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正文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_第2页

作者:顾西爵 来源:原创 日期:2018/3/21 20:18:19 人气:332 评论:0 标签:

下了手中的书,眸光微微沉敛,有一些光亮从眼底轻悄掠过。 

  萧水光的高三,跟打仗一样,她朝靠近他的目标一步一步走着,即使他看不见,即使他不在意。 

  06年的六月份,水光呕心沥血,奋笔疾书,第一个走出考场,她仰头看着外面炙热的阳光。 

  她拿出手机,第一次,第一次跟于景岚拨了电话。 

  那边响了两下就被接起,沉静的声音传来,他说:“水光。” 

  那一刻,水光觉得自己的眼睛红了,湿润润的。 

  “于景岚啊,我考完了。” 

  “恩。我知道。” 

  “我……可不可以报你的学校?” 

  那边停了好久,他轻声说:“我等你。” 

  于景岚在06年夏天过世,在回西安的飞机上,06年7月东航的这一次事故报纸和新闻都进行了报道,最后相关部门将其归类为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 

  萧水光看着那四个字,那四个字就把那个干净安静温柔的人,那个让她想念了想念了那么多年的于景岚再也回不来。 

  水光坐在床沿,那一夜无眠。那晚大院里,没有人睡着。 

  06年9月份,萧水光到了这所北方的大学,她抬头看着他看过的这一片天空,她说,“于景岚啊,你说会等我,我就来了。我守了诺言,可是你却没有。” 

  水光是一名出色的女生,就算在这所人才济济的大学里,她也是棒的,她的学习一直很优异,她擅长很多东西,她会漂亮的武术,她甚至唱歌都很动听。所以萧水光有不少追求者,但她都拒绝了。据萧水光的室友说,水光有喜欢的人了,也是咱们学校的。水光有时候会给她男友写信。 

  07年的时候,水光养了一只牧羊犬,叫爱德华,征得宿管老师的同意,平时养在宿舍楼底楼的隔间里,那里打扫地很干净,室友们都喜欢爱德华,给它备的伙食比自己的还丰盛,抽空就带它出去散步,让无聊的大学生活不那么无聊。 

  08年的春天,水光自觉状态越来越差,隔了一年了,已经隔了一年了,为什么临近夏天她总是愈加崩溃。 

  不要再踩着他的脚印走,不要再重复“他在等你”,萧水光,没有人在等你,没有人! 

  没有人吗?没有吗? 

  其实,她宁愿他永远高高在上,也不要她离他那么遥远,那么遥远。 

  水光说,我放你自由了。 

  那天,水光接到景琴的电话,电话里景琴说,哥哥的遗物里,有一封给你的信。也不算是信,我哥夹在他的书里,是书签。 

  水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景岚。04年夏。 

  水光哭得泣不成声。 

  章峥岚站在窗口,看着大学教学楼后方的花园中,那一个女孩子坐在她经常坐的长木椅上,哭得伤心欲绝。

2

       章峥岚坐在窗口,晒着太阳,懒懒地眯着眼,他垂在凳子边儿的左手上夹着一根香烟,点着,偶尔凑到嘴边吸一口,很意兴阑珊很空很无聊的模样。 

  如果这场景换在冬日的午后,假期的家中,确实不错。问题是,此刻他背后一片人在打仗啊。 

  这技术室里的其他几名成员望着那窗口边的人咬牙切齿深深腹诽!他们老大啊,完全没公德心,他们公司开得好好的,政府国营的单子都接不完,搞毛来大学支持技术啊,还帮他们开发!最关键是——分成那么少!强烈怀疑他们头儿跟这所名牌大学的校长有JQ!!一边YY聊表慰藉,一边艰苦奋斗,终于其中一名成员扛不住了,嚎了,“老大,你快来救场啊,妈的,这系统有毛病啊有毛病!它他妈的能自己搞自爆啊!它他妈的怎么不自己搞自亵算了!” 

  “噗”一批人笑出来。 

  章峥岚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他扭回头看去,然后慢慢起身,将烟叼在嘴里,朝喊的人走过去,刚走到就拍了那人的脑袋一下,说:“笨得像猪似的。” 

    阮旗心口在滴血,“老大……伤自尊了。” 

  “哦?你还有自尊啊?”章峥岚俯身瞄着屏幕,三秒钟后,他说:“重做吧。” 

  “啊?”阮旗惊诧。  章峥岚鄙视地说:“干嘛这么看着我?都自爆了还怎么救,你真当以为我是神哪?” 

  后面一大片人手上都有一秒钟的停顿,心里同时说:“我当你是魔。” 

  章峥岚在旁边烟灰缸里拧灭了烟头,大摇大摆地往门外走。 

  坐在最外围的姜大国嘿嘿问:“老大,你回家了?” 

