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1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3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的东西。这局面章老大心里或多或少是有点窘迫的。他心里暗骂自己,怎么没半点克制力了。他心思转了好几個弯,觉得抵赖还不如从实认错讨罚。 

  “咳,那什么……你打吧。” 

  他伸手过来,水光一怔,反射性就把他推开了。那力道其实并不大,但章铮岚全无防备,他是上赶着去让她打的,再加上他刚侧身坐在床的很边缘,所以一下子就被推了下去!章铮岚跌在地上,不知道撞到了什么,发出一声闷响。水光一跳,她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那声音罗智听到。 

  直到确定门外并没有动静,水光这才松口气地看向地上的人。 

  章铮岚正低着头,一只手按着额角,只听他“嘶”了一声,说:“流血了。”水光并不想去理会,事实上她还在生气!但她看到他指缝里有血流出来,而那壁灯明显照到的床头柜一角也有清晰的血迹。她暗恼这人事端多! 

  水光握了握拳,最后蹲下去拨开他的手,那伤口在左眉眼的上方,所幸没有伤到眼睛。她看那伤口并不是很深,只是破了层皮,却一直在渗出血来。水光转身从后面抽了几张纸巾来按住,惹得那人又倒抽了一口冷气,咕哝道:“不能用纸巾的,会粘住伤口。” 

  “你闭嘴。” 

  章铮岚乖乖闭了嘴,嘴角还带着笑。水光去床头抽屉里拿了两片创口贴给他贴上。 

  这一刻对于章铮岚来说是多么弥足珍贵和心满意足。水光处理好她便要起身,但他抓住了她的双臂,他倾上前,头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 

  “水光……”他想如果这是做梦,那就让他做得久一点,再久一点,或者索性别醒来了。 

  可这毕竟不是梦,萧水光拉下他的手,她很清冷地说了一句,“你走吧。” 

  章铮岚心里一凉,可马上又想,萧水光就是只纸老虎,表面上看起来冷漠固执,好像百毒不侵,其实心很软。章铮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笃定。但这让他很安心,心里也更加的柔软。 

  “好的,我走。”他起身,水光防备地退后一步。这让章老大又泄气又好笑,看来这次真的做得太过界了,章铮岚忍不住抚了抚额头,可也确实是情难自禁。 

  水光一直面无表情,她去开了房门。外面客厅没有灯光,显然罗智已经回房。章铮岚慢腾腾走到门边,跟着她走在后面,他想这回要安分点,结果还没走出两步就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声不算轻的声响。 

  稀薄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萧水光正回头皱眉瞪他,章铮岚尴尬,“呃,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撞到东西也是难免的,要不你给我开個灯?”他本意自然不是想找茬,他只是想跟她多说点话,可那些话听在水光耳朵里就完完全全是要挟了。水光抓住他的手臂就往大门口走去。章铮岚再次站在大门外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像瘟神一样扔了出来。听到里面门落锁的声音,深深觉得这女人忒绝情。 

   

  章铮岚第二天心情不错的去公司。原本打算处理下公司里的重要事项就去老历那边,倒是在公司楼下见到了江裕如。 

  他走过去,朝正朝他抛飞吻的美女笑了笑,“怎么过来了?” 

  “小女子久等不到您约我,索性就来守株待兔了。”对方很开朗,上来挽住他的手臂。 

  章铮岚莞尔,“这两天我事忙。” 

  江裕如看他的神色,又看到他额角的创口贴,“你额头怎么了?” 

  “没什么,不小心撞到了。” 

  江裕如啧啧称奇,“撞伤了你还笑那么开心。” 

  章铮岚说:“我开心不就是因为你来了么?” 

  江裕如连忙摆手说:“您这种话我可不敢当!” 

  

  两人说笑着走进公司里时,在场的GIT员工,都惊讶了一下。老大心情很好是一,老大身边还亲密地挽着個美女是二。 

  等章铮岚他们进到办公室,阮旗先开了口:“头儿女朋友?” 

  大国点头,“怪不得昨晚上我跟老大报告事情,他口气很好,还找我唠了会家常,问我结婚几年了?我儿子都三岁半了!”大国是又喜又悲。 

  有人大胆猜测,“头儿不会是想结婚了吧?”这一石激起千层浪。无聊枯燥的IT男们就老大的好心情,婚姻,手臂里挽着的美女进行了激烈讨论,得出的结论是虽然老大的心思很难猜,但照这情况来看还真有那么点可能。 

  “那我们家小何MM怎么办?”有人说。 

  正泡了茶要敲开老板门的何兰笑骂:“关我什么事。” 

 

  在办公室里,江裕如谢过秘书上的茶,拿起章总办公桌上的一辆水晶汽车模型把玩,说道:“男人喜欢水晶,真稀奇。”她如果记得没错,章铮岚他家里就摆着不少水晶饰品。这男人该说他奢侈还是有某种情结。 

 

  “你要喜欢可以拿去。” 

  “真的啊?”江裕如确实挺中意这的,“算了,君子不夺人所爱。”她把东西放回去,等秘书出去,她靠在椅子上,看着面前成熟英挺的男人,说道:“铮岚,你不问我在国外那几年发生了些什么吗?” 

