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7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1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惊的,跟合伙人一道举杯敬了章铮岚,后者说自己感冒还没好,就以茶代酒了。 

  之后的饭桌上,一帮男人插科打诨,荤素不忌,中途大国随口问起罗智女朋友?罗大哥一愣之后说:“你说那丫头啊?今天她一朋友受伤,在医院里陪着。还有国哥,她是我妹,不是女朋友。” 

  大国惊讶地望着罗智,最后说:“那你妹妹比你好看多了。” 

  罗智大笑,“是啊。” 

12、

       在周围人谈笑的时候,章铮岚兀自啜着茶。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罗智跟她的关系,毕竟他要查什么自然能查到一些。不过他并没有深入 去探究她的生活,他想了解她,但不想了解得太透彻,章铮岚不承认这是胆小的行径。 

  他从不曾害怕过什么。 

  可是,章铮岚看着手中茶杯里沉在底下的茶叶,他想起自己昨夜在那黑漆漆的过道里,他拉着她的袖子,他说,萧水光,你说的不算。 

  她把他的手慢慢拉下,她的声音很低,“你……何必呢?” 

  他苦笑,意料之中,却也是说不出的难受。 

  是啊,何必呢?他们的关系开始于一夜情,她避之如蛇蝎,他却像着了魔似的一步步深陷其中,不知所措。 

 

  他又忍不住抬起手搓了搓脸,有些自嘲地说:“是我犯贱,来这边唱这一出戏给你看。萧水光,你当初认出我是谁的时候,是不是特懊悔?” 

  很久之后他听到她说:“我已经忘了那一晚,也请你忘了吧。” 

  他望着她,他们之间靠得太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可却又像是隔着千山万水,遥不可及。 

  他下意识伸出手去,她拘谨地贴着墙,撇开头,刚好避开了他的碰触。 

  他的手停在半空,万分尴尬,最后慢慢握紧收回,感冒发烧让他口中苦涩,“如果我说我忘不了呢。”他在说了那天的最后一句话后,转身离开。 

  

  有人看章铮岚一直不插话,不由开玩笑道:“老大,您只是得了感冒而已吧?怎么我觉着连性子都变了?高深莫测啊。” 

  章铮岚轻“呵”了声,懒得去理睬。 

  罗智问道:“章总做IT多少年了?” 

  章铮岚看了他一眼说:“也没几年。” 

  大国问章老大斟上茶,“头儿,我记得咱们公司是05年的时候创办的吧?” 

  罗智赞道:“才五年就有这样的成绩了,佩服之极佩服之极!” 

  大国一直是章铮岚的脑残粉,“头儿那水准,那魄力,那手腕,成功成名是理所当然的!” 

  章铮岚不以为然,罗智却又热情激昂地敬酒过来,“章总,我太服您了,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章铮岚确实喝不了酒,用茶回敬了,“你年轻有冲劲,不出几年成绩不会比我差。” 

  罗智哈哈大笑,“那就先谢谢章总的金口吉言了!” 

  吃完午饭出来,章铮岚要去医院挂点滴,所以单独走了。 

  

  医院里,之前林佳佳包扎完伤口,因为醉酒一直昏昏沉沉的就又多留院了半天。 

  萧水光在旁边陪着,长时间的等待让她精神有些疲乏,就从包里拿出了mp3听音乐。林佳佳醒过来时就看到身边的人塞着耳机打瞌睡,好笑之余也是万分抱歉,她推了推萧水光,后者睁开眼,“醒了?” 

  林佳佳干笑道:“水光,这次又麻烦你了。” 

  水光拿下耳塞说:“我倒没什么。你自己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额头还有点疼。”佳佳摸包扎着的伤口,喃喃道:“嘶,真疼,以后不会留疤痕吧?”突然想起什么,“对了,水光,那撞我的车主呢?” 

  “走了。” 

  “走了?你有没有要赔偿?不会白白放人走了吧?!” 

  “佳佳,算了吧,错也不在他。” 

  林佳佳扼腕不已,“哎哎,就算不是他的错,他是汽车咱们是行人要索赔点钱是很容易的……” 

  萧水光任由她念念有词,看她精神明显好了不少,决定去把那半天的住院手续办一下,然后回家去睡觉,她是真有点累了,昨天晚上几乎一夜都没睡好。她让林佳佳起来整整,就先出去了。 

   

  在她走到收费处时,不期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脚下步子不由停住,心中暗想,怎么会这么巧?水光是想避开的,但对方已经转过身来,两人在昨天“不欢而散”后再次打了照面,水光从他的眼中也看到了几分意外。她低头走到窗口,将病历递给里面的护士。 

 

