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5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6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至于老邵亦是惊叹过来的,但缓过来后也知道要好好招呼章总,如今又多了一层不得了的关系,他们新公司的未来可以预见是如日方升了! 

   

  吃完饭,时间尚早,口沫横飞还说在兴头上的老邵提议打牌。罗智大哥在公司里忙里偷闲也常跟老邵他们玩两把来放松,而一顿饭后“儿女情长”的那条筋也粗了,便道:“行啊!” 

  章老大无不可地点了下头,不过他先体贴地帮水光收了碗筷,另两人去找牌时,他弯腰,白净修长的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轻声问:“想什么呢?” 

  水光在想今天发生的这一切,那么突兀又顺理成章,当她看到靠近的那英俊脸庞,心头不知怎么的一动,偏开头说:“没什么。” 

  章铮岚眼眸微闪,“我还以为你在想我。” 

  他说得不响,但足以让萧水光听到,她回眸微微地瞪他一眼,后者举手,“OK,好好说话。” 

  章铮岚看着抹完桌子走入厨房的人,内敛的眼里满是心满意足。 

  真的,只要她走一步,就足够了。 

   

  后来罗智从他的拖箱里翻出了两幅扑克,三個大男人就移驾到客厅里打斗地主了,章铮岚没玩过,但罗智讲了一遍规则,他就说:“行,发牌吧。” 

  老邵征询:“章总,要赌点钱不?小赌怡情。” 

  罗智附和说:“可以,不过老邵啊,输了可别赖账啊,你上次那五十块还没还我呢。” 

  章铮岚无所谓,他之前想去帮忙洗碗的,结果被赶了出来,水光很无奈,“你就不能不跟着我?” 

  某人笑吟吟地被“赶”出来后,就听到老邵叫了他,“来来章总,打牌打牌!” 

  两副牌下来,章铮岚已经摸透了其中门道,打得是越来越顺,老邵疑惑,“章总,你真的是第一次玩斗地主?” 

  章铮岚接过老邵递过来的烟,夹在指间,对方要给他点着,他摆了摆手。 

  老邵不解,但也缩回了拿打火机的手,只听章铮岚说:“最近在戒烟。”就是手还是有点痒,所以玩着过过瘾,他打出一副炸,手上还剩一张,说,“你们应该没比这大的牌了,给钱吧。” 

  罗智连连摇头,“我这么好的牌都关在里面了。”从裤袋里掏钱,结果只剩下几個硬币了,刚起身要去房里拿钱夹,看到从厨房走出来的水光,下意识喊了声,“光儿,借哥点钱!” 

   

  水光听到他们在赌钱,轻轻皱了皱眉,但还是去那餐椅上的包里拿了钱过来,要给在洗牌的罗智,后者忙着就努了努嘴说:“十块啊,给章总。” 

  水光拿出十块递给章铮岚,章老大一直看着她,此时抬手接过钱,轻笑道:“谢谢。”暖和干燥的手指似有若无地碰触到了下她有些凉的手,水光缩了缩,不自觉瞪了他一眼。 

  章铮岚的笑容更大了,他想他怎么就这么喜爱她呢?

第九章 我爱你就够了29 、

作者有话要说: 

风景速度很坑爹我承认~~~~(>_<)~~~~总之久等了 

-------------------------------------------------------------------------------- 

 

  章铮岚的笑容更大了,他想他怎么就这么喜爱她呢? 

  

  那天在萧水光的租房里,三個大男人打牌打到了八九点钟多才散场。章铮岚中途接了几通电话,都是上来“章总啊在哪逍遥呢,要不要出来喝酒”之类的。章铮岚第一通接到这种电话时,当即就看了眼给他们端了茶上来的萧水光。水光从小父亲对她的家教就甚严,所以此时就算三個大男人又是抽烟又是打牌,她也会礼节地端上茶。章铮岚接过那杯茶,笑容明显的又道了声“谢谢”,等她走开,才不动声色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没空,行了挂了。” 

  “嘿老同学,在忙什么呢?这种时辰不会早早就窝家里了吧?” 

  章铮岚抽了一张牌扔出去,淡笑道:“周建明,有话就快说。” 

  对方乐了,“不是说出来一起喝杯酒吗?” 

  章老大面不改色说:“三更半夜喝什么酒?没事早点回家吧。” 

  对面顿了顿,“你是章铮岚吗?!” 

  章铮岚笑道:“行了行了,忙着呢,没事挂了。” 

 

  被掐了线的那一头,周建明看着手机半响,回头惊讶地对江裕如表示,“岚哥让我们早点回家呢——这平时最能呼朋唤友的主儿!” 

  江裕如喝了口啤酒说:“估不准是在谈恋爱了吧?” 

