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3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19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又热,他习惯在键盘上飞舞操作的两根修长手指退出她的身体,换而自己的下-体慢慢侵入她身体,她唤了声痛,章峥岚停下来,他此时的额头都是汗水,他没想到她是第一次,咬着牙退出来。可她却抓住了他的手臂,“别……” 

  章峥岚心想此刻不管她眼里看到的是谁,他都不可能走了。当他再一次抬起她的股部,尝试着进入,两人燥热的身体相拥,交颈相缠,他感受到她的紧张和痛苦。 

  他轻声喃语,“疼的话咬住我。” 

  她确实咬了他,他的肩膀有血流下,而她的腿上也有血丝慢慢淌下,空气中有喘息,有情-欲的气味,一波一波伴随着疼痛越来越浓重,久久不能消散……

4

       章峥岚睁开眼,胸口起伏不定,他坐起身,发现腿间的濡湿,低咒了一声“见鬼”!抓乱了一头对于男人来说显得过于柔软的头发,他重新倒回床上。望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嘴里又滑出一句“shit”!章峥岚最后下床,拿了手机跟阮旗打电话。对面三更半夜接到电话,如果是别人肯定当场发火,但是没办法面对章峥岚老大,阮旗这东北爷们只能轻言细语地问:“老,老大,这么晚……有何贵干?”  “传点片子给我。”听不出什么情绪波动的低沉嗓音。 

  阮旗想片子?什么片子?而他也口随心想地问了出来。 

  “A-片,三级片,毛-片。”对面的答复。 

  阮旗当即眼角抽了下,“老大,您半夜打我电话就是为了这?” 

  章峥岚没心情跟他多废话,只说:“开电脑传过来,我现在要。” 

  阮爷原本想回:用不用得着这么饥渴啊?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敢说。 

 

  章峥岚坐在阳台上,望着远方天际慢慢泛红,椅子边烟头丢了一地。 

  两年前,是的,两年前,他第一次在酒吧里这么失控,在离后门不到十米的角落一享贪欢。 

  当他离开她的身体,她像昏迷了又像是睡着了,瘫在他怀里。两人的身上粘腻湿热,可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受,甚至后来很多晚上他只要想起当时那种温度就能用手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快乐。 

  他脱去外面的棉线衣替她擦去腿间的液体和血迹。她一直粘着他,嘴里喃喃的像在说着梦话。他扶高她一点,不让她下滑,她伸手抱他的腰,手划过他的后背让他心口一悸。 

  他放柔声音,“我抱你去车上。” 

  她很听话,让他抱起来。 

  那天他把她带回自己家里,她那种情形回学校自然不行。他把她抱到二楼的主卧室,拿了热毛巾帮她擦了一遍身体,他发现自己做这一切那么自然而然,甚至那一刻他并不带情-欲,只是有些……有些温柔。他后来去浴室洗了澡,然后上床从她背后抱住她。她身上的味道很淡,像是一种水果的香味,很干净,很甜。 

  隔天他醒过来时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他起身披了睡衣慢慢走下楼,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人。 

  他之后去过学校几次,有一次,听说她有男朋友了,他坐在她跟她室友后面的位子上,那碗面一直没有吃,点着一根烟吸着。校园里的纯真恋爱,而他是什么呢?只是一个一夜情对象罢了。 

 

  章峥岚到公司向来最晚,所以今天八点半不到当大国跨进公司大门看到里面的人时,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老大,你……手表走快了?” 

  章老大坐在他的位子上,在玩游戏,而很快的敌对方的狙击手全军覆没,章峥岚回头懒懒说:“我帮你冲了几级。” 

  大国低头看游戏画面,欣喜若狂,“老大,你强,打了通宵吗?!太感动了!” 

  章峥岚起身,“两小时而已。” 

  大国对着老大的背影深深地折服。章峥岚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坐在皮椅里,双脚架在台面上,左右看了看,办公桌上没有香烟,手在身上摸了一遍,只摸出一个空盒子,他有些扫兴地把烟盒捏成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 

  他知道自己现在有点不正常,很不正常。他以为那一晚并没有刻骨铭心,可事实上他记得两年前的很多细节,他记得她身上的味道,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记得那种心跳,只是,一直以为没那么严重……那现在算什么?再次遇到她,然后发现自己他妈的没忘记过她?章峥岚不免自嘲,他应该还没那么深情。 

  

  水光坐在拉面馆里等罗智大哥过来,中午的时候罗大哥一通电话,说:“我起来了!宝贝,请我吃饭吧?” 

