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10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3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到自己身后,平静的姿态却有几分凌厉。章铮岚的身高比那人要高些,他微微眯眸盯着那人,“有事?”口气也是相当不友善。 

  那人看看章铮岚又看向萧水光,“你说项链在你那?项链呢?” 

  “什么项链?” 

  那男人看向问话的章铮岚,“你女朋友拿了我的项链。呵,手脚可真干净。” 

  水光心一沉,面露难堪。但身旁有人比她先开了口,声音冷沉,“你说话注意点。什么项链?老子真金白银堆给她她也未必会看一眼。” 

  有经过的人已侧目看过来,水光不想把事情扩大,她扯着章铮岚,对那男的说:“项链我没带在身上,抱歉。如果可以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我会尽快还你。” 

  “我跟你去拿。”那男人几乎是脱口而出。这是第一次水光看到这人眼中除了嘲讽之外还有别的情绪,他很紧张那项链。 

  章铮岚冷笑道:“开玩笑。” 

   

  可那天确实像开玩笑一般,水光带着那人去家里拿了项链,她只是想把一件事情了结,而章铮岚想当然也跟着一道去了,只不过始终面色不善。 

  他们出超市后坐了那男人的别克车。水光坐在后座,这种局面多少有些荒诞,但她想能解决事端就行了。而章铮岚坐在副驾驶座上,除去不善,倒是很从容。当他看到前车窗上贴着的一张特殊标示时,扯了扯嘴角,“原来还是警务人员。” 

  这句话说出来,水光和那男人都是一愣。那人立刻从后视镜里望了一眼水光,水光也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他时是在什么地方,而他又是在做什么,暗暗惊讶之后她不动声色,这世道多一事万不如少一事。他是何种人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水光那天把项链拿下来给他,等他接过项链,不置一词离开后,她松了一口气。 

  可当水光转身时她发现自己松懈的太早了,最头疼的还在这里。 

  

  章铮岚坐在那花坛边,见那车子驶远他才起身,拍了拍屁股后面的灰尘,走过来说:“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可别再把人往家里带了,即使是警察也不安全。” 

  水光心想那你又算什么呢? 

  “还有事吗?”她问了一句,希望他也能快点离开。 

  章铮岚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但他毅然当无知。他心里谴责刚才那男人,无端端搅了他的局,不过另想也算是快马加鞭到了她家楼下。章铮岚告诉自己,这回怎么着也得坚持到最后,更上一层楼。 

  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地扣住了水光的手腕往楼里走,“刚才你不是买了一些速冻食品吗?得赶紧放冰箱里——” 

  水光反应不及被他拉着走了。萧水光的住处在三楼,很快就到了门口。门开着,玄关处放着那一只半满的沃尔玛袋子。 

  章铮岚二话不说就进去拎起了那袋东西,往袋里一看嘴上已经说:“那速冻饺子都有点融掉了。冰箱在哪里?”水光住处不大,装修的也很简洁,两室一厅一厨一卫。章铮岚一眼就找到了摆在厨房口的单门冰箱。 

  他脱了鞋就往里走。 

  水光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说他无赖都已经…… 

  她换了拖鞋跟进去,“你……行了。”她想要拿回那袋子,或者只是想阻止他没完没了的行径,到此为止。 

  可那高大修长的身形显然为难了她。他轻易躲开她的手,笑着说:“你别动啊。你去坐着,乖。” 

  萧水光突然被这句话惊得一跳,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二是景岚,虽然此君出场不多,不过气场在那,男二地位不可动摇哈哈~ 

说起来,《我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景就是景岚的景,姑娘们注意没?好吧,我在耍无聊~ 

章老大的那排比句有没有被冷到== 

哦,还有这18原本是要写到爆破点的,但是写啊写啊没写到……等19吧,我希望字数别在超了 

最后周末愉快

19、

  萧水光突然被这句话惊得一跳,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章铮岚放完东西,转身看着萧水光还站着呢。目不转睛看着他,他心下一恸,那一恸连手心都麻了。他咳了一声说:“怎么啦?”音调柔得连自己都要认不出来。 

  水光就这么看了他好一会才轻轻摇头说,“没什么。” 

  章铮岚头一次被这么重视,搞得他万分紧张,主要是落差太大,就好比一個经常在吃柠檬的人突然啃了口青苹果那都是甜死人的。 

  他见萧水光走向厨房,他犹豫着没有跟上去。现在这气氛有些悬乎,他是摆明着死赖进来的,她虽然没赶了,但绝对也不是欢迎。所以还在钢丝上走的人不能太得瑟。他左右看了看最终选择退到沙发边上坐着。 

  这屋子实在不大,两三眼就看完了里面所有目所能及的摆设。所以没一会章老大就没耐心了,眼睛动不动往厨房间瞟,心说怎么还不出来呢? 