  旁边有人笑道:“大学那会儿,我们寝室里,岚哥最常说的话就是‘谈恋爱就是浪费时间’,江姐不是说你浪费时间哈,是岚哥太绝情!他那时候还说‘弱水三千 ,我只取一瓢’呢,完了女朋友换得比谁还勤。所以,岚哥这种人物不可能是在谈什么恋爱,八成是懒得出来应付咱而已。” 

  江裕如似乎非常不以为然,“如果你们见过他——算了算了,一群大老粗说了你们也不懂。” 

  众人表示江小姐性别歧视! 

  江裕如“呵”了声,“还别说,我比你们还好奇呢,究竟是怎么样的女人能把章铮岚给收了?” 

  

  而一向是从心所欲,无所顾忌的章铮岚,在接到了三通类似的这种电话后,索性把手机关了。 

  而此时水光刚进房间里去,章铮岚收回心神回到牌局上,罗智打出一张牌,回头望了眼关上的房门,然后又看了看对面从容的章铮岚,方才犹犹豫豫地问:“章总,您跟我妹……是认真的吗?”其实罗智想说的是你跟我妹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一起的?这太突然了!是认真的还只是在跟他们开玩笑?毕竟之前完全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想到这里,罗智突然回忆起在这楼的楼道里遇到过章总的那一次,脑子里刹那间闪过些什么,惊讶过后倒是有一些说不清的尴尬情绪冒上来,差点出错了牌。 

  章铮岚脸上不见一丝波澜,他笑笑说:“小罗,当你真正爱一個人的时候不是认不认真那么简单了。”他是沉迷了吧?不知道,反正是心神都被牵着走了。 

  罗智其实也不大好意思去探究更多,毕竟感情是個过于敏感的话题,即使其中一個是他的妹妹,他的青梅竹马。他心里想,如果水光能够喜欢上别人那是只好不坏的事情。 

  罗智笑着出牌,“章总,您今儿赢了不少了,改天得请吃饭哪?” 

  章铮岚很大方,“行啊。” 

  老邵放了牌,呵呵笑道:“那我输得也心里舒坦多了!” 

 

  水光在房间里翻了会书,听着外面的交谈声,有些轻微的不适从。好几年了周围没这么热闹过,也没有因为有某個人在家里而觉得不知如何应对? 

  而后来水光拿了衣服去浴室时,却正好就碰上了某個人,他刚洗完手,抽了纸巾边擦手边转身出来,水光捧着睡衣停下脚步,章铮岚对上她愣了下,然后笑着说:“洗澡了?” 

  水光“恩”了声,“你好了么?”他站在门口不动。 

  “哦,好了。”章铮岚微笑着抹抹脸,经过她时,轻抓住了她的手腕,侧头说,“再拿件外套进去吧,等下出来的时候披上。”完了又补了句,“免得着凉。”。22fb0cee7e1f3bde5829 

  水光敛眉,她手上的睡衣裤已经是很厚实的冬款了。 

  

  当然萧水光并没有再折去拿了外套进浴室,不过她出来时,那边牌局已经结束,而罗智大哥的合伙人老邵也不知何时已离开了。 

  章铮岚靠着餐桌在喝茶,罗智窝厨房里,估计又是饿了在煮宵夜。 

  一时间空间里只剩两人,水光两鬓的头发因洗澡沾湿了,粘着脸,她不自在地想去拨一下,章铮岚放下茶杯走近,接了她手上的毛巾,“怎么洗澡不带浴帽的?”他帮她拭去发尾的水,眼神说不出包含了多少沉敛的又显而易见的情绪。 

  水光撇开头说:“我自己来吧。” 

  章铮岚很配合地把毛巾递还给了她,说:“那等一下你要送我下去。” 

  这条件提得太牵强,不过水光还没来得及开口,章铮岚已经俯身过来低声说:“否则我就在这里kiss you goodbye,我先申明我很乐意选后者的。” 

  他这话说得太义正词严,水光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应了,章铮岚见她沉默,笑着就要吻上来,水光一惊,退后一步说:“你别闹。” 

  这三個微带责骂的字让他心旌摇拽,眉眼都带情意,“那你要送我下去。” 

  这人在她面前就是活脱脱一无赖,死乞白赖的,水光瓮声瓮气,“你不认识路吗?” 

  “不认识。”他注视着萧水光,慢慢微笑起来,“好了,逗你的,别慌了。”他伸手撩开了她眼前的几丝短刘海,水光从来就不太喜欢跟人肢体接触,可能是从小练武养成的习惯,可面对眼前这人总是会失了准,她尽量无动于衷地忽略这些亲密。 

  可章铮岚呢?只做这些细枝末节已属竭尽全力在克制了,他多想更充实地去拥抱她,去吻她,他甚至还有些怀疑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否是真实的?而不是他的梦境。 

  然后章铮岚生平头一次很弱智地问了一個问题,他说:“水光,我们真是那种关系了吗?” 