  章铮岚很温和,“这是你的事情,如果你愿意说我自然愿意听。” 

  江裕如笑叹,“说你体贴吧,事实上你比谁都绝情。我们好歹好过一阵,可你看,你已经完全退到了旁观者的角度。我不来找你,你不会去找我。我主动找你谈心,你却是悉听尊便。可真打击人。” 

  “我这是不强人所难。” 

  裕如“呸”了一声,严肃道:“章铮岚,你爱没爱过我?” 

  章铮岚无语,“好端端发什么神经?” 

  江裕如说:“咱们在一起的大半年从头到尾就是神交,你除了牵我手,吻都没吻过我。我甚至一度怀疑你在外头那风流名声都是假的了。可你女朋友换那么勤,我也是‘有目共睹’的。章铮岚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的问题?我太强悍了,所以你们都不觉得我也是需要安慰,需要呵护的?” 

  章铮岚微扬眉,“怎么了?火气那么大。还有,什么叫我女朋友换那么勤?”他这名声到底怎么传出去的? 

  “难不成你章铮岚是专一的?你相处过的女的其实一個都没碰过?” 

  章铮岚“啧”了声,竟没回话。 

  江裕如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不是吧章铮岚??你来来去去那么多女人,可别告诉我你还是处男。” 

  “滚。”章铮岚啼笑皆非。 

  江裕如自然也不会相信章铮岚会是善男信女。她收了情绪,慢慢说:“铮岚,我在国外那两年过得不好。我们又尝试着在一起,可太多事情已经物是人非。曾经的美好在我们都变得成熟世俗之后就都成了幼稚,开始无法忍受对方那些屡教不改的小缺点,会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架……渐渐地觉得彼此哪里都讨厌。最后在变成仇人前我们决定分开。”江裕如说完,长长叹了一声,“初恋还是留在记忆里最美好。” 

  章铮岚笑道:“看来我今天是代人受气了。” 

  江裕如这时也笑出来,说“sorry”,“最近几天压抑,想找個人敞开心说说话也找不到,只想到你了。” 

  “看来我面子很大啊。有什么不痛快的说吧,朋友一场,我牺牲下无所谓。” 

  江裕如半开玩笑,“章铮岚,其实你真的不错,就是太花心了。” 

  章铮岚哈哈一笑,这时他桌上的手机响起,他看是历总,跟裕如说了声“稍等”拿起来接听,对面一上来就笑问:“章总,今天你公司那片子还有半天要拍,但我没看到你们那模特儿过来,是不是另外有安排了啊?” 

  章铮岚当即站起身,“她没有去?” 

  “对,我没看到。是不是有别的事啊?” 

  章铮岚沉吟,最后说:“好,我知道了。谢了老历。”他挂断电话,走到窗边翻出那电话就拨过去,她的号码他一直有,只是从来没用过,确切的说是没敢用。 

  那边响了好久没人接。章铮岚心里不由担心,她在哪里?不会出事吧?终于在语音提示无人接听前电话接通了。 

  “喂?” 

  章铮岚心一跳,随即问道:“你在哪里?” 

  那边许久没有声音,章铮岚下意识拿开手机查看手机信号,没断啊,“喂,喂喂?” 

  “有事吗?” 

  她的声音本是很清冷的,但通过电波传过来,多了一分低哑,听上去有些温柔。章铮岚不禁心跳加速,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老了,这么不济。 

  “呃,你今天没有去摄影公司?” 

  那边静了一会,才说:“我昨天跟摄影师说过了,今天上午我有事,下午再过去。” 

  章铮岚脱口而出,“什么事?” 

  那边停了一下,问:“你还有事吗?”听口气显然是要打算挂电话了。 

  章铮岚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说的,自然也不能恬着脸讲些无关紧要的,最后装模作样地说了句,“没事了,那我晚点再打给你,你忙吧。”他刚说完,对面就传来忙音了,章铮岚忍不住“啧”了一声,他笑着回身时,看着他的江裕如缓缓说:“章铮岚,你是爱上谁了吗?” 

第七章 我就在这里21、

  他笑着回身时,看着他的江裕如缓缓说:“章铮岚,你是爱上谁了吗?” 

