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3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4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刻被老太太叫去盛粥的章老大端了粥和包装的小菜出来时,就看到水光的笑脸,可真真是有点嫉妒起自家老太太来了。 

  水光见到他,下意识就收了笑意。老太太起身帮忙摆了碗筷,嘴上还在跟水光说:“我这老太太还有一年退休,等我退了休可要去一趟你们西安的。我家老头子,就是铮岚他爸爸倒是去过,回来跟我说‘好’,嘿,说完好就没了。”老太太讲完自己先笑了。 

  章铮岚坐在水光对面,看了她一眼,才看向母亲说:“下回你要去,我陪你过去。” 

  老太太朝儿子摆手,“你啊,现在说得好听,临到头了,肯定又会说忙啊事情多啊抽不开身。” 

  章铮岚按了按额边,心说这老太太不是说帮忙么,倒是拆台来了。他见水光虽然不说话,却是拿起粥吃了,心里松了一松。这感觉就像是在小心饲养的一只……时时退缩的小猫咪,不敢大手大脚,就怕把她吓走了。而如今这局面,让章铮岚心里柔软不已。他忍不住又想去碰她了,真真切切的。好在克制能力还算高人一等,没有真的冒失。 

  一顿早饭吃得平和,老太太一直在跟水光聊天。问萧水光的爱好,平时的娱乐,水光说到自己平时就上上班没什么娱乐的时候,老太太连连感慨,“你跟铮岚还真是大相径庭,他在家里从来呆不住,就喜欢往外跑,也不知道外面那些花红酒绿的场所有什么好的?” 

  “妈。”章铮岚不得不冒昧打断老太太,这太扯后腿了,再说了,“我什么时候在家呆不住了?”他哪一回不是一下班就回家,除了有应酬除了心情不好时。 

  “我打你电话,你哪次不是说在外喝酒活动。叫你回老家也是,推三阻四!”老太太批判完儿子,看向水光时神情和煦太多,“孩子,以后你若跟我儿在一起,可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你是個好孩子,我感觉得出来,铮岚比你大点,可没你安分。” 

  “妈。”章铮岚着实哭笑不得,看来老太太是专挑他坏的讲了,不过那说辞,虽然有诽谤之意,他倒一点也不反感。 

  水光手上的动作也缓了下来,她并不意外老太太说这些。感觉到对面那人的视线,水光第一次也在心里问了自己:“他跟她算什么?” 

第八章 你只要走一步25、

        水光不知道究竟跟他算什么? 

  他们本该是陌生人,却比任何人都亲密过。清醒时第一次见到他,听到他说,我像岚吗?她措手不及。因为他说到的名字,也因为他是那晚上的人。 

  她一直只记得一個模糊的轮廓,那一刻的明晰让她心慌,甚至后来每一次见他都无法真正静心。她跟他有过一夜的放任。她表现漠然,并不表示她无动于衷。 

  可不是无动于衷那又是什么? 

  他说会对她好,只对她好。她曾经对于景岚也这么说过,她笑着说:“景岚啊,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真的!”景岚那时摸着她的头说:“傻瓜,我是你哥哥,应该是我对你好才对。”她当时在心里说:那我对你好跟你对我的好不同。 

  对一個人好,只对一個人好?多傻的思想。他什么时候会明白,什么时候会回报,你都无法预料。也许当你预料到的时候,他却已经不在了,那还不如……从始至终什么都别想到,别知道! 

  她无法释怀,走不出去……她需要人拉一把,可这想法太自私。如果,如果他是及时行乐的人,如果他只是想要一個他看得顺眼的女人,那么他们之间可不可以做一场交易,他拿他一时心动的东西,她去尝试喜欢别人,就算喜欢不上,那么,也求求上天,让她把那個人忘了。 

  水光紧紧握着手里的筷子,在心里说了很多遍对不起,对不起。她抬起头看向对面的人,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你——等一下能不能送我去公司?”水光说完这句的时候,有希望他没听见,有希望他拒绝。她第一次做这种事,利用人,她感到愧疚和自厌。 

  但章铮岚听见了,他所有注意力都在她身上,他不敢相信,他完全没有想得那么好,思潮起伏,差点就要去拉她的手,幸而还注意到老太太在,没有失态。 

  别说章铮岚了,连章母也有些许惊讶。她说是说帮儿子,但是也要人姑娘真的愿意。所以她不偏颇谁,每一句话都说得很客观。希望姑娘心里有点底,然后再作想法。老太太是觉得这事还有得磨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成效,不免意外。不过见儿子的神情,章母心说,就算这姑娘还是懵懵懂懂的,但儿子这边显然是不用多琢磨了,不由感慨了一声,这世间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水光放下手中的碗,她心里是乱的,可以说是有点没章法了,要起身时对面的人比她先一步站了起来。她愣了愣,章铮岚也“咳”了声,说:“要去哪里?” 