  直到里面传来“哐啷”一声,他跳起来就冲了过去。“怎么了?!没事吧?” 

  水光捡起地上的电饭锅盖子,她看着门口的人,半响皱眉道:“你还没走么?” 

  章铮岚愣了愣,尴尬让他脸上一红,随即呐呐道:“你今天如果赶我出去的话,我就真的是没钱吃饭了。我下车前就只带了手机和钥匙。”他说完还从裤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晃给她看兹以证明。水光想起之前在超市里他抢着拿卡刷账,觉得这人还真是能睁眼说瞎话。 

  他见她没反应,“啧”了一声说:“来者是客,萧水光,你不能赶客人走啊。”他说着走过来接了她手上的盖子,到水龙头下冲洗干净,盖在已经准备妥的电饭锅上,他歪着头拉出插头,往墙上的插座上一插,按下煮饭键,然后转身笑着问她,“接下去做菜是吧?我帮你,要做点什么?哦,菜还在冰箱里,我去拿。” 

  “不用——” 

  “你想吃什么?我们刚好像买了点牛肉,要不尖椒牛肉?你这有尖椒吗?然后再随便炒個菜,做道汤就行了。今天就咱们两人吃吧,那就不用做太多。”他一边说一边已经走到冰箱旁,打开来翻找。 

  水光看着这人,他说是客,可哪有客人的样子,完全是主人。水光知道赶也赶不走,说又说不听,无可奈何之余也只能随他去了。就当没看见。 

  可那么大個人摆在那,怎么可能不在意? 

  水光看着他要把冰箱里所有能做菜的都拿出来了,不得不上去阻止,“那些用不着。你——你去外面呆着吧,我一個人来就行了。” 

  章铮岚拿东西的手停了停,他侧头笑道:“那我帮你,你说要什么?”那真的是眉眼都带着笑了。好像每次她叫他做点什么他都是特别开心。水光摇了摇头,把一些东西放回去,只拿了两捆青菜和一盒牛肉,一盒豆腐。 

  身边的人立即说要帮她洗青菜,水光看他的手指,修长白净,平时除了动键盘手指端生了一些薄茧外,完全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叹道:“你还是去客厅坐着吧。” 

  章铮岚讪讪地摸了摸脸,他是不怎么擅长家务,可洗捆菜还能难倒他不成?明显瞧不起他,章老大不乐意了,从她手里拿过青菜,往水池前一站,卷了白衬衫的袖口就动起手来。水光也不想为这种事跟他去争了。洗烂了也就是浪费了一捆菜。 

  她把牛肉盒打开,到另一個水龙头下去洗干净,然后放进碗里加上蚝油,胡椒粉,料酒…… 

  章铮岚偏着头看她,笑着说:“原来这事前还得加料的,我都不知道。” 

  水光不理他,他也说得挺起劲,“诶你说,牛肉是跟青菜炒还是单炒?” 

  水光忍了一下,道:“你吃到过牛肉炒青菜吗?” 

  章老大还真的想了想,“好像没。” 

  水光忍不住笑了一声,“单炒吧放点辣椒。” 

  章铮岚是第一次看到萧水光在他面前笑出来,当即有点愣愣的,直到水光皱眉提醒他,“你袖口湿了。”走神的人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了下去,已经被水冲湿。 

  “还是我来吧。”水光放下已经腌制好的牛肉,冲了下手,就要过来接他的活。 

  章铮岚原本想说“不用,我来”,可当她走到他旁边,两人靠得很近,他硬生生就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从喉咙里咕哝了句,“那我看你。” 

  水光没说什么,章铮岚却是心中一喜,眉开眼笑的就站在那里看着她。水光洗菜很快,很周到,一张叶子一张叶子地洗,之前他洗的那两颗也重新被她拿回来洗过,章铮岚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水光把菜洗完,就准备炒牛肉。章铮岚跟前跟后想帮忙,却碍得她走来走去地绕弯。她要拿瓶酱油,他站前面,她都要绕到他后面去拿。章铮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就不能叫他帮忙拿拿?头一次觉得自己是招人嫌的,可又不想出去,权衡一番索性就退到厨房门口看她。 

  水光却一点都不喜欢被人观看,忍了再忍,终于开口,“你就不能去外面吗?” 

  他笑道:“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你。” 

  这还不算打扰吗?水光以前也是個犟脾气,其实现在也是,就是压抑着,这会不禁有些耐不住性子,走过去当着那人的面甩上了门。 

  章铮岚碰了一鼻子灰,按着被撞疼的额头,却是笑了。 

  水光做完菜出来,还是不死心地问了一句,“你就不能回自家去吃吗?” 