  昨天水光回家,将近睡着的时候才听到罗智归宿,她摸手机看时间,凌晨过十分,不免感慨,罗智大哥比她这号在这里驻留四年的人还混得开。 

  萧水光先点了面吃着,罗智从家里过来起码要二十分钟,再加上梳妆打扮,半小时跑不了。 

  水光一边拿手机看新闻,一边舀面条吃。直到前方阴影遮住光线,她刚抬起头就被人泼了一杯冷水。水光看清人站起身,那人还要挥来一巴掌,她轻巧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淡淡道:“孙小姐,请自重。”  

  那打扮时尚面色阴沉的女人冷笑,“萧水光,你下贱地抢我男朋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自重’?!”她说完狠狠甩开了水光的手。 

  水光拿桌上的纸巾慢慢擦了擦脸,平静道:“我没抢你男朋友,你爱信不信。” 

  “你们都当我是傻瓜吗?我有的是证据!”那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在桌面上。 

  水光瞟了一眼,第一张就是她跟一个男人并肩走进酒店,不禁皱眉头,水光现在看到这男的就头疼,她上次去饭店跟他谈完公事后,他企图图谋不轨,她顺手把他的手卸了,之后此男一直在外造谣,毁她的名声,以至于他女朋友不止一次去她公司找茬,也幸亏公司里的保安尽职,对方没骂两句就已经被送出去,没有对她造成太多不便,但水光知道部门里的人或多或少在背后非议她了。 

  水光突然有些倦也有些累,她说:“我没有,更没兴趣掺和别人的事,所以也请你适可而止。”看到餐厅里不少人注视着这一幕,水光不想在此多留,可对方显然还不死心,孙芝萍冷嗤,“婊-子还想立牌坊呢!” 

  水光觉得跟这类人她完全沟通不了,索性走人,可刚转身就被孙芝萍抓住了手,其实并没抓住,水光技巧地挣脱了,而一直站在孙芝萍身后被叫来助威的男人这时候走上前想擒牢水光,却被水光一记反手扣住了手臂,而人也被压在了桌沿。速度很快,甚至在场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那一套流利的动作。 

  很多人没看清楚不代表所有人,坐在离那桌不远的张黑客就目睹了这一切,而且是清晰地目睹了。 

  张黑客之前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女的眼熟,现在总算想起来了!当年他们公司接了一所大学的单子,他逛校园论坛时就留意过这系花了,能文能武,确实是武,中国正宗的武术,她照片下的奖项多不胜数,让他头一次觉着漂亮的姑娘,若再加上一些盖世豪侠的才干,连他这男生都不禁崇拜了。 

  而此刻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女孩子的真正身手,很帅。 

  张黑客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突然“啊”了一声,“对了新款游戏的人物原型!” 

  老张回神,刚站起身就看到那系花已经松了擒拿术,人也朝门口走去,他二话不说追上去,“等一下!” 

  在结账台边追到她,老张刚要伸手拍她肩膀,对方却像先一步感知到了他的举动,转过头来,那一刻张黑客竟然退了一步,她表情很淡,却莫名有一股冷凝。 

  “小姐,我……”老张拿出名片,递过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身手很棒,我想跟你合作,哦不,是我们公司想跟你合作,是关于游戏人设的。” 

  水光没有接名片,只说:“我没有兴趣。” 

  老张向来不是轻易投降的主,更何况今天难得有点思维开窍的感觉,怎么着也不会放弃,“小姐,我真的是极有诚意想与你谈谈。”他硬把名片塞到她手上,轻轻一笑,“请务必与我联系。”说完他先一步把钱放在了结账台上,“第十桌,不用找了。”说完推门走了。 

  水光看着手里的名片,摇头苦笑,把它随手放在了柜台上,此时又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她之前吃饭那桌边上的两人面色难看。 

  那天水光刚出餐厅就看到了从计程车上下来的罗智。 

  两人之后去了附近的公园,吃的是外带汉堡。 

  罗智挺郁闷的,说:“姑娘啊,我千里迢迢过来你就请我吃汉堡?” 

  水光吸着橙汁,看着前方草坪上玩耍的孩子,以及陪在孩子边上的家长。 

  “罗智,你有梦到过他吗?” 

  罗智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明白她说的他是谁之后,他笑了笑,很淡,“我说没有你信不?” 

  水光微笑,“我没有。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我这里……”她轻轻按着心口的地方,“这里每天都难受得要命……每天,每天想的都是那一个名字,那个人。为什么梦里面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你说……是不是他不想来见我?” 