  水光在自己家养成了吃完饭把碗放到厨房里的习惯,刚刚站起来,一是心神不定,二是惯性使然,此刻望着对面那人,想到自己说的那句话,不禁有点拘束,“我放碗。” 

  老太太笑道:“碗放桌子上吧,没事的,我等会一起收拾。”然后朝自己高大的儿子说:“你也别耸着了,去换身衣服,然后送水光去上班吧。” 

  章老大之前下楼来做早饭时,在一楼的卫生间用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匆匆收拾过,但身上的衣服还是家居服。 

  “哦好。”章铮岚表情还是自然的,但他转身时看水光的那一眼,明显眼中情绪波动,事实上从她说出那句话时他就有些无法再平静,“你等等我。”他说完朝楼上快步而去。 

  而水光则被章母拉着坐了下来,老太太笑着说:“吃饱了吗?” 

  “恩。” 

  “我这儿子以前可老是说什么‘君子远庖厨’,这下厨做早饭啊还真是头一遭。” 

  水光不知道老太太想说什么,所以只轻轻应了一声。 

  老太太看着她,口气依然很慈爱,但也带了一分郑重,“孩子,不管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务必请你……别对他太残忍。” 

  水光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因羞愧而红了,想开口却也无以为继。老太太却只是包容地拍了拍她的手。 

  

  章铮岚换完衣服下来时,就只看到老太太在抹桌子,没见到萧水光,跑过去往厨房间一望也没人,当下神色一凝,转头问母亲:“妈,她人呢?” 

  “毛毛躁躁的干什么?”老太太摇头,坐了下来,“小姑娘帮我收了碗筷,先去外面了——” 

  章铮岚脸上一松复又皱眉:“去外面做什么?也不怕冷的……”他三两步上去拿了玄关水晶器皿里的车钥匙,回头朝老太太道:“妈,我走了。您等会出门把门带上就行了。” 

  老太太点头,“把我拿的那茶也带上,谁感冒就谁喝吧。” 

  章老大扬眉,心说跟章老太太比,他看来还需要再修炼。不过章铮岚忘了,其实他也就在萧水光这事上才会这么漏洞百出。 

  

  章铮岚刚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花园里,望着远处出神的萧水光,那单薄的身影让他下意识就脱了外套上去披在她身上。 

  水光被突如其来的温暖气息包裹,她回头时,那人伸手揉了揉她的短发,“早晨的雾气凉,你昨晚的低烧才刚好,别又冻着了。” 

  水光望着他,好一会没说话。 

  章铮岚也没再开口,嘴角含笑。 

  当冷风吹来,萧水光看到面前的人微微打了一個寒颤,她把身上的衣服要拿下还他,他伸手按住了她的动作,笑着说:“我没关系。” 

  水光的神色淡淡的,眉宇间却有几分忧郁她。她最后还是把衣服扯下来给了他,章铮岚当时几乎没敢接,就怕她又把球给打回来,说“算了”。正当章铮岚心里七上八下的没底时,水光开了口,“你穿着吧……也别着凉了。” 

  章铮岚傻愣了半会,笑了起来,勾起嘴角说:“你关心我。”他说的是陈述句。 

  他就这样,面对萧水光,只要对方给一点甜头,他马上就嬉皮笑脸了。之后就接过了衣服,说:“那我去开车出来,坐车里就都不冷了。你等我!” 

  水光看着那背影跑开,扪心自问,我真的能做到吗,不愧对任何人? 

   

  章铮岚很快把车子从车库里倒出来,他开到水光前面的路上停下,按了按喇叭,然后俯身到副座的窗口微笑地朝她招了招手,那一刻有晨光照在这男人的发肤间,让他看起来是那么神采飞扬,水光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她拉开车门坐进去,这几分钟她旁边的人一直看着她,脸上带着笑容,和煦而温暖。 

 

  不知为什么水光有点无法正视那道目光,她撇开头,避开他的视线。而后者最后垂头低低咳笑了一声,说:“水光,你得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 

  后来除了说地址,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开口。水光不意外,章铮岚是有点物极必反的味道,他想要说的话很多,可临到嘴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暗暗唾骂自己,怎么这么笨了? 