  章峥岚手插口袋,“饿了,买东西吃去。” 

  背后一片狼嚎。 

 

  章峥岚走出技术室,悠悠荡荡往楼下走。 

  他的小毛驴就停在门口的树下,章峥岚本质上是一个非常懒的人,他绝对是古龙小说里楚留香的现代版,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所以他喜欢开电瓶车,这喜欢是对比出来的,这其中包括了汽车要维修要保养要找车位要换挡,于是,毛驴成了他首选的座驾,电动,方便,还省油。 

  但有得必有失,骑电动车也导致了这位当年的天才,在毕业之后创业发达,在本市最贵地段买了一幢别墅,在刚搬家前半月驾车回家的时候,经常被小区保安拦下,以为是送外卖的。 

  要说章峥岚长得像送外卖的?当然不。章峥岚外表很整齐,五官端正,身材健朗,偶尔英俊,这偶尔是当他西装革履,态度认真,对一件事情真正上心的时候,那气势,用他底下兄弟的话来说就是:不是人啊简直! 

  章峥岚拿钥匙发动了毛驴,轻巧地穿梭在这所名校的林荫道中,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学校里走动的人不多。章峥岚是骑车也都能发发呆眯眯眼的人,所以当他看到前方走着的一人而愣了愣,若有所思地歪头时,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他盯着慢慢接近的背影,超过,然后看着后视镜中慢慢远去的脸。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皱着眉头,他砸吧了下嘴,突然想抽烟。 

  章峥岚到了学校的超市,一进去问:“老板,有烟不?” 

  收银台前的大婶打量了他半天,嘀咕了句,“现在的大学生啊。”然后指了方向,“那边柜子上有。” 

  章峥岚道了声谢,走到柜子旁拿了自己常抽的牌子,当他转身时又莫名想起了之前那一幕场景,觉得……忒闹心。  

  章峥岚去付了钱,走到超市门口,他看看天,然后靠着门边上懒懒地抽出一根烟点了吸了起来。 

  后面大婶摇头,“小伙子啊,少抽点烟。” 

  章峥岚回首,“大姐,现在学习压力大,不抽不行啊。” 

  被叫大姐的大婶笑逐颜开,说:“这倒也是啊,现在的学生压力都挺大的。” 

  章峥岚跟大姐聊了会儿,阮旗电话过来,一上来就叫,“老大,出事了!” 

  章峥岚眼都没抬一下,“什么事?A3级别以下的自己搞定,这都搞不定就干脆自亵得了。” 

  阮旗很委屈,说:“老大,不是我,是大国,他黑进了校长的电脑,那啥,刚好校长来找你……结果一目了然了,所以,呃,您赶紧来吧。” 

  章峥岚“靠”了一声,最后说:“他妈的就不能黑得有技术点。” 

 

  章峥岚拧了烟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刚抬头就看到往这边过来的两名女生。 

  萧水光啊两耳戴着耳机,轻哼着歌儿,旁边林佳佳郁闷,你说你,啊,大二学期都要末了,还不快快整理复习大纲,大伙儿都指着你复印呢。 

  佳佳觉得最近她们的室宝萧水光同学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一向认真乖巧奋发向上的水光妹妹突然……讳莫如深,神游太虚,心术不正了!关键是你什么时候整理大纲啊? 

  水光拿下耳机,说:“在腹诽我什么呢?” 

  “哦哟喂。”林佳佳手捧心,“萧水光同学,我那是深深地在为您折服呢。” 

  水光略沉吟,说:“是么,来,折一个我看看。” 

  佳佳郁闷啊,“水光,你真的妖孽了。” 

  水光呵呵笑,“那是,收了一个鬼魂在心底呗。” 

  两人说着跟迎面走过来的人错身而过。萧水光的感知度一向很敏锐,在刚才走过那人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他的视线短暂地滑过她的脸。走开几米,水光才回头看去,佳佳问:“咋了?认识的?” 

  “不认识。”水光觉得奇怪,那人……对她不顺眼么?为什么皱眉头? 

 

  章峥岚慢腾腾地回到技术室,最里面无意外地站在校长,章峥岚笑着朝那衣冠楚楚的领导走去,路过姜大国时拍了拍他后脑,用挺轻的话说了一句,“一个个都蠢得像猪。” 

  姜大国同志大受打击,一张国字脸瞬间焉糜,阮旗趴在键盘上闷笑,章峥岚将手上的那盒烟朝他扔去,阮旗“哦哟”了一声,boss发话了,“今天把系统弄完,没弄完就加班。”阮旗“嗷”了一声,轰然到底,坐阮旗隔壁的兄弟赶紧落井下石,“小旗啊,节哀顺变。” 

  “节你妹个头啊!” 