  萧水光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后者神情极其无辜,“你看,我在你家呆了那么久你都没理我,我多无助。” 

  “你不是跟他们打牌打得很开心。”水光实话实说。 

  章铮岚的声音虽然听不出什么异样,但神态显然是开怀的,他拿了外套拉住她的手往门口走。 

  水光看了眼厨房,那边已无声响,但也没见罗智出来。 

  “你做什么?” 

  章铮岚很好脾气地转头劝诱,“就送到门口好不好?我想跟你说几句话,就几句。” 

  虽然是问句,但手却是抓得那么紧,就怕她不乐意。水光想再说什么,但最终没开口,任他拉着到了门口。 

  章铮岚要把外套披她身上,后者推开他的手说:“不用了。”后又加了句,“我不冷。” 

  他笑得很明朗,“萧水光,我今天晚上可能会睡不着,怎么办?” 

  “……” 

   

  此时在厨房里的罗智大哥,他其实犹豫了好久要不要出去,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窝着了,之前章总直接收了牌对老邵说:“今天就到这里吧,下次请你们出来吃饭再来玩几把。” 

  老邵多会看眼色的一老江湖,马上起身伸了懒腰,看了手表说:“噢哟,这么晚了,我差不多要走了,明儿还得起早上工呢。” 

  之后罗智送老邵出去时,后者拍了拍他肩膀,“小罗,资产上亿的妹夫啊,压力大不?” 

  罗智笑骂,“我有什么好压力大的?” 

  确实,在这场“关系”中,压力最大的应该是那资产上亿的章总了。 

  

  章铮岚站在那里,笑着看了水光一会儿,“明天中午我去你公司找你吃饭?” 

  水光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 

  章铮岚一顿,接着一笑,“萧水光。”他上前来抱了抱她,怀中的人微微绷紧,章铮岚的手掌心安抚她的背,他的脸靠在她的颈侧,轻声述说:“……我爱你就够了。” 

  水光一僵,依旧没有回音。章铮岚最后放开她,笑容不变,很绅士地说:“那我走了啊,你早点休息。” 

  水光看着那道背影消失在二楼楼梯口,过了好久才返身回屋。 

  我爱你就够了? 

  明明知道,为何还愿意陪她演这场戏? 

  那一刻楼下那辆SUV车里的男人,他抬头看着那三楼亮着灯火的窗户,终于点了支烟,慢慢吸了一口,吐出来,在烟雾袅袅间,他淡淡道:“萧水光,我爱你就够了……无论你是否认真。” 

30、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忙的基本已经没有个人自由支配时间了,总之,速度尽力而为,对一直等着风景的姑娘真的是不好意思,总之总之看文愉快~ 

-------------------------------------------------------------------------------- 

 

  章铮岚抽完烟,最后开车走了。 

  水光睡觉前收到一条短信,很简单的两個字,晚安,号码是眼熟的末尾四個五,水光窝在被子里,对着那发出幽幽光线的手机屏幕,最终存了名字,章铮岚。 

  而章老大这边到家时,在家门口见到了江裕如,对方坐在大门前的台阶上,手上拿着一罐啤酒,另一只手上还夹着一支烟。 

  章铮岚走上去将人扶起说:“怎么找我都不事先跟我打通电话的?等很久了?” 

  江裕如抖了抖手脚说:“没多久,刚跟建明他们散伙,不想回家,就来看看你这旧情人了,顺道么——”裕如说着往他后面那辆车里望了望,“来看看你的现任情人,怎么,没带回来哪?” 

  章铮岚笑笑敷衍,“乱说什么?” 

  江裕如靠在他肩膀上,“章总,你有必要这么保密吗这回儿?你以前交女朋友不是第二天就带出来跟我们喝酒?” 

  “江裕如,你是不是喝醉了?”章铮岚笑着接了她手上的啤酒,扶正她,拿钥匙开门。 

  江裕如看着这個高大男人的侧影,这理智到近乎冷酷的男人会爱上什么样的女人?她心中有些复杂。 

  章铮岚将人扶进屋里,这时身边的人好像是清醒点了,裕如摆摆手站直身说:“我没事。哎,章铮岚,你家我有好几年没来了吧?”  

  章铮岚将钥匙扔进门口柜子上的器皿里,啤酒也顺手放在了一旁,一边脱外套一边朝里走,笑说:“给你倒茶,你随意。” 

  江裕如慢腾腾跟进来,左看右看,“典型的样品屋啊。章总,普洱茶谢谢。” 

  刚进厨房的人喊出来一句,“没有,绿茶吧。” 

  “啧,你是这么招待客人的吗章老板?”江裕如跟过去。章铮岚灌了一壶水正在烧,他转向门口的人说:“真没,要不将就下喝纯净水?” 