 

  罗智看着她,心疼地摸她的头,“傻瓜,景岚他怎么可能不想见你,他最想见到就是你。” 

  水光想哭了,所以她用手盖住了眼睛,轻声说:“哥哥,我觉得我过得很糟糕,你看到我这样……我这样子……你一定很失望……”  “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我跟在你们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有追逐的目标,有憧憬,那么多年,都在憧憬,我甚至想就算不能与他并肩一起走,只要能看着他,那么我也觉得……可是……后来,我没了目标,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道……所以好像过得有点麻木了。” 

  罗智将泪流满面的女孩揽进怀里。“乖,乖,不哭。” 

    可是水光的眼泪还是不停地流。 

  她的青春只因为有那一个人而美丽过,奋斗过,充实过,可那人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哥哥……我该怎么办?”

5

        章峥岚喜欢风和日丽的天气,有点阳光,带点风,坐在无人打扰的办公室里或者家里的天台上小憩一番,手边上伸手可及的地方要有烟,在休息时没有人打扰没有电话,那么这段时光他会觉得很舒坦。 

  所以当他被办公桌上的座机三次吵醒后,他终于有些不怎么舒坦地接了电话,那声“喂”也说得有那么点不痛快。 

  对面是章老太太,章老大的母亲,她完全无视儿子的情绪,清淡道:“你何时回家一趟?如果不把家当家了,那么告诉我一声,我也就不再劳心外面还有一个儿子。” 

  这番话说得章峥岚坐直了身子,头疼道:“妈您又怎么了?谁又惹您老人家动气了?” 

  章太太在电话那头轻哼一声,说:“除了你这风流成性不顾家的儿子还能有谁?你父亲给你物色了一名对象,人家论品性论才能样样比过你,你这周回家来见一见。” 

  章峥岚按着额头,他哪风流了? 

  刚想推说我这周事情多,可章太太已经对他知根究底地说了一句,“你要是忙,我们过去见你也行。我这身老骨头多折腾折腾,若去得早也算是合了你们的意。” 

  章峥岚哪还敢多说,苦着脸应了下来,挂断电话之后他捡起了手边上的烟点了吸了一口。 

  他之后让秘书进来,让她在工作安排表中排出两天时间,他老板要回趟老家,虽说这家就在本市,城南城北的差别。 

  秘书表示知道了,她刚要出去,章峥岚又叫住她,说:“小何,你跟外头的人说一声,晚上我请客去外面吃饭。” 

  原本一本正经的姑娘马上笑了,“好的,章总!” 

  姑娘一出来就对外面一群精英男乐呵呵地宣布:“老板心情超级差,于是晚上打算破财请咱们去吃饭!” 

  一伙人愣了之后都欢呼出声!老大行事随心所欲且“喜怒无常”,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好事情。章峥岚挥霍钱财喜欢呼朋唤友,他喜欢热闹,喜欢人多来冲淡一些内心深处的孤独,当然最后一点是别人不知道的。 

  章峥岚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想,他究竟想要什么?他这一生太顺利,成功的太轻易,春风得意马蹄急,将近三十年没有任何让他心里留痕的挫折。可他为什么觉得不满意? 

  他在烟雾中想到那晚上的温暖,充实的让他手心微微地发麻。 

 

  晚上公司一帮人结队去饭店,章峥岚坐在阮旗的车里,右手支着窗口,心有所想。阮旗原本想问老大上次传给他的片子如何?如果不够看的话他那还有足够的贮备,可又碍于后座坐着小何姑娘,所以没问,只笑着说:“老大,思考什么呢?分享分享!” 

  章峥岚过了良久才回头瞟了他一眼说:“想你最近做事的效率让我想换人。” 

  阮旗的方向盘一滑,马上稳定干笑着说:“那啥,最近女朋友娇纵得厉害!回头……回头一定快马加鞭!” 

  章老大也就是遇魔杀魔,杀完了又回归到无我状态。 

  后头张黑客一直在跟何妹妹聊游戏,这时抬头说:“说到这,老大,我们今年跟人合作的那款大型游戏项目,我前几天遇到一个非常酷的美女,打算让她当这游戏的形象代言人,你意下如何?” 

  阮旗摇头,“老张,这年代游戏都是由明星来代言的,你别在路上逮谁是谁!” 

  之前拿着老张手机在看的小何笑着说:“你还别说,我也觉得挺帅的!再说都找明星打广告多俗,而且那些熟脸看着就没啥可联想的。”然后小何把手机递到前面的副驾驶座,“老板。” 

  章峥岚侧头看了一眼,他接的动作很闲适,看完了手机上的两张照片,才几不可闻地“恩”了一声,“再说吧。” 

  他把手机递回去,老张接过,“也行。哎,反正那系花也没搭理我。” 

  阮旗一听这言词听出点端倪,“怎么,你认识的?” 