  章铮岚打开音响,原想缓冲气氛,当高音质的低柔嗓音播放而出时,不光水光有点意外表情,章老大自己也是小愣了下,不知怎么就有点尴尬,正要伸手关掉音响,水光说了句,“放着吧,挺好听的。” 

  章铮岚顿一下,就扯开嘴角笑了,他熟练地拐了弯,车子驶上市中心大道,说:“你那公司离我那还挺近的,离你自己的住处倒是有点远。”说完反应过来,马上举了举一只手,有点投降的意思,“我没别的想法啊。” 

  水光看了一眼他,就一眼,就转头看向窗外。章铮岚摸了摸鼻子,继续开车。 

  车子平缓驶着,暖气打得很宜人。柔和的音乐流畅在车厢里,虽然无人讲话,但整個氛围显得有那么几分温馨。 

  直到后来水光手机响起,她手机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放在包里,而包是放在楼下的。她翻出来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才后知后觉暗说了一声“糟糕”,她昨晚上忘了跟罗智打招呼,事实上,也无法打招呼。她接起来时对面就是一通轰炸,“你怎么搞的?!整晚上不接电话,去哪里了?!你做事有没有脑子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对不起,我——我昨晚住在朋友家。” 

  对面的人也是担心过头,心急如焚才发了脾气,此刻知道她没事,松了口气,也不免盘究原由,“住在谁家里?你那個大学同学家?” 

  在封闭的车厢里,电话那头的声音又比较大,水光不知道旁边的人是不是也听到了,她偏头看了他一眼,开车的人表情很平静,只是眉眼间带着几丝轻淡笑意,她含糊“恩”了一声,对面的人说:“你要有事不回来,可以,可怎么也得跟我打声招呼吧?我还以为你被什么流氓绑架去了呢?” 

  “咳咳!”呛出来的人不是萧水光,而是旁边的司机。 

  水光下意识看他,章铮岚单手握拳附在嘴唇上止住咳,还挺平常了问了句,“你哥?” 

  水光没答他,听罗智又讲了一些话,不外乎以后晚上住外面要提前知会一声,免得他大把年纪的担惊受怕之类的,水光一一应完,挂断后,司机开口说:“你哥挺有意思的啊。” 

  水光叹了一声说:“你刚刚开错方向了。” 

26、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两個地方,上一章:【章铮岚顿一下,就扯开嘴角笑了。水光说:“那拍摄,你……跟摄影公司说一声吧,我下周末会过去。”“好,这小问题!”他熟练地拐了弯,车子驶上市中心大道。】以及这章节补全。 

-------------------------------------------------------------------------------- 

 

  之后章老大多开了两条街绕回去,幸好只是转错了個路口,没有开出多远。不过虽然是小失误,但脸上却有些臊了,章铮岚一只手轻摩着方向盘说:“你……八点上班吧?”他说这话的意思是他不会让她迟到的,以及转移话题。 

  水光看他开车三心两意,不免说:“你好好开车。” 

  章铮岚讪讪的,但心情却是很好,他把手边上的那袋药茶递给她,让自己恢复从容,“这茶你去泡来喝,没副作用的,还有,今天就别吃腥辣的了。” 

  “……谢谢。”停了一下,水光只能这样说道。 

  章铮岚一笑,原想说“跟我客气什么呢”,想想太轻浮,就改成了最中规中矩的回答,“不客气。” 

  尔后,章铮岚时不时搭两句话,水光听到了就应一声,没听到或者是没意义的话就没搭理。就在这样一种不算太融洽但也还算平和的气氛中,车子开到了目的地。 

  在下车时水光又道了声“谢谢”。但章铮岚却是拉住了她,她回头,他笑着说:“不够诚意。”水光还没反应过来,他就靠过来在她额边轻吻了一下,“好了。” 

  水光握着车门把的手有些僵,她后来推门下车,看着车里的人朝她温和地说“再见”,然后开车离开。她发现自己竟然紧张了,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谎言而紧张还是别的什么? 

  而相比萧水光的茫然,章铮岚却是太肯定自己的方向了,并且知道该怎么做?好比现阶段,他虽然激越,心思涌动,却也知道万万不能急于求成而自乱了阵脚。不过,刚那吻好像又有点太冲动了,然而一细想又笑了出来,再次看了眼后视镜中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章老大很煽情地自语了一句,“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章铮岚这天进公司门,是人都看出来了老太心情好得不得了,所以当章铮岚一进到办公室里,外面人的八卦再度high起,从上次的“头儿有女朋友了,估计要结婚了”演变成了“肯定成了,估计要当爸了!” 

  大国说:“说真的,真没见老大这么笑过。他以前都是要笑不笑的。” 

  阮旗也感慨道:“以后头儿不会就这么回家带孩子了吧?” 