  章铮岚一听,放下遥控板站起来就说:“你现在赶我走就太不厚道了啊,我都帮你洗菜了。”说完就主动地去帮忙端盘子,盛饭。 

  水光发现自己竟对他的这些无赖话有些习以为常了,懊恼又无可奈何。 

  那天那顿晚饭,两個炒菜,一個凉拌豆腐,是章老大吃过的最有滋有味的一顿饭。虽然期间对面的人一言不发。不过章铮岚想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吃上了饭。不过晚饭过后,萧水光便起身送人了,连一分钟都不多给。 

  “饭也吃完了,你走吧。” 

  章铮岚想自己最后一口饭还在喉咙口,没下到胃里呢,就赶人了,这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 

  他正想说点什么妄图再多留一会,对方已经去开门。章铮岚没遇到过这阵仗,一时间不知道是气还是伤神,他很不情愿地走过去,想开口说,“就不能让我消化消化再走。”结果对方已经轻轻推了他一把。他人在外面了,而一下秒门也如期关上。 

  章铮岚目瞪口呆,气苦不已!这、这算什么?扔只流浪猫也没这么干脆的。 

  他下意识就敲门,他也不知道敲开了要说什么,做什么?反正就敲着! 

  砰砰砰,砰砰砰! 

  好半天门才被打开。 

  章铮岚刚还挺有气势的,看到眼前站着的人,就焉了,咳了咳说:“那什么……我手机……” 

  “什么?” 

  “我说我手机落你沙发上了。” 

  “哦。”水光把门关上了。 

  章铮岚不可置信,忍不住咬牙腹诽,用得着这么……还真把他洪水猛兽了啊?!他心想反正都丢脸成这样了,索性也完全不顾脸面了,正准备再接再厉敲到她再开门为止。 

  水光先开了门,她伸出手把手机递给他,“没有别的了吧?” 

  “呃,没了。”水光关上门。 

  章铮岚看着再度关上的门,无语凝咽。 

  

  萧水光知道自己做得很不留情面,可有些事最拖不得,她既然不想沾,那就不应该一退再退,免得最后触了线。 

  水光心不在焉地做完琐事,洗完澡躺在床上,看着外面黑下的天。她告诉自己今晚什么都不要想了。不管是让她有些情绪波动的章铮岚还是那個久梦不到的鬼魂。什么都不想,就好好地睡一觉。可往往越想让自己快点睡着,却越是清醒。她甚至莫名想起了那年酒吧里的一些片段,让她头痛不已。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些?水光在床辗转反侧了两個多小时,最后起身去客厅倒水喝。 

  她走到饮水机旁时看到玄关处有光线从门下方的缝隙里照进来,是外面楼道里的节能灯亮着。这楼一共是四层,楼上那户人家去年移了民,水光心想莫非是罗智回来了? 

  她走过去打开了一点门,抬眼就看到了坐在通往四楼楼梯上的章铮岚。愣是吓了一跳,萧水光的吓不是惊吓,而是太意外! 

  “你怎么……还没走?” 

  章铮岚站起身,他掸了掸裤子后面的灰尘,脸色无辜,“车钥匙。” 

  水光明白过来后,有点内疚。她估时间,有三小时了吧? 

  “你怎么不敲门?” 

  “我敲了,你没理了。” 

  水光心想敲了我怎么会没听到,后又想可能那时候自己在洗澡。可为什么不敲久一点?这人不是一向挺有毅力的吗?水光是最不愿欠别人的,让他等了三小时,她多少有些愧疚。 

  “你钥匙放在哪里?” 

  “不知道,反正落在你屋子里,可能是在沙发上吧。”章铮岚看着她的表情突然有点抓到关键的感觉,他笑着跟进去,“有吗?唉我坐得脚都麻了。” 

  水光在沙发上找了一圈,在边角里找到了钥匙,“有,在这。”她起身走回来把钥匙递给他。章铮岚看着那串钥匙突然有些碍眼,慢吞吞接过,“水光——”这说话的当口,罗智哼歌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因为门开着所以听得很清楚,水光心一跳,当即看向章铮岚。后者表情倒是没啥变化,还问:“是你哥吗?”萧水光已经眉头深皱,这局面断不能让罗智看到,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你先去我房里,快点!” 

  章铮岚被推得一踉跄,老大不愿意,“我干吗要躲起来?我又不是见不得人的。”说是这么说,但看着那门倒也挺乐意地被推了进去。 

  水光碰上自己房间门后,就看到罗智进来了。 

  “怎么大门都开着啊?” 