  江裕如玩着手里那根燃着的女士香烟,半晌开口,“铮岚,我想结婚了。”后者一听,低声笑道:“那是好事啊,谁那么幸运让你这文武全才的大美女给青睐了?” 

  恍惚之间,江裕如竟有种说不清的失落,她以前跟章铮岚在一起是因为觉得彼此“合适”。合适这概念在现代人的观念里就是条件、学识相当,有共同的话题,外貌相匹配也就差不多了,而往往就忘了感情,这种最原始最纯粹的东西。 

  江裕如说不清她对章铮岚到底是怀有什么样的感情?在她那段困难,迷茫没有方向的时期是他帮了她,他说情伤这玩意儿时间久了自然会自愈的,再不来你找個人靠靠,找份精神支持,也当是分散注意力。他可以大度地当那個人。他那时候确实帮了她很多忙。她以前跟章铮岚不熟时,一直觉得他这人轻浮且高傲,他成名较早,之后也是一路凯歌,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小时候被称为天才儿童,再大点就是天才少年,完了进大学就是资优生,整一精英成长史,大学那会多少名师想收他为弟子升研升博,可他却又跌破众人眼镜的读研读一半肄业去创业了,结局也是没有意外的名利双收。他一开始就站在高处,从没掉下来过,高傲恣意情有可原。可事实上呢?江裕如后来与他熟后发现章铮岚的高傲和轻浮都是出于性情的懒散,他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很少,大多时候都是在应付,应付人应付事,也应付自己。当然,江裕如不敢保证她有多了解章铮岚,只不过她知道,章铮岚很聪明。而当一個人聪明到一定境界时,他表现出来的永远都不是他内里真正的东西,比如笑容,比如感情。 

  他对她的感情,没有男女之情。即使他从始至终很体贴。 

  江裕如接过那杯茶,微微笑了笑,“章铮岚,我原本是想如果你有一点迟疑,我就来一回倒追,现在看来是没有一丝希望了。” 

  章铮岚表情并不太意外,温和道:“怎么?打算移情别恋了?我可告诉你我很花心的。” 

  

  江裕如优雅地转身,朝客厅沙发边走去。章铮岚尾随其后,不忘问了句最近如何? 

  “好。没工作没对象的,你说好不好?” 

  “我们第一学府出来的江大才女还怕找不到工作,找不到对象?”章铮岚随意地落座在江裕如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空调遥控器开了暖气。他的五指骨骼修长,又天生属皮肤白净,所以整只手看上去特别漂亮。他整個人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没有一丝约束。 

  这就是章铮岚,自我而随性。而这样的人爱上的人又是怎么样的? 

  江裕如转着手中的茶杯,“铮岚,如果我提早两年放弃那份感情,来喜欢你,你会不会——” 

  “江小姐,这玩笑可不好笑了啊。”章铮岚笑着打断她,“爱一個人的感觉很踏实很安定,不是二选一,也没有如果。”说到这里他停了停,语气变得有点低柔,“更不是将就和替代。”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直到江裕如感慨说:“这么感性的话竟然有一天能从你章铮岚的口中听到,太难得了!” 

  章铮岚知道她恢复了之前的明朗,也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开了几句玩笑。后来江裕如想起什么说:“对了,章总,忘了跟你说声‘生日快乐’。不过礼物是没的,而原本想扑你脸上的蛋糕呢也在酒吧里被我们吃光了。” 

  章铮岚笑了一下,很短暂,但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他说:“谢谢,我今年已经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了。” 

  江裕如那时那刻才真的肯定章铮岚心里有了人。 

   

  之后裕如没呆多久就走了,章铮岚原本要送,前者笑道:“行了,我自己开车来了,再者也没有深更半夜让寿星送的道理?” 

  章铮岚确认了她统共只喝了四五罐啤酒后才放心放行。他帮她关上车门后,拍了拍车顶说:“小心开车。” 

  路灯下,章铮岚一手插在裤子袋里,姿态闲适从容。江裕如收回视线,笑着摆了摆手,发动了车子。 

  章铮岚看着那辆红色现代开走,才转过身,他开了手机,未读信息、未接来电噼里啪啦涌进来,不出意外都是约他喝酒庆生的,章铮岚略过了,他一边按到写信息的栏里,一边不紧不慢往家门口走。 

  在手机上,他原本打了“睡了吗?”可想想觉得太俗套,就删去打上“我到家了。”又一想这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独立?又删去重新打“快十点了,你早点休息。”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41.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