  “我来挂点滴。”水光在拿回病历和结账发票时,身后侧的人突然说了一句。她依旧避开与他的视线交流,低不可闻地“恩”了一声,这样的场景多么别扭,多么不合常理。可他们就像电影镜头里唯一静止的两人,相隔不远,各怀心绪,却又是无话可说,最后他的脚尖动了动,走开了。 

  章铮岚的确是来挂点滴的,而遇到她也的的确确没预料到。即使听说她在医院,即使来之前也想过会不会那么巧碰上,可这种几率毕竟小之又小,但显然上天很“厚待”他。只不过老天的这些安排,却只让他看到她一次次的漠视。 

章铮岚这辈子几乎没碰过钉子,一路顺风顺水过来,年轻时聪明好胜,锋芒毕露,没有过后悔和失望,可如今却一再被那方面的情绪打压,让他不禁荒诞地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入了障了,才一而再再而三去讨不痛快?诚然,她出色,可出色的人何其多,为何偏偏对她念念不忘?如果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是爱?那么,他有些害怕,因为那感觉太强烈。 

  章铮岚深深闭了闭眼睛,脑子里一闪而过的是那张牵动他梦境的脸,两年前的相遇短暂如昙花一现,两年里他洁身自爱以为只是厌倦,却不知原来只因为不是那对的人。 

  而现在命运让她再次站在他面前,是幸亦或是劫? 

   

  萧水光在医院门口跟林佳佳分了手,后者再三说自己没事的,一个人回去就行了,水光也就不再勉强。 

  坐上计程车往家走的时候,她想起了早上那人。 

  那人的眉宇间竟跟景岚有三分像,说话也是那般冷静无情,哦,不,景岚不无情,他只是比别人懂得隐忍,懂得规划,懂得先失而后得。 

  真自私,是不是? 

  水光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那半长不短的头发已经好久好久没修剪过,她俯身拍了拍司机的椅背,“师傅,送我去理发店吧。” 

   

  章铮岚从医院出来,他抓着一袋子药走到车边,刚坐进车里想着要去哪里?公司目前他无需时刻坐镇,或者找人出来喝杯酒,也正好排遣下烦闷的情绪?正想着就接到了家里母亲的电话,对面说是已经到他住处了,让他即刻过去一趟。 

  章铮岚挺意外的,“妈,您怎么……还特意过来了?” 

  “既然知道我是特意过来的,那就别让我干等着。”章老太太说一不二,跟儿子说了最好半小时之内到之后就很利索地挂了电话。 

  章铮岚是真头疼,“这老太太是越来越难伺候了。”不得不放弃了想去喝一杯的念头,驱车赶回了家。 

  他原本也有想过老太太有什么花招在候着,却万万没料到老人家竟然是带着一姑娘上门来的!章铮岚进门看到客厅里其乐融融坐着聊天的两人,抬手按了按眉心,不过即使疲于应付,还是笑着上去叫了声“妈”,而对那姑娘也礼貌地点头,“戚小姐,好久不见了。”  老太太在他人在场的时候对儿子一向是好脸色的,“来了?来来,小戚你是见过的!前阵子大家都忙都没联系吧,你们年轻人也是的,整天只顾着工作,忙忙碌碌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章铮岚心想,这老太太完全是针对他呢。这戚敏是上一次他相亲的对象,当时走的急甚至没留下联系方式。 

  戚敏其实挺不好意思的,“你工作挺忙的吧?” 

  “他啊,就是瞎闹腾。”老太太暗中朝儿子使了使眼色,起身道:“好了,你们年轻人坐着多聊聊,我去厨房里看看有什么水果可以切出来吃的。” 

  戚敏要起来帮忙,马上被老太太制止了,“你坐着,坐着,多聊聊!”说着笑容满面地朝厨房间走去。 

  章铮岚很有些无奈,不过招待人也算是他强项。 

  “戚小姐今天休息?” 

  “哦,轮休。”她觉得近距离看他,似乎更是英俊了,“听伯母说你是做IT的。” 

  “对。” 

  两人聊了一会,章铮岚见母亲还未出来,就说:“我去厨房看看,你坐。” 

  章铮岚刚进厨房,正在慢条斯理洗水果的老太太就皱眉了,“你怎么过来了?” 

  “妈,你这招棋下得太明显了。” 

  老太太把水果一一装进盘,瞟了一眼儿子,“这么好的姑娘,啊,你见了一次面就把人家晾旁边了,你是存心跟我作对还是怎么?我跟你说,这姑娘我看着很是喜欢,你乐意也好不乐意也好,都给我好好相处着。” 

  章铮岚哭笑不得,“您这是打算屈打成招啊?” 

  “我这是为你好!” 

