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4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5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实以告,“现在还说不上来,要做过去看,应该能适应的。”对方笑道:“以你的文凭到我们公司是大材小用了。” 

  水光诚实说:“你们录用我,我也很感激。” 

  饭吃到尾声时有人过来跟萧水光打了声招呼“好巧”。水光抬起头,看到站在她们桌边的正是跟她有过几面之缘的那位警察。水光并不奇怪在公众场合遇到认识的人,她奇怪的是这人竟会上来跟她打招呼。 

  那人朝水光旁边的女士点了下头,才回过来跟她说:“你能跟我过来一下吗?”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诚恳的,还带着一点央求,水光看到他眼中有着焦急,但她还是问了声,“有什么事吗?” 

  对方微敛眉,才低低道:“请帮我一個忙。” 

  水光这时候也发现,在他身后离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坐着的两位长者和一個打扮前卫的女人都看着她这方向。 

  (以下补全26) 

  那一刻水光也有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第一反应是想要拒绝的,她犯不着趟这种浑水,也没有理由。可那人却在她开口前先一步拉住了她的手,神情恳切,“拜托你。”水光被他拉着起来,刚要走,她轻巧地挣脱了,男人讶异地回头看她。 

  水光站在那里,她闭了闭眼睛说:“抱歉,我帮不了你的忙。” 

  面前的那人穿着考究,眉宇间总有股化不开的忧郁气质,此刻则更甚,他最后自嘲地笑了笑,退后一步说:“是我唐突了。” 

  在他转身时,水光不知怎么,突然说了一句,“如果你喜欢的人还活着,那就去找她吧。至少,你还有地方能找她。” 

  那道背影僵了僵,他没有回身,“她……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说完不再多留一秒就走了。 

  水光看着男人回到那三個人在的桌位,他没有坐下,好像跟他们说了两句话,随后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去。水光与那桌上的年轻女人视线对视上,对方朝她笑笑。 

  水光下意识颔了颔首,然后她不再看那边,本来,那些人与事也都与她无关。她回头时,对面的主任倒是好奇地问了声:“刚那小伙子是你的朋友吧?” 

  水光平淡道:“不,不是。” 

   

  吃完饭水光跟女主任平摊结账时,她注意到那边的人都已经走了。而她放在桌上的手机也在此刻响了一下,一条信息。 

  “你吃完饭了吗?” 

  萧水光这次踟蹰了一会,回复了过去,“刚吃好。” 

   

  章铮岚正跟公司里的员工开会开到尾声,手上握着电话……他刚发信息出去,其实并没有抱希望,正当他打算把手机收进袋里时,信息的提示声响了一声,他立刻按了确定键查看,屏幕上简单的三個字让他嘴角慢慢地扬起。 

  章铮岚抬了抬手制止在说总结的大国,“差不多了。”然后说:“午餐想去哪里吃?随意,我埋单。” 

  会议室里的人雀跃不已,纷纷欢呼,“头儿,今天嘛事儿又请客啊?!” 

  “心情好。”章铮岚轻描淡写道,然后起身,资料夹一合,扔给旁边的阮旗,帅气离场。 

 

27、

  章铮岚那天一到点,就衣冠整整,风度翩翩地走人了。  “是谁说的?头儿认真起来还真是帅得不是人!”众人看着那风衣一角一個潇洒的弧度消失在大门口,又一致感慨,“不过,公司老大第一個下班,真是人心不古,江流日下啊。” 

   

  章老大这边,原本是想三四点钟就走人的,后一想觉得太不矜持了,所以耐着性子等到了五点,那最后几分钟简直是看着钟表过的,那個心焦啊。他后来自己想想都觉得脸上有温度,完全就跟刚懂爱的毛头小子一個样。 

  章铮岚从停车场倒出车,他看到后视镜里自己嘴边那笑意,不由伸手拍了拍脸,“章铮岚,沉稳点,沉稳点。” 

  结果就这一刻不休得地赶过去,到那办公楼下,下车跟楼下保安说及要去第几楼的某某公司时被告之,这公司的人刚都下班了。 

  章铮岚当即“靠”了一声。保安脸色一凝,正想说:什么态度呢?章老大已经着急问道:“你们这最近的公车站点在哪里?”来之前他想过要打电话,可又担心她觉得烦扰,所以忍住了没打,也想给对方個小惊喜,虽然他知道在她看来大概既没惊也不会喜,结果没想到扑了個空,当下就手忙脚乱了。 

  保安对一看就卓尔不群的人其实也没胆子凶起来,而对方那样子也应该是真有要紧事的,所以他抬了抬下巴说:“这出去右拐,走五十来米就有個站牌。” 

  章铮岚说了声“谢”,回身正要去拨电话,手机倒先响了,他一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一愣,按通话键的时候都有点不真切感。 

  “水光?” 