  “回来了?我——刚刚出来倒水,听到你声音了就把门开了。”这话里有漏洞。但好在罗大哥不是神经细腻的人,再加上他此时只想着洗澡,他一边关门一边脱了西装,“今天忙了一天,出了一身汗,全身都黏答答的。我去洗澡了。宝贝,你早点休息。”罗智走过她身边时关照地摸了摸她头,然后去房里拿了换洗衣物就进浴室了。水光舒了一口气,回头看自己的房间。她推开自己房门进去时,就看到那人坐在床沿正翻着她的一本相册。她一滞,立刻过去夺了回来。 

  “我还没看呢,这么紧张干吗?”章铮岚笑着抬头看她,两人贴得很近,水光察觉过来要退后一步,对方却拉住了她。 

  水光感到自己手臂上的那只手有些汗湿。房间里很安静。他坐着,她站着。外面不知何时亮起的月光从窗户里投进来照在两人身上,无端端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水光要挣脱,他不让。甚至靠上前来想抱住她的腰,水光惊得不轻! 

  “你做什么?!” 

  他笑了,低低的,“我只是想抱你一下,你就吓成这样。如果,我想吻你,你会怎么样?” 

  章铮岚刚才抓住她只是下意识的,可碰到她的那一刹那,他发现自己……竟那么渴望。是啊,她是那個每晚腐蚀他心智的人,而此刻她就在他面前,那么近,他太想要她。封闭而暗昧的空间给了他足够的勇气,也渐渐释放了他心里的魔。他爱她,她知道吗? 

  水光对视上他的眼睛,他的眼幽深的看不见底。她突然有些不敢看他,暗中使劲,却被他一一化解,她气恼,“你放手,你这样算什么?” 

  “水光。”他叫了她一声,似水的温柔。“我想吻你。”两秒的失神就被他拉着跌坐在了床上。他的唇轻轻碰了她的,水光脑子里的某跟弦紧绷得她头昏脑胀,她举手想用力甩他巴掌,他抓住了她的手,两人一时失衡都跌在了床上,章铮岚半压着她,他看着她,眸色如墨,声音低哑,“乖,等我吻好了,你要怎么打都行。” 

  “你、你有没有脸面?”水光气极,想推开他,挣扎中脚踢到了床头柜上的闹钟,“哐啷”一声那钢制的老闹钟摔在了地上。 

  “水光?”罗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显然是罗智大哥冲完了战斗澡,出来听到了声音。 

  水光惊得心狂跳如鼓,她捂住了嘴巴。她上面的人却还低低笑了笑,他拉开她的手吻她。他慢慢的吮她的唇,带着挑逗和引诱。可最终被轻易挑起□的是他,那么轻而易举。 

  “水光,你没事吧?我刚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啊?”罗智在外边敲了两下门,似有进来的意思。水光头眩目昏,一是害怕门外的罗智进来,二是被身前的人闹的!她终于偏开头,平缓着声音说:“我没事……闹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我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哦,好。”外面的人停了一下,拖鞋声走远。 

  章铮岚靠在她的颈项,他的气息有些烫人,手轻轻碰触她的腰,水光动弹不得,恼红了脸,“你敢!” 

  “我不敢……”他的声音哑得不行,“但是……请等一下。” 

  水光不明所以,直到听到身下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他渐渐炙热的呼吸。水光明白过来后脸涨得几乎要滴血,“你——” 

  “嘘,等一下,就一会……”两人贴得太近,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手的动作,她不敢动分毫,紧紧闭着眼睛,恼羞不已!在最后她听到他叫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她几乎叫了出来。怎么有人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章铮岚轻靠在她身上,放纵过后的嗓音慵倦而性感,同时也带着淡淡的笑。“你这么大声,不怕又把你哥引过来?我是不介意被抓奸在床的。”如果不是房里只开着一盏节能壁灯,光线太暗,就可以看到这個无耻到这种地步的人,脸也是烧红的。 

  水光压着声音咬牙切齿,“你给我起来!” 

  她气疯了,章铮岚此时也很识相地退开了身,水光隐约看到自己裤子上的一些白色液体,脸色难看到极点,章铮岚已经抽了床头柜上的纸巾为自己收拾好,又抽了几张想帮她擦,被她挡开了。 

  待续。

20、

  她气疯了,章铮岚此时也很识相地退开了身,水光隐约看到自己裤子上的一些白色液体,脸色难看到极点,章铮岚已经抽了床头柜上的纸巾为自己收拾好,又抽了几张想帮她擦,被她挡开了。 

  气氛突然就静下来。章铮岚抬眼偷瞄着她。水光面若冰霜,她自己拿了那盒纸巾,抽了好几张用力擦去裤子上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36.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