  章铮岚漫不经心接口,“妈,如果我已经有中意的人了呢。”

第五章 合作愉快13、

  章铮岚说那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有点犹豫和尴尬的,毕竟这种经历算是首次,可当他说出来后,心里突然轻松了好多,像是有了一种依托感。 

  章老太太年轻时是干革命的,接触的人何其多,看人多少精湛,儿子又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此刻儿子的神情显然不是像往常那样在说笑。老太太把手擦干,慢慢道:“你是说真的?她是哪里人?姓什么名什么?是做什么工作的?” 

  章铮岚摇头,“妈,您这盘查法怎么跟人口普查似的?” 

  老太太责备道:“什么人口普查?我儿子的心上人我难道不能问问?” 

  章铮岚无奈笑道:“行,行。您要问什么尽管问。她姓什么是吧?她姓萧。至于做什么工作的?她跟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专业也一样。” 

  老太太听罢还要问什么,章铮岚却已经举手阻止,“妈,您再问下去,外面的客人可要等久了。” 

  章老太太被儿子揽着肩出去时,嘴里嘀咕道:“你这是怕我多问还是怕外面的人等久了?” 

  章铮岚抓了抓脸颊,心想,老太太可真犀利。 

 

  当天章老大送老太太和戚敏回去。老太太心里是觉得挺可惜的,小戚各方面都不错,她很中意,可儿子的心思显然不在她身上。章老太太在家门口下了车,让儿子送人姑娘回家,走之前老太太拉儿子下来说了几句话,“你若无意,那就跟小戚说说清楚,别拖累了人家。” 

  章铮岚点头表示心中有数。 

 

  戚敏感觉到章铮岚对她的礼貌友善,可隐隐又觉得有些疏离,在车子快到家时,她忍不住探了口风,“你对我没什么兴趣吧?” 

  章铮岚熟练转着方向盘,和煦的说:“你挺好,真的。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各方面都比我好。” 

  戚敏是聪明的人,他这么说显然自己那句反问句成了肯定句,“……我想知道为什么?” 

  章铮岚将车子停稳,他对戚敏说了声“抱歉”,他的手指摩挲着方向盘,平静道:“我喜欢一个女孩,喜欢了两年多……而我现在才知道。如今我不想再失去她。” 

   

  水光终于应聘到了一份工作,工资虽然一般,但贵在工作量不大,比起之前的那份工,时常出外谈业务,时常加夜班,她更喜欢现在应聘到的这份小公司的简单工作。 

  从面试的单位楼出来,走到站牌处等回家的公车,心里想着事情,下意识摸自己的头发,发现已经剪短,“我都忘了。”她喃喃自语,摸着耳朵旁的碎发。接着水光的视线无意看到左前方等车的人群里有一名男子正伸手偷前面人的钱包,以前经常听人说公车上被人扒手机皮包,亲眼看到倒是第一次,水光见周围也有人察觉到了,可没人敢出声,她走上去抓住了那小偷的手腕,那男人一愣,没料到有人多事,恶狠狠瞪着她,“你他妈找死啊!”男人挣脱开手,竟还想要动手,水光却先行淡淡警告:“我学了十几年的武术,除非你是少林寺出来的,否则一定打不过我。” 

  那人脸上露出忌惮,虽然不确信她是不是唬他,但周围人都在指指点点,嘀咕帮衬那女孩子,到底不敢作乱,一边大骂一边走了。之前被偷的对象对水光连连道谢。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水光看到她等的公交来了,她上车前听到人群里有人在说:“刚才她好帅啊。”   

 

  下班时间公交车一路过去堵得厉害,水光回到家已是一小时后,她刚进家门就发现不止罗智在,还有其他的人,他们看到她都笑着起身,罗智先开口,“水光,回来了,国哥和张宇兄你都见过了吧,今天国哥他们过来是有点事想要跟你谈谈,来,你来这边坐。” 

  水光已经猜到是谈什么事了,之前那张宇多次跟她打电话,希望她参与他们公司什么游戏的活动。水光每次都是婉转拒绝,可对方显然是不轻易死心的人。老实说她挺不明白的,中国人那么多,要挑符合某种条件的人也不会少,怎么就偏偏要找她? 

  果不其然,大国带张黑客亲自到访为的就是那事情。水光拒绝的言辞因为罗智的从中周旋而一时说不出口。 

  到最后罗智说:“国哥放心,这丫头最近一直空着呢,随时可以去帮忙!” 