  爱?如果是以前,章铮岚肯定会说:“怎么可能?”可现阶段这状况,连用“爱”都不足以简单来形容了。他是求而不得,是心心念念,不顾颜面。他觉得萧水光就是上天派来克他的。当年他没心没肺,现在是掏心掏肺,可问题是他掏心掏肺了人家也不理他。 

  章铮岚想到这里不由有些胸闷气短,再次感叹自己是真的老了吗?他问江裕如,“你看我老吗?” 

  江裕如一惊再惊之后,倒是淡定了,“你这是要我夸你吗章总?或者让你那些前任来证明一下你的魅力?” 

  章铮岚算服了她,“可不可以别扯到我以前那些事上了。” 

  江裕如大笑,“现在想守慎正名,晚了!” 

  

  萧水光这一边,她刚挂断电话,她对面的男人就笑着说:“不好意思,很忙吧?我只有周末才有空闲——” 

  水光摇头说:“不忙。你找我……我很高兴。” 

  “我这两年都在国外,其实老早应该来找你了。”那男人感到抱歉,他慢慢说:“景岚,他去世之后,我们都很怀念他。” 

  水光握着杯子的手微微抖了下,“恩。”她原想说“谢谢”,但最后没说。 

  那人回忆道:“我们一個寝室,一共四個人,景岚虽然话最少,为人也内敛,却是最有才华的。” 

  他道:“我们知道你,是因为有一次我们寝室里打牌。景岚什么都拿手,就是赌博很手生,输得是一塌糊涂,后来自然是吵着他请客了。他付钱的时候,我们看到他钱包里有女生的照片,都很惊讶!班里,系里对景岚有意思的女生不少,但他都很温温柔柔地拒绝了。我们一直认定于景岚是一心向学,清心寡欲的典范。没想到是早已心有所属。我们闹景岚带你来给我们看,他当时笑着说,‘现在不行,再等一年吧。’我一直记得他说那句话时的神情,很自信,很知足。” 

  水光只是低着头听着。 

  他说:“景岚那年走之前,让我帮他带了一样东西。”他从他旁边的包里拿出一只绒盒,递到水光面前。 

  水光接过,她手冰凉,心里却很沉静。 

  那是一個纯色心形的琉璃挂坠,里面嵌着一颗水滴。 

  “我家是山东淄博的,那里盛产琉璃。景岚有一回听说了,喃喃自语道:身如琉璃,内外明澈,净无瑕秽。我们笑他,哟想心上人了?他竟然没反驳,说,是啊,很想。” 

  水光抚着那坠子笑了笑。 

  “我第三年就交换出国了,所以一直没机会把东西交给你。虽然知道你后来也考进了我们学校。当时于景岚挂断你报信的电话时,他转身就跟我们说,他心情很好,晚上请客吃饭。”那男人想笑却是笑不出来,他叹了一声,“那时候我们系里外派的名单上,景岚排在第一位,但他拒绝了。如果他去的话,可能会因为要忙些事而在学校里多留一段时间,那么也许——”说着突然停住了,这话太不该说,男人暗骂自己没脑子! 

  “萧小姐……” 

  水光像是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她才说:“你能跟我再多说点他的事吗?” 

  对方看她的神情恢复了之前的平静,松一口气,他道:“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记得的,我都可以跟你讲。” 

  “你赶时间吗?如果不赶,能不能……从头跟我说?” 

  对面的人看着她,有些心疼这個女孩子,“好。” 

  

  中午,章铮岚跟江裕如吃完午饭,散场之后便直接开车去了摄影公司。他跟老历打了电话,知道她还没来,就没进去,而是在外面等。 

  章铮岚心想,她来估计还在生气,怎么办?不过他想到那副场景,并不觉得为难,反而有些想笑。要打要骂都可以,只要不是视而不见就行。章铮岚觉得自己现在“要求”可真低。 

  章老大在摄影大楼的门口等了将近两小时,看手表从半小时一看变到十分钟一看。心里忍不住腹诽心谤:萧水光,你怎么都没时间观念的?下午上班时间最迟不过两点,你这都几点了还不来? 

  期间有一名摄影公司里的高层职员,在进大门时,跟章铮岚打招呼,“章总,找历总吗?怎么不进去?” 

  “没,等人。” 

  人家也不好细问大老板在等谁。恭敬地笑笑就进去了。一小时后这名员工外出办事,看到章铮岚还在,又问:“章总,您等的人还没来啊?要不先进我们公司坐坐?” 