  “……恩。”语气如同往常很淡,章铮岚却笑了,“你在哪呢?” 

  那边好像叹了一声,“马路对面。” 

  章铮岚猛地抬头,就看到萧水光站在这办公楼对面的那条街边,在稀稀朗朗的人流中,水光背靠着透射着朦胧灯光的橱窗,她围着一条浅色的围巾,裹着黑色的大衣,手上拿着手机,正静静看着这边。 

  章铮岚那一刻心中悸动——看到她比什么都好,这如果不是爱那什么才是? 

  如果说当初的开始是失误,如果说那两年的难以忘怀只是不经意,那现在的心旌心动、无法放手便再清楚不过,那种积年累月的上心是朝思暮想,是经历过那人后再也找不到别的人可以替代。 

  章铮岚对着电话,柔笑着说:“你等我?” 

  萧水光摇了摇头,收了电话,她看着笑得很明朗的男人把手机一合,上了车,上车前好像还跟后面的保安说了句什么。 

  他开车到她旁边时,下车来,走到她面前,嘴角带着见到她后未曾淡去的笑,“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水光“恩”了声,算是应了话。章铮岚又问:“肚子饿吗?去找地方吃晚饭?”中午没约到,晚上怎么着也要共进晚餐,他已经想了好几家不错的餐厅,可供选择,不过吃什么无所谓,只是人一定要一起。章铮岚觉着自己都有点粘人了,但粘人就粘人吧,看不到太牵肠挂肚了。然而却听到眼前人说:“我回家。你——自己忙吧。” 

  章老大英气的眉细不可微地皱了一下,随即说:“那我跟你回去。” 

  水光微沉吟,章铮岚看她的样子忍不住“哎”了一声,“萧水光,你不能朝三暮四啊。”水光蹙眉看他,章铮岚说:“我现在受不了刺激,你要让我走,我肯定跟你没完。” 

  水光无声了好半会,才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很忙。” 

  章铮岚听着那句话,心头一热,之后就笑逐颜开地拿了她手上的包,“我能有什么忙的。”说着去开了车门引她上车。 

  水光无奈,“我要先去趟市场。” 

  章铮岚莞尔,“那不简单,我带你去!” 

   

  这逛菜市场,对于章铮岚来说还真是头一次,也不是说章老大养尊处优。他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算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琢磨都不嫌累,对不能引起他兴致的,他是碰一下都懒得碰,好比说做菜。既然对进厨房没兴趣了,连带着买菜也就完全不搭手了。 

  不过章铮岚跟着萧水光,那是做什么都兴高采烈的,一步不离,话也多,就怕漏了什么细节而可惜。 

  水光上次跟他逛过一次超市,对他乱七八糟的问题已经能免疫。 

  他说要买鱼吧,硬要选最大条的。这时间点,菜市场人最多,那高俊的身影站在人群里就跟鹤立鸡群似的,一身名牌装束更是让一些人侧目。可来往的人就看到这個丰神俊朗的男人站在鱼滩前,扯了扯身边正要挑蛤蜊的女孩子袖子说:“水光,我们买鱼吧?鱼蛋白质丰富。” 

  萧水光看都没看他,“这鲢鱼太大了,吃不完。” 

  “没关系的,吃不完剩下。” 

  水光闻言瞥了他一眼,他笑意更深,“OK,不能浪费。那么我多吃点,保证尽力全都吃完。”说的时候还惯性地举了一下手。 

  水光实在不想惹起别人的注视,低头选着蛤蜊,轻声道:“你别吵我。” 

  章老大被说教了却笑得更开心,还不死心,“买一条么,回头我帮忙做事前料理。”他其实也就是想要享受两人一起做一件事的过程,结果他这话刚说出来,那摊主就说:“先生,鱼我们可以帮忙杀的。”搞得章铮岚无言了下。 

  水光轻微的一笑,却没说什么。她让摊主称了蛤蜊,然后说:“帮我抓一条鲫鱼,小点的。” 

  摊主一边称蛤蜊一边笑说:“小姑娘,你男朋友要吃鲢鱼,你就给他买条么,小两口吃不完就煮半条,另一半腌了隔天吃不就行了。” 

  男朋友这词,水光听着是一顿,章铮岚听着则是万般的称心如意,他笑着拉回水光的手,接过摊主递来的袋子,把手上整钱递过去,大方的说等会不用找了,使得那摊主傻眼了。而章铮岚牵着水光的那只手没再松开,水光稍稍挣脱了下,对方抓得更牢。章铮岚没有看她,不慌不忙地在跟摊主说:“她说什么是什么,你就杀条鲫鱼吧。” 

  水光感觉到他抓着她的那只手,微微的冒着细汗,心里叹了一声也就随他去了。 

   

  之后章铮岚一直牵着水光的手笑着走过去,看着两旁的摊面,然后侧头问她要什么? 

