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4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20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烟,你们慢吃。” 

 

  章峥岚走出来后就站在走廊的一扇窗口边点了烟,没一会包厢里又有人出来,章峥岚见是她,微微愣了愣,她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低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见过你?” 

第三章 谁是谁非6

      “我是不是见过你?” 

  章峥岚看着她,最后说了一句,“可能吧。”他的话很平淡,还有一些疏离。 

  水光想自己是真的鲁莽了。她只是觉得……他像当年的一个人。 

  当水光决定走开时,章峥岚却叫住了她。 

  “你会看手相吗?”他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话题。水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她相信鬼神,也喜欢研究命盘。 

  章峥岚伸出手,轻声道:“你帮我看看手相吧。”他的语气一直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交谈,可做的事却让水光不明所以。 

  他的手掌匀称,骨干分明,手指修长。水光踟蹰着,这样的行为委实是突兀的,可面前的人没有放下手的打算,她最后伸手轻握住他的指尖,微微低下头,他的手心纹路清晰,可见没有大的波折,一帆风顺,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都极好。水光不由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所谓的“贵人”吧? 

  “你的手相很好,中途即便有一些不顺利的,最终都会化险为夷。”水光说完要放开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在了手心,那手心有些烫,有些汗湿。水光心跳了一下,想抽出手,可对方抓得很牢。 

  “我想知道,哪里会不顺利?” 

  水光好一会才明白他的意思,但手上的温度和力道让她很不自在,“你……先放手好么?”可他像是没有觉得这样的情形是怪异的,甚至倾身靠过来,低低道:“你说我像谁……岚吗?” 

  水光这一刻不是因为他的贴近而僵立,而是因为他说出来的话。 

  “你……”水光无措望着他。 

  他的头发很软,额头光洁,左眼的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让他平添几分多情。 

  她想起他睡在她身边安静的样子……他的手交缠着她的五指,温润的气息吹拂着颈项……她慌乱地抽出手,下床的时候脚有些无力,这样的情形让她自厌,沮丧,她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因为不愿记住床上的人。 

  “你……放手。”水光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苍白无比。 

  他就那么看着她,最后慢慢松开手,他似乎看明白了一些东西,眼中浮现出几丝冷然。 

   

  章峥岚朝包厢走回去时,与正巧从里面出来的罗智擦身而过,后者客气地说了句,“章总,抽好烟了?” 

  章峥岚面无表情点点头,推门走进包厢。 

  罗智见水光站那里一动不动,走过来拍拍她的头,“丫头,怎么了?” 

  水光收敛纷乱不堪的心绪,勉强摇了摇头。 

  罗智见她情绪不好,犹豫着问:“还要进去吗?还是咱们先回去了?”   

 

    水光第一次不想逞强,“罗智,我想回去了。”。 

  那个人与她相濡以沫过一夜,亲密到让她无法……不动声色地与他面对面。 

 

  罗智去包厢里跟里面的人打了招呼,说是有事情得先走了,非常不好意思!他跟章峥岚说:“谢谢章总您请客!” 

  章峥岚看过去,淡淡地说了声,“不客气。”他的目光没有在罗智身旁的人身上停留一秒。 

  等他们一走,张黑客就惋惜不已,“怎么就走了呢?” 

  小何笑道:“张哥,你跟她还是挺有缘的嘛,之前咱们才说到人,结果就碰上了。不过,我觉得你要跟她套关系,还是从她男朋友那着手吧,这姑娘我感觉上……呃,有点不大好亲近。” 

  老张朝大国问道:“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大国说:“我只认识小罗,不认识他的女朋友,小罗是我弟弟的大学同学,来这边玩过几次。我弟一直在升学,他是本科毕业就工作的,家底不错前途很好。话说回来这小子真的挺有能耐的嘛,哈哈,女朋友也那么漂亮!” 

  老张恹恹的,“哎,这么说机会渺茫了啊。” 

  大伙一起笑他,果然是心术不正着呢吧? 

  老张赶紧澄清,纯欣赏纯欣赏,不敢亵渎! 

  

  从饭店里出来章峥岚跟手底下的那一帮人分道之后拦了车,原本是要回住处,却让司机中途转去了酒吧。 

  这是他最常来的一家,这时间点人还不多。他走到吧台前的高架椅上坐下,调酒师过来跟他打招呼,“好久没见你过来了?最近很忙?” 

  “还好。” 

  “还是老规矩,皇冠威士忌?” 