  水光想,这吃里扒外的好兄长啊。 

  “我刚找到了工作,再过两天就要上班了。” 

  张黑客跟大国互看一眼,后者说:“萧小姐,我们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如果顺利只要一两天就可以了。” 

  水光轻皱眉,早知道说明天上班了。 

  罗智拍水光肩膀,“乖,听话。”他对大国说:“那国哥我明天陪水光过去你们公司找你们,具体事项到时再讨论。 

  张黑客是最开心的 ,“好,太好了,那萧小姐我们明天见!” 

  这件一直悬而未的事就这样被莫名敲定了。等那两人一走,水光对罗智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宝贝,你应该多认识一些人。”罗智语重心长,“再者国哥那公司,你只要去一趟,稍微出点力,嘿嘿,就能赚不少钱了,多好。” 

  水光虽然是不乐意的,但事已至此也不想再争辩了。她回房间后,躺在床上,良久,伸手到枕下,摸到那下面的一张书签,一一抚过上面的字迹纹路,自语着开口,“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如罗智所说,走出去,去多认识一些人……然后把你忘掉?” 

 

  章铮岚早上九点多从家里出发去公司,昨晚难得的一通好眠让他今天状态好了不少,连带感冒也似乎有所好转。 

  昨天后来他原想去找她,最终没去。他考虑了很多,目前他处于被动的地位,操之过急远不如从长计议稳步前行。 

  章铮岚进到公司后,小何泡了茶跟进他办公室,把几份刚收到的传真和热茶递给老板。 

  章铮岚说了声“谢谢”,随手翻看传真,嘴上说道:“大国来了吗?来了让他进来一下。” 

  “国哥和老张在跟人签合约,就是上次跟我们一起吃过饭的那女孩子,萧水光,她同意参与《天下》的宣传了。” 

  “谁?”章铮岚手上的动作瞬时停住。 

  “萧水光,呃,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章铮岚咬了下唇,问道:“她现在在我们公司?” 

  “是,在会客室里,她男朋友也在。” 

  过了一会,章铮岚才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他们出来时你跟我说一声。” 

  小何说了声“好的”就出去了。 

  

  章铮岚坐在办公椅上看了会文件,可显然心不在焉,最后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习惯性往衣袋里摸烟,才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抽了,身上根本没货。 

  水光从会客室里出来,见到的第一人竟然就是迎面过来的章铮岚。 

  其实也不该意外,这里毕竟是他的公司。 

  当章铮岚走近,她身后的罗智已经热情打招呼,“章总。” 

  章铮岚“恩”了一声,他视线扫过萧水光,随后落在大国和张黑客身上,“在谈《天下》的宣传事项?”他手上还拿着茶杯,拇指摩挲着杯沿,看上去很闲适。 

  “对。老大,合约我签好了。”张黑客笑着将合约书递给章老大。 

  章铮岚接过,他翻了一下,合上后,朝水光伸出手,客套道:“萧小姐,我是GIT的负责人,合作愉快。” 

 

  水光一直在后悔来蹚这趟浑水,此时这种感觉更盛了几分,她不知道这算什么局面? 

  在周围那几人的注视下,她不得不伸手回握,她原只是想碰一下就松开,但对方伸前一些抓住了她的手,握得有些牢,这场面让她想到了曾经相似的一幕,一样的烫人和坚定。

14、

  目送着那两人离开,章铮岚才转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头儿,合约书!” 

  章铮岚将手中的文件往自己身后侧随手一丢,倒也正好丢进了张黑客怀里,后者手忙脚乱捧住,站定后看着自家老大走进办公室关上大门,他嘀咕着对身边大国说:“头儿这算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国耸肩,“老大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白猜。” 

   

  章铮岚进到办公室,在皮椅的扶手上靠坐了一会,最后直起身走到窗户边。 

  水光刚到楼下就跟罗智大哥道:“我自己回去,你去忙吧。” 

  罗智一听这语气就知道他家妹子生气了。水光极少生气,但真生气起来是挺可怕的,可以好几个月不理人。罗智晃了晃手上一式三份他们也留一份的合约书,笑着说:“好了好了,这会儿应该觉得特爽才是啊,你看,你只要明儿去那摄影公司拍一下照,最多也就是忙两天吧,就赚得比我当年小半年的工资还高了,这样的好事要我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再说,你最近两天也还空着就当帮帮国哥他们的忙,财义双得,多好!” 

  “不是这问题。”水光皱眉。 

  “那是什么问题?担心拍不好吗?放心,哥绝对相信你的能耐!” 

  水光看着他,最终摇摇头。“算了。”已然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那就没问题了?”罗智笑着把合约书递给她,啧啧有声,“之前我看这合同时,老实说还以为他们把数字打错了。这公司是有多赚钱啊。” 

  “合约你拿着吧。”水光见有出租车行驶过来,她伸手招了招,然后对罗智说:“哥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33.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