  水光被他弄得买個菜也束手束脚的,不得不说:“你一直抓着我的手,我怎么买?” 

  章铮岚这回倒没有顿口,反而忍俊不禁道:“你可以让我帮你买。为你服务,我什么都愿意的啊。” 

  水光并不领情,说:“你不会挑。” 

  章铮岚干笑两声,“那你教我,我学习能力很强的——”然后举例说他自己二十岁学车那年,就是人家讲一遍,他上去就会了。 

  水光随他没头没脑的扯,想不着痕迹地抽出手,却被对方顺势五指缠入,他笑着举起两人的手,将她的手背靠近自己的唇边,说:“别搞突袭啊。”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轻轻摩挲着她的皮肤,让水光不自觉地缩了缩手,这种亲昵让她有些不能够太坦然,闷了一会说:“痒。” 

   

  水光从小就怕痒,小时候跟景琴闹,论“身手”小琴自然比不过她,但小琴一旦趴在她腰上挠痒,她就只能求饶了。 

  这厢章铮岚松了一点手,却将她手牵到了衣袋里放着,隔着袋子轻按着,微微笑着说:“你看,总会有办法的。”对方意图很明显,反正不放手。 

  水光抬首,不禁看着他,半响后说:“章铮岚,你很紧张吗?” 

   

  章老大确实紧张,一路怕她退缩,怕她甩手,怕她说暂停,总之看上去是晏然自若,实际上是心神不安的。以前的老练是全无踪影了,此刻被说中,还红了下脸。 

  这样一個男人,对于萧水光来说却多了一分忧愁。 

  

  后来两人买完东西,回车边时,章铮岚把手上的袋子都放在后备箱,后过来帮水光开车门。 

  水光望着他,最后认真地说:“你不用对我那么好。” 

  章铮岚笑道:“我乐意。” 

  他乐意,那他愿意做任何事。 

  等进了车内,水光都没有再说什么,事实上一路过去都没有再开口。 

  她心里的人死了,而她身边的人在做着她以前都做过的事情。水光在到自己住处时,缓缓说了一句话,她说,章铮岚,我们试试看吧。

28、

作者有话要说: 

这段时间事情有点多~不好意思~看文愉快 

-------------------------------------------------------------------------------- 

 

  章铮岚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中激越万分!可他表现出来的却是平静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极则必反,他甚至还回了声“好”。 

  然而等水光推门下车,章铮岚却是在车上愣了两秒才匆忙地跟下去,下来又想到忘了车钥匙,连忙又去开门拔车钥匙。当神回过来后,萧水光已经从后备箱拿了袋子,走到他身旁也有点别扭,迟疑了下才说:“你跟我上去吗?” 

  他那么不依不饶地跟来自然是要上去的,可此时她那么问,意义又完全不同了,让章铮岚喜不自胜! 

  他拿过她手上的东西,说:“走吧,我肚子也有点饿了。等会儿我帮你洗菜,这次一定一张一张洗,哎,其实我家从来都是大颗大颗洗,我上次那操作也不能说不对的——” 

  水光听他没完没了地说,不由看向他,后者极其自然地一笑说:“我紧张。” 

  水光无语了一会,礼貌性地把头撇到一边,随他去说。章铮岚看了她两眼,眼中笑意盎然。 

  上楼的时候,水光走在前面,章铮岚走在后面。他看着眼前人纤细的背影,短发,看着她被楼道里的白灯照着的侧脸……好像只要是她身上的,不管是什么都能让他意惹情牵。章铮岚忍不住伸手轻轻抓住了她大衣的下摆,直到到了三楼的门口,他才不动声色地松开手。 

  萧水光从包里拿出钥匙,正要开门时身后的人靠到她肩膀上说了一句,“水光,你这次不会再赶我走了吧?”那亲昵带笑的姿态让水光心里一咯噔,随后一本正经道:“你再贫嘴滑舌我就赶你走。” 

  虽然是冷淡的警告言语,章铮岚听着却是从心底冒出甜意来,他举手说:“一定不油嘴滑舌!”这语气就已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了。 

  水光默然不语,刚开门换鞋进玄关,就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人,当场有点愣住。她身后的人也有些意外,不过姿态已然风度翩翩,章铮岚本质上是对谁都意兴阑珊,从容不迫的,例外就是萧水光。里面的罗智也已惊讶地站起身,叫了声“水光”,然后吞吐地朝章铮岚打了招呼,“章总。” 

  章铮岚撇过脸朝身边的人温柔地笑了笑,才回头说:“都在啊。” 