  “不用了。” 

  半小时后此人再次回来,看到章老板。 

  章老板也尴尬了。 

  章铮岚最后回了车里等。 

  车上的那张碟片放了一遍又一遍。夜幕降临时还是没有等到那人出现。路两旁的灯都已经亮起,时节已入冬,入了夜天气就凉很多,章铮岚开了车上的暖气。手摩挲着方向盘,上脾气吗?没。只是觉得等得有点委屈。 

  章铮岚最后拿出手机,再三犹豫之后这一天第二次拨了那個号码。可很久之后,只听到了那边手机的系统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章铮岚皱眉,他按掉,又重新拨过去。 

  这次对面过了片刻接听了,她说:“我在学校里……你来接我吧……”她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嘶哑和浓浓的倦怠,像是哭过。 

  “水光?”章铮岚心一下子吊起来了,可还没问怎么了?对面已经断线,像是手机掉在了地上。章铮岚几乎是立刻放了手机,发动了车子。 

  “学校?学校?是她的大学吗?” 

  章铮岚转了道直奔而去。 

 

  一路飙到了一百四,到学校门口时被门卫拦了下来,外来车辆不得入内,章铮岚二话不说扔下车子跑进去,可学校那么大,她会在哪里? 

  天已经黑下,幸好校园里路灯多。他一边跑一边四处张望着找。十二月份的温度,他却是跑得汗流浃背。 

  寻了十几分钟一无所获,章铮岚心里焦急,在经过一条长木椅时,突然想到了一個地方! 

  他赶到那一幢教学楼后方时,终于在那只长椅上看到了他苦苦等候,苦苦找寻的人。 

  夜间的雾气朦胧了路灯,也朦胧了她脸上的湿意。章铮岚站在十米处的地方。这一幕让他像是回到了两年前。那时他站在窗口看到她哭,不明白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個人哭得那么伤心,那么绝望。而他现在依然不知道,可那无关紧要,他只是不想她哭,从始至终。 

  章铮岚走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然后轻轻将垂着眼帘的人拥在怀里。 

  她全身都凉透了! 

  “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点?感冒了就有的你受了。”谴责的话说的是万般温柔和小心翼翼。 

  水光没有反抗,整個人像是发泄了一通后虚脱了。她说,“你不是走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了?” 

  章铮岚愣了愣,慢慢道:“我没走。我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一直在。” 

  她放松了,说冷。 

  章铮岚脱了外套裹在她身上,抱着她轻声问:“水光,我们去车里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修改 水光说:“我昨天跟摄影师说过了,今天我有事,明天再过去。” 

剧情需要改成:“我昨天跟摄影师说过了,今天上午我有事,下午再过去。” 

 

卡文,先放一点上来

22、

  章铮岚脱了外套裹在她身上,抱着她轻声问:“水光,我们去车里好吗?” 

  萧水光神思有些恍惚,她没动也没说话,只是觉得身边人的味道让她安心,所以就这么靠着。 

  章铮岚自然也不敢有大的动作,此刻她靠自己那么近,这是多少奢求的一件事。他连话都不敢多说了,就这么静静地拥着她。她的呼吸吹在自己颈项,让章铮岚有些意乱情迷。 

  而水光太累了。她不受控制地去想,去幻想,甚至曾经的那些画面也一幅一幅从脑海中闪过,最后停格在他们年少那时。她还记得有一年入冬也是这么冷,早早的下了雪,景岚拉着她的手走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她那时候就想啊,如果这条去学校的路永远走不完该有多好? 

  萧水光沉浸在那些真实的不真实的片段里,渐渐模糊了意识。章铮岚一直不敢动,他之前出的那身汗已经干了,晚风吹上来瑟瑟发冷,可他心里却是暖意横生的。他享受着两人相安的宁静,直到很久之后怀里的人都没有任何声响,他才轻轻叫了一声,“水光?” 

  水光睡着了,她哭了一通,已经筋疲力尽,章铮岚低下头,通过不甚清晰的路灯光线看到她倦怠、苍白的脸。他看了好久,最后靠过去吻了吻她的额角。 

  “你睡吧,我抱你去车上。” 

  这样的冷天气,校园里没几個人出来走动。所以章铮岚抱着水光一路过去,并没有惹多少人注意。他把水光小心放在副驾驶座上时,传达室里的门卫倒是走过来问了一声,“你们这是……怎么了?她没事吧?” 

  章铮岚做了一個噤声的动作,关上车门才道:“没事。”他之前着急,下车时连车钥匙都没拔,应该是门卫一直看着的,他道谢:“刚多谢您了,帮忙看着车子。” 

  门卫看这么一個衣冠楚楚的男人讲话很有礼貌,就笑着说:“这种好车子你也敢扔下了就跑,我还以为是出什么大事了呢?”那大叔说着看向车窗里的人,“是女朋友生病了吧?” 

  章铮岚心思全在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37.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