  章峥岚颔首,他从衣袋里拿出烟,顺利地点着。他回头去看池子里三三两两在舞动的人,缓缓吸了一口吐出烟。调酒师把威士忌放在他面前,说:“心情不好?” 

  章峥岚回过头来,笑了笑,“没有。” 

  调酒师从身后的柜子上也拿了一根烟,借着他的烟火点着,两人没再说话,直到有人点酒,前者才将烟熄灭,走开时说了句,“最近老毕手上有新货,你要有兴趣可以尝尝。” 

  所谓新货,类似于摇头丸之流的迷幻药物,章峥岚很少碰这些软性毒品,不过也不介意碰。 

  他不由扯了扯嘴角,他章峥岚适合泡夜店,适合挥霍,适合谈一场速食爱情,唯独不适合伤春悲秋。 

  所以那晚上当有人跟他调情时,他没有拒绝。 

  在过道上,那妖娆的美女主动献上红唇,章峥岚下意识偏开头,不过下一秒他轻轻咬了咬对方的颈项。 

  美丽的女人笑着仰起头,抚着他的侧脸,“我今天真幸运,是不?这身材,这脸,这眼睛……你的眼睛真漂亮,黑的像子夜。” 

  昏暗的过道上,在有着屏风遮掩的角落,女人揽着高大男人的肩膀,当她的手慢慢下滑探入他的衣服时,他按住了她的手。 

  “怎么……” 

  “嘘……别说话。”章峥岚柔声打断了她,他把身前的人抱在怀中,只是抱着,紧紧抱着,脸埋入她的发间,很安静。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可这样依赖的姿势让她也不想打破,这魅力独特的男人让她动心,从他刚进酒吧开始。 

  过了好久,她听到他在她耳畔轻轻呢喃,“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像一种水果。” 

  她微笑,“像什么水果?” 

  他没再说,最后松开手臂,他的眼里不再有之前的放纵。 

  “Sorry.” 

  她歪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因为突然对我没兴趣了?” 

  章峥岚在情场上一向应付裕如,可他此时却有些尴尬,他按了按太阳穴说,“如果你不介意,我请你喝一杯酒?”   

    美女嫣然笑道:“也行,不过,我可不是一杯就能打发的。” 

  章峥岚莞尔,“当然。” 

  

  章峥岚在这周周五开车回父母家,他车库里一直有一辆半新的越野车,平时不怎么开,就是回老家的时候用用。他开出小区,按下了车窗让风吹进来,清醒一下脑子,昨天开始有点小感冒,不过不严重,就是有些头疼,估计是夜里睡觉着了凉。 

  章峥岚心想他这难得一回虚弱,不知道章老太太能不能网开一面? 

  一小时后车子到了城北老家,父母住的是十几年前的低层商品房,一百多一点平方,80年代的装修,大前年翻新过一次,其实章峥岚多次提议父母重新买套来住,但章老太太不同意,说是这里是根据地,不轻易走。 

  章老太太是老革命家,思想也是固执得厉害。她说的话在章家有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她要儿子来相亲,向来随心所欲的章老大也不得不回来应付。 

  章峥岚一进家门,老太太看到儿子就冷着声说:“三五九请的总算是回来一趟了。”章峥岚笑着上去搂了搂母亲,“才一个多点月没见,您又年轻了。”章母再想严肃也不禁笑骂了出来,“就知道油嘴滑舌!” 

  “这是实话,您在我眼中那是最靓的美女。” 

  章母推开儿子,“好了好了。你午饭还没吃吧?赶紧洗手吃饭。” 

  此时章父从厨房端出最后一道汤,看到儿子笑道:“来了。” 

  章峥岚叫了声爸,他去洗手间洗了手。一家三口坐着吃饭,章母三句不离相亲的事情。章峥岚咬着排骨含糊点头。 

  吃完饭后章峥岚到自己房间里,他这次来本身也是有点事情。他在房间里找了一圈,翻箱倒柜之后无所获。 

  章母已经洗完碗筷,她边擦手边走过来,“找什么呢?” 

  章峥岚笑道:“以前的一件旧衣服。您忙吧,我自己找。” 

  “什么样式的?” 

  章峥岚看着床上一堆旧衣,略沉吟,“米色的,线衣。” 

  章老太太过去拉开衣柜最下层的那抽屉,一边找一边说:“你穿衣服一向考究得很,怎么突然找起旧衣服来穿了?” 

  从来脸皮很厚的章老大此时用手搓了搓脸,“找不到就算了。” 

  章母已经翻出来,递给儿子,“是这一件吧?” 

