男的打女的,心里还有点犹豫人已经上去抓住了那男的又要挥下来的手。 

  后来萧水光再次无比懊悔自己的行动快于思想的“见义勇为”。当时那男的恼羞成怒,推开她就要去跟那女的撕扯,口上骂得更是难听不已,还说要去家里拿刀杀人,有人报了警,警察来的时候水光刚把人制服住,她把人交给警员,那气喘吁吁的男人还在红了眼骂,也骂水光多管闲事,说自己打老婆怎么了?!说自己就算杀了她TMD外人也管不着! 

  水光面无表情,刚想走,却被那名警员拦下,对方道:“不好意思,这位女同志,能不能麻烦你跟我们去局里简单地做個笔录?” 

  此刻水光坐在警察局里,问她问题的是一名小女警,水光慢慢转着手上的杯子回答,但基本都是不清楚,她只是淌了趟浑水的局外人,而那两名一路闹腾过来的当事人不知道被关在了哪里? 

  那小女警笑说:“听说是你制住了那男的,你身手很好啊?” 

  水光笑了笑,她有点累,这时她前面的小女警站起身,朝她身后喊了声,“梁队!” 

  “你去吃晚饭吧,这里我来。” 

  “梁队,那怎么好意思……其实马上就好了。”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43.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