  “谈不上认识,以前见到过,有印象而已。”老张说,“那女生吧,我有点崇拜,她武术是国家一级的……反正厉害!长得又青春明朗!人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后来还查过她一些底细,家底殷实,她爹那是真正的军官。总之让我觉着这上帝造人哪真是有些偏袒,你说她这样的应该没啥缺的了吧?不搭理我也正常,正常。” 

  阮旗听着好笑,“你小子,不会迷上人家了吧?” 

  张黑客一张老实面孔义正言辞道:“你别瞎说!我那是纯粹欣赏!” 

  一直没吭声的章峥岚这时候开口,“行了,无关紧要的这些多说什么。”老大对此没兴趣,一伙人岔开了话题,而之后没有人注意一路上章老大的情绪一直讳莫如深。 

  

  萧水光跟公司递了辞呈。她知道那次在餐厅里的事不会轻易收场,果然隔天孙芝萍就去了她公司,这一次闹得格外凶,水光看着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闹剧,心里麻木疲倦。 

  公司不会因为一名刚来的员工跟客户拆伙,所以这种情况只能含蓄地让这名员工走人,而水光自然很明白,所以她在主任还没说之前就把辞呈递了出去。她不习惯让人赶。 

 

  水光没工作之后在家睡了两天两夜,期间罗智帮她带外卖,她每次爬起来扒两口吃,然后又朦朦胧胧回床上睡,罗智哭笑不得,到床边拍姑娘的脸,“宝贝,你不会打算睡死在床上吧?” 

  水光没理他,她只是想一次睡够本。 

  第三天水光终于起来了,她去浴室洗澡洗头,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罗智从外头回来时就看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萧水光,她看到来人,笑着说:“我请你去外面吃饭吧?” 

 

  两人打了车去了市区一家饭店。 

  结果这家名声在外的店在黄金时间段人满为患,水光听服务员说要领号排队,她就有些没兴致了。她拉着身边人的手,附到他耳畔说:“我们换别的地方吧?” 

  罗智见门口等的人确实不少,正要点头,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小罗?” 

  罗智回头见到是谁后,马上笑道:“国哥?” 

  此人正是大国,他前几天刚跟罗智吃过饭喝过酒,在这又碰上,马上乐着说:“真巧啊,也来这吃饭?” 

  罗智点头说:“是啊!不过没位子了。”他看到大国身边还有几个人。大国说:“我跟同事来聚餐。”大国正要再说什么,后面的张黑客已经上前来,对着罗智身旁的萧水光说:“嗨,又见面了!” 

 

  水光不认识,所以表情淡然,倒是罗智有点意外,微微扬眉,“你们认识的?” 

  这会旁边有服务员过来请示,“章总,我带你们去包厢。” 

  最左侧单手插在裤子袋里,神情慵懒的男人点了点头,大国见老大要走了,不由问道:“老大,让我这朋友跟咱们一起吃吧?人多热闹。” 

  章峥岚侧头平淡说了声,“随便。” 

  大国马上笑着问罗智,“小罗不介意吧?” 

  罗智有白吃的饭当然不介意,不管是否是熟人,更何况男人嘛很容易打成一片。水光在一旁头疼地叹了一声。 

 

  包厢里,水光之前跟罗智说要去洗手间一下,所以她由服务生带到包厢时,里面的人都已经陆续落座。包间是大的,可人也不少。水光一望,找到罗智大哥,他正跟两旁的人说笑。水光腹诽了一声没义气之后只能找其他空位。之前跟她打招呼的男的正看着她,水光这会想起来这人就是上次给她塞名片的人。 

  “嗨,这边!”一名身着橘色衣装的女孩子朝她招手,水光想了想走了过去。她坐下的时候手臂不小心碰到坐在另一边的男人的手臂,对方移开一些。水光轻声说:“抱歉。” 

  “没事。” 

  这声音很低沉,水光不知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她偏头看过去,对方的侧脸很立体,是英俊而沉毅的。 

  对方感觉到她的注视,转过头来,水光马上转开视线。之前叫水光过来的姑娘笑着向她自我介绍,“我叫何兰,你叫我小何就行了。” 

  “萧水光。” 

  “水光?是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水光’吗?” 

  水光听她的解释,笑了笑,算是印证她说的话。 

  “那人是你男朋友吧?很能活跃气氛。”小何指了指罗智。 

  水光朝罗智的方向看过去,说唱俱佳,游刃有余,笑着说:“他一向很吃得开。” 

  小何点头,“你们俩看着很相配,感觉上就是一冷一热。”  

    水光心想,她冷么? 

  饭到一半的时候,水光旁边的那男人起身,有人问:“老大,干嘛去?” 

  “去外面抽根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29.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