  章峥岚伸手接过,低声道:“是。”

7

       有很多回忆萧水光都渐渐淡忘了。可有一些她不想忘记却又不愿去回想的,它们就成了禁忌。萧水光有太多的禁忌,但这些禁忌都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水光坐在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辰,没有月光,黑暗可以让她无所顾及地落泪,可以去碰那些东西,很痛也甘愿。 

  她曾经那么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他?她后来也恨自己,恨他,恨明明说好了等她却没有守约的人。水光有的时候也觉得自己像神经病,她开始幻想一些东西,从小到大,太多的记忆,她要勾勒他是那么轻而易举。可这些东西在清醒以后却是让自己加倍的空虚……很多次心里太难过,却哭也哭不出来。 

  

  水光第二天醒过来后看时间九点多,之后她又想起已经不用去上班了。她在床上坐了好一会,才下床去洗手间。她看到镜子里自己又红又肿的眼睛,用冷水洗了好久。 

  盘腿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看电视的罗智见到从房里出来的人,说:“起来了。” 

  水光坐到他旁边,轻声说:“罗智,你回去吧。” 

  罗智一愣,说:“干吗要赶我走啊?要走一起走。” 

  “我不会走,至少不是现在……罗智,我在这里挺好的,真的。” 

  罗智摸了摸她的头,“行了,你不用走我也不走。”罗智见她还要说,就索性揉乱了她一头长发,“再多说我就把你扛也扛回去!” 

  水光哭笑不得,“可你的工作怎么办?” 

  罗智摊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接下来咱俩兄妹要一起找工作了。” 

 

  水光在周末去一家蛋糕店给罗智买甜品时,遇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对方看到她,快步走过来,“萧水光?” 

  水光笑道:“好久不见,阮静。” 

  阮静也“呵”地笑出来,“是啊,有一年多了吧。” 

  阮静说:“你赶时间吗?如果不赶找地方坐下来喝杯茶吧。” 

  水光自然是不赶的。两人去了蛋糕店对面的一家茶座。 

  阮静与萧水光第一次遇到是水光大二,阮静研二的时候。水光牵着爱德华去散步,中途她在林道旁的木椅上坐下,之前坐着的女生笑道:“你的狗真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 

  那女生愣了愣,随后大笑道:“真巧,我的狗也叫爱德华。不过它现在在老家,与我隔着十万八千里。” 

  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可能是投缘吧,又是在同一所大学,她们之后也经常约出来喝茶聊天。 

  阮静说自己来这边求学是要逃避一个人。 

  萧水光笑了笑,她说,我来这边是为了找一个人。 

  两人当时都沉默下来,直到阮静笑着说:“看,每个人都有过去。” 

  是的,每个人都有过去,可每个人的过去又都是不同的。 

  就像阮静的伤痛是看得见的是可以抗击的,而萧水光的伤痛是沉敛的窒息的。 

  之后阮静结业去了别的城市,她说要去多走走,游学探险,增长一些见识。 

  萧水光祝她一帆风顺。 

 

  两人再次遇见就是一年多后的现在。 

  在茶香萦绕的茶室里,水光听阮静聊了一些她一年多来的见闻,她去过的地方,遇到过的人,她说得很平淡。萧水光莞然,“你怎么有点大彻大悟的感觉了?” 

  阮静笑道:“大多时候,人如果已经经历了一些东西,那么后面就会把很多事情都看淡了。” 

  水光点头。 

  阮静说她这次来这边是来参加朋友的婚礼,顺便重游故地,而见到萧水光是意外的收获。 

  她之后问起水光养的狗爱德华如何了? 

  “我室友在帮忙养着,我住的地方不能养宠物,她家在郊区,我偶尔去看看。” 

  阮静跟萧水光一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她们不常联系,但却像是最了解彼此的知己。 

  “水光,我一直想问你,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水光低着头,额前的几缕短发垂下来碰到了睫毛,一颤一颤,“阮静,你相信命吗?相信上天注定的一些东西,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一无所获,哪怕……哪怕只是一场梦。” 

  阮静看着对面的女孩安静地转着手中的紫砂杯,突然有些心疼,“我相信好人终归会有好报。” 

  水光隐约笑了笑,“谢谢你,阮静。” 

  阮静也有点尴尬,“这俗烂的话能让你一笑,它也算是咫尺之功了。” 

  “不俗,我也希望得到好报。” 

  水光的手机响起,她看是罗智,按了接听键,对面问她去哪了?怎么半天没回来。 

  水光说在跟朋友喝茶,过一会就回去。她挂断电话后,阮静就问了是不是要赶着回去? 