  有人骂阮旗,“你带孩子,我还能想象。老大,抱歉,我还没那思维能力。” 

  “当年的英雄啊,我的偶像啊,也难过美人关啊。” 

  “老实说,那女的,也一般般嘛。” 

  “嫉妒了吧你?” 

  小何算说了句人话,“你们够了啊,老板喜欢什么样的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反正我是真心觉得老大谈恋爱了,我们女人的直觉一向准。” 

  老张“啊啊”了两声说:“老大都谈恋爱了,我却还是单身,伤不起啊。” 

  “老张,你不是对上次那女的,就是你好不容易跟她签了合约的校花美女一直念念不忘么,何不乘此——攀交攀交?” 

  “滚,她是我偶像!” 

   

  在外头一伙人瞎闹腾的时候,章铮岚坐在位子上沉思着。刚脱了外套,白色衬衫上的领带也扯松了,就这么靠在椅背上,有那么几分雅痞味道。他一手撑着额头,一手夹着支笔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红木桌。后来小何泡茶进去他都没察觉,前者不得不出声,“老板,茶。” 

  章铮岚抬头看了一眼,说:“放着吧。” 

  小何点了下头要出去,章老大倒说了句,“等等。”被点名的姑娘又站回来,听候老板吩咐。章铮岚低头想了两秒说:“你跟你男朋友交往多久了?” 

  小何愣是一下没听清楚,“啊?”了声。 

  章铮岚淡然地看着她说:“你来那么久我也没跟你谈过心,我这上司做得也有点欠人情味,今天随意聊聊,回答好了年终奖加一倍。” 

  哇靠!这是小何当时的心声。 

  姑娘仔细一想又觉得老大真强大,明明是忽悠人的话也可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完了又加了句让人没得退,也不想退的后话。 

  “嘿嘿,老板,我跟我男朋友交往有三年了,大学那时候就在一起的。” 

  “挺好。”章铮岚颔首,示意她讲下去。 

  小何想了想说:“是他提出的交往。我觉得他人还不错,我跟他性情爱好也都挺合拍的,就答应了。” 

  章铮岚“恩”了声,道:“你们刚在一起时,都做些什么?” 

  这算性骚扰吗?“呃,不就是牵牵手吃吃饭看看电影逛逛街这些。” 

  章铮岚沉吟,半会说:“好了,你去忙吧。” 

  小何端正面容出去时,心里却是惊骇的,“不是吧,头儿不会谈恋爱?!” 

 

  而不久后小何又被叫进老总办公室了一次,第二次章老大问的是,“你男朋友约你出去的时候,通常是怎么开头的?” 

  小何愣怔之后答:“喂,有空吗?出来吃饭。” 

  章铮岚想都没想,摇头说:“不行。” 

  小何纠结,什么不行啊?“我们都是这样说的,要么就是‘天气不错,一起出去逛逛啊’类似的。” 

  章铮岚摆摆手说:“算了,你出去吧。” 

  被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姑娘出来后,心说:这不会是还没搞定吧?! 

   

  相比章铮岚的“无所事事”,水光这天却是忙碌的,刚到新公司报道,要熟悉新环境,认识人员,虽然第一天需要处理的工作不多,可零零散散的事也不少。所以当章铮岚在九点左右打来电话时,正在翻公司历年资料的人下意识就按掉了。 

  另一边的人看着手机好半天。 

  何兰第三次被招进老板办公室,被问及,“你男朋友挂你电话你怎么办?”她已经惊讶地麻木了,也之所以会脱口而出,“老板,以你的相貌,身材,身家,哪個女的会不接你电话?!” 

  章老大扫过去一眼,小何“呃”了声,挺了挺背脊说:“如果我男朋友挂我电话,我肯定就不理他了!” 

  章铮岚深深皱眉,这次话都懒得说了,直接摆手。 

  小何屁颠颠出去后,也深深吐出一口气,“那女的我一定要见识见识,太佩服了!” 

 

  中午时分,手机上第二次显示那尾数是四個五的号码时,水光迟疑了一下接了。 

  “我今天很忙,你别一直打过来。” 

  对面停了一秒,笑着说:“我才打了两個。”然后他轻声问她,“你午餐能出来吗?我带你去吃饭。” 

  “不了。”说完水光又觉得太不近人情,所以又说明了一次,“我今天比较忙。” 

  章铮岚自然是失望的,但表面还是成熟体谅,‘好的,那你记得吃午饭。”他还想说点什么,对面却没多留恋就搁断了电话。章铮岚哭笑不得,“还真是冷酷。” 

   

  水光中午是跟着一個四十出头的女主任去公司对面的一家餐厅吃饭的。主任问了她一些对这份工作的感想,水光据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39.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