  他说的“都在”并没有语病,因为另一人章铮岚也是认识的,是大国的兄弟老邵,罗智的合伙人,而目前他也是那新开公司的合伙人之一。 

  大国的那位兄弟老邵对章铮岚一向是很敬重,此时已经走过来,“章总,你也来了?我们刚还说到你了呢!这两天公司接到了两個单子,想给你过下目,顺便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章铮岚笑道:“你们这行业里的东西我也不是特别懂,你俩自己决定吧。”他说的时候水光接了他手上的袋子,她此时有点不敢面对罗智,便直接朝厨房间去了。 

  章铮岚很自觉地没亦步亦趋,他看着水光没入厨房,才面向房子里的其余两人,莞尔,“怎么都站着?坐啊。” 

  另两人瞬时有种主客颠倒的感觉,罗智简直是苦苦思索不得,他家水光跟……章总?先不说他一直觉得章铮岚是有点深不可测,看似随和却很难亲近的一個人,更不用讲水光她本身的问题了。这两人实在让他想不到,也可以说是无法想象,罗智张口欲言了半天,反倒是章铮岚先朝他开了口,他说:“水光她有点感冒,家里有药的吧?等会晚上你再让她吃一粒,免得又复发上来。” 

  “哦……好的。”罗智堪堪点头,心里混乱的跟麻花似的了,这种说辞他想把他们关系想清白也不可能了。 

  旁边的老邵也听出了端倪,暗暗吃惊,章铮岚哪,多少难伺候难搞定的主。今儿跟大国聊事时听说了句他们老板可能要结婚了,他是完全当玩笑话,原来竟是真的?而对象还是小罗的妹妹? 

  章铮岚一直是一脸的坦然,不过三個男人“冷场”多少有些无趣,就随意问了几句关于新公司的事情,男人么说到公事马上就活络了,讲起来那都是一套一套的。 

   

  萧水光在厨房心神不宁的忙碌,她慢腾腾地把塑料袋中的食材拿出来,先开了水龙头把蛤蜊浸在盆里,外面隐隐约约传来不太清晰的谈话声。 

  她有些恍惚,该如何向罗智解释?而水光并没有为此烦忧多久,因为没一会就有人进了厨房,进来的是章铮岚。 

  他笑着走到她身边,“说好了帮你忙的,我来洗吧。” 

  水光下意识问:“你怎么过来了?” 

  章铮岚眨了眨眼,说:“我想你了。” 

  她摇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后者叹了口气,“萧水光,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 

  “……” 

  水光发现这人总是能把她的思绪带到别的地方去,而忘了要说的重点。 

   

  而最为让水光意外的是他们在厨房里时,竟然都没有人来打扰,包括罗智,水光以为他会进来问她,就算不问至少也会来看下。 

  正一张一张洗菜叶子的章铮岚微侧了下头,靠近萧水光的耳畔温声说:“水光,我告诉你哥了,我在追你。” 

  水光抬头看他,眼睛睁得有点大。 

  章铮岚微笑着辩白:“我们一起进来的,我不说,你哥应该也有所察觉了,而我习惯把一些事情‘坦白’。” 

  章铮岚是天生散漫却带一股隐秘强势的男人,也是典型的最常说“随意”却是最不能随意交代的人。就像是他的,他要的,他不会允许模棱两可,更何况是让他孜孜以求、辗转难眠的“萧水光”,有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状态都有点恨不能……恨不能将她吃入腹中了。 

  章铮岚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水光这时候却是问了一句,“他怎么说?” 

  “恩?”章铮岚眼睛又转回来,与水光心有所想的视线对视上,他牵起嘴角,认真答:“他说挺好。” 

  罗智大哥当然不会这样说。 

  当时章铮岚靠着沙发背,跟他们聊着,举手投足自信成熟,一派泰然。老实说罗智对章铮岚是有点奋斗目标的意味,他才比他大三岁却已有如此成就,不能说不让人艳羡和敬佩,就算是聪颖过人的景岚,到他这個年龄也未必能有这种作为。章铮岚除了精睿之外还多了无所顾忌的恣意,而这样的一個人物跟他诚挚请求,“小罗,我在追你的妹妹,追得有些辛苦。无论你对此是持什么观点,我只想说我对萧水光再真心不过,也希望你不要去左右她的想法。” 

  感觉到和直接说破的冲击力差别还是很大的,所以罗智愕然,什么都说不出口,只愣愣点了点头。 

   

  那天的晚餐,气氛说平常也平常,说怪异么也怪异。 

  水光一直没说话,而一向能说会道的罗智大哥也变得话很少,聊得多的反而是那两個“外人”。 

  章铮岚是心情好就多说一些,当然这跟“紧张话多”又是另当别论的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4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