  “没关系,是我哥,他以为我走丢了。” 

  阮静不由想到自家家姐,忍不住笑道:“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就是比较热闹,但管得也多,感同身受!” 

  水光说:“他是担心我把他蛋糕给带丢了。” 

  阮静大笑。 

  水光手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的号码是陌生的,她朝阮静抱歉地点点头,拿起来接听。 

  “萧小姐吗?” 

  “……对。” 

  “你好,我……哎,我是张宇,萧小姐可能还不认识我,但我们见过两次,我冒昧打你电话,还是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上次的提议,关于游戏的,萧小姐你可能对游戏不太了解或者说我表现得让你有所误解,我保证我们公司绝对是正规的!” 

  水光想起来这人是上次给她递名片,之后在饭店又见过一次,可她记得他们并没有交换过电话号码,甚至没有多说过几句话。 

  “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呃……那……我查的,萧小姐,我们GIT公司真的是很有诚意希望能与你合作一次,请你再务必考虑一下。” 

  对方好说歹说,水光是真的没有兴趣,但说的人完全没放弃的意思,水光头疼,只希望早点结束,所以最后虚应了一声,对面说了一句,“那我等你的消息!”这才收了线。 

  阮静从萧水光的回复中听出一点端倪,“有公司想挖你吗?” 

  水光有些无奈,“可能只是玩笑而已。”   

   “应该不至于,我听你们谈好像谈的挺详细的,是什么公司?” 

  “GIT。” 

  “GIT?”阮静倒是惊讶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水光随口问了一声。 

  阮静沉吟着说:“这公司在IT行业是挺有名的。不过我之所以知道主要是因为它的创办人是我们的校友。”说到此阮静就笑了,“说起来那人挺传奇的。他是我们研究院早两届的师兄,虽然跟我不是同系别,我也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但他名声确实是大。他母校是咱们祖国的第一名校,后来被‘请’到这边来读研,才华声誉可见一斑,可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浮华外衣,读了一年就肄业去外面创业了。自然后面就是典型的成功案例,我们的硕导乃至院主任也经常拿章峥岚章师兄来作为正面教材激励后一辈,殊不知章峥岚才在这院校呆了不到一年就走人了,根本算不上是他们培育出去的弟子。说来这也算是中国教育界可笑又可悲的点。” 

  一直听阮静说完的萧水光轻声问:“他的名字……是哪三个字?” 

  阮静在紫砂杯盖上倒了点水,用手沾水在桌上写了“章峥岚”。水光看着她写完最后的那一个“岚”字,心微微抖了一下。 

  原来那么巧吗? 

  但,也只是觉得巧而已。 

  两年前的那一晚,水光一直是模糊的,她只记得一种痛和一种如水的温柔,即使清醒后,她也如鸵鸟一样刻意地忽略,她不愿去记床上抱着她的人是谁,因为如果不是他,那么痛也好温柔也好都无所谓。 

  她跟阮静喝完了最后一杯茶。 

  阮静说自己参加完婚礼可能就要回一趟家了,因为那边一直在催,而且最近她爷爷身体也不好,住了院,虽说是老毛病,但确实担心所以要回去看看。 

  萧水光祝她一路顺风。 

  阮静在茶座门口与水光轻轻抱了一下,说:“萧水光,祝你也一切顺心,得偿所愿。” 

  水光目送出租车驶远,才转身朝住处走去。 

 

  章峥岚周六的相亲,是在对方迟到了半小时后开始的。 

  高挑的女孩子到了之后连声道歉。 

  “没关系。”章峥岚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女孩之前的意兴阑珊在见到人后微微红了脸,“谢谢。” 

  章峥岚伸手招来侍应生,转头问女方,“要喝点什么?” 

  “果汁吧。” 

  章峥岚跟侍应生要了果汁和咖啡。在之后的交流中,女方一直很可亲,偶尔问一些问题。 

  “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看电影多吗?我挺喜欢看电影的。” 

  章峥岚笑道:“是么?我还好。” 

  对方有些腼腆地微笑,“那下次如果有机会一起去看电影吧?” 

  “可以。” 

  章峥岚对着任何人都是从容的,可这一次他却有点无法心平气和地等着时间过去。但不管心里在烦恼些什么,对外他还是能做到有礼有度毫无破绽。 

  他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咖啡杯,与对面的女孩子聊着话题。直到张黑客的一通电话打来。他跟对方说了声抱歉,按了通话键接听。 

  “老大,嘿嘿,您在忙吗?” 

  章峥岚“恩”了声,“有事?”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30.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