  校长看着这群人,不由摇头叹息,“你们也都算是名校毕业,怎么讲话……” 

  章峥岚笑道:“秦老,怎么有空上来看看?” 

  说到这里,秦校长脸拉长了,语重心长开始说:“峥岚啊,我请你,以及你公司的人过来,帮忙,啊,是要做点实质性的开发研究,不是让你们来瞎闹腾的,我们是百年名校,不比你在外面接触的公司,你必须要认真严格地对待。可你说你的手下,我进来,啊,在看毛片,年轻人看毛片是情有可原,但是,你在工作的场合,在大学里,这种行为是绝对要杜绝的。” 

  章峥岚眨巴了一下眼睛,回头望向阮旗,意思是“不是说黑了人家电脑吗”怎么成“看毛片”了? 

  阮旗也不解,看大国,大国茫然。 

  章峥岚心里又想骂猪了,回头对秦老义笑道:“秦老说得对,这种行为绝对是不可取的,您放心吧,我一定严惩不贷,决不会有下次。”然后为表可靠又加了一句,“我是您的学生,您还不信我么?” 

  秦校长“呵”了一声,“就因为你章峥岚,我才不能全信。” 

  章峥岚觉得伤心啊。 

  那天领导走时又说了句,“峥岚啊你是我接触到过的最聪明的学生。”说完像是感伤地摇了摇头。 

  这啥意思儿啊?章峥岚吡牙。 

  阮旗谄媚地靠过来,“老大,原来您也在这名校呆过啊,我对你的葱白之情泛滥犹如……” 

  “滚。”章峥岚按额头,然后回头问大国,“怎么回事,怎么成看毛片了?” 

  大国冤,“我是黑了他电脑啊,我……我点开的也是他电脑里的东西,谁知道是毛片啊?” 

  “……” 

  “操!”这是两名黑客,两名天才编程师,一名使毒防毒高手,以及章峥岚同时发出的声音。 

  章峥岚觉得今天有点没劲啊,决定早点走人,索性回去睡大觉。 

  当他走过一名黑客时,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停了停,“小张,女朋友啊?” 

  张黑客回头,腼腆笑,“哪能啊老大,这学校论坛上的,这贴,各系系花点评,嘿嘿,这姑娘,据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我欣赏一下而已。” 

  章峥岚拍拍他肩,“欣赏完了,别忘了正事。” 

  “你放心,老大,一定按时搞定!” 

  这帮人玩归玩,能力效率绝对一等一,章峥岚也的确没什么好不放心的。 

  不过,他又看了一眼那屏幕上的照片,以及照片下方一片大的优异奖项,能力特长,以及,“萧水光”。 

第二章 谁是谁的回忆3

        章峥岚的优点不多,缺点很多,好比,绝情冷情无情。他能在手底下一帮人呕心沥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赶任务时架起脚戴着耳机听音乐,再顺便懒洋洋地说一句,“姑娘们,速度点,恩?” 

  几名高手硬生生被那声“恩”恶心了半天,然后继续饮恨吐血地操作,外加十二分的幽怨仇视顶头上司! 

  章峥岚在众目睽睽之下咳了咳,起身说:“你们忙吧,我出去散散步。”其实是烟瘾犯了。 

  

  10月份的夜晚有点凉飕飕的,朦胧的路灯白光下还能看出有稀薄的雾气弥漫在空气里。章峥岚手插裤袋,慢条斯理地穿过街道,走到对面的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店里面除了两名在深夜聊着天打发时间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的顾客,章峥岚去柜子上挑了一包香烟和几灌咖啡,然后慢腾腾走回来,店门再一次打开,有人推门进来,很安静的脚步声,章峥岚下意识抬头看过去一眼,那人裹着大衣,头发散着,神情有些困,面色很白。她慢慢走过他的身边,走到架子旁拿了两瓶纯净水和一大饼干,然后到柜台前结账。 

 

  章峥岚停了一下,才走到她后面排着。店里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刷条码的声音。章峥岚无意地闻到她身上很清淡的香味,像一种水果,很淡,很清香。他看到她靠着柜台,头垂得很低,像要睡着了。  

  她付了钱,拎着袋子走出去。章峥岚看着关上的门,回头看服务员一一刷过他买的东西。他在便利店门口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呼出来,烟雾迷蒙了远处灯光下走着的背影,他心想,距离在那所大学见到她应该有两年多了吧。 

  章峥岚吸了两口烟后,慢慢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最后消失在黑幕中。 

 

  萧水光很困,困得要死,她已经连着加两天班了,可就在她准备大睡一场的时候,罗智风尘仆仆跑来了这边,三更半夜将行李往她的客厅一扔,说:“萧水光,我失恋了。” 

  罗智在她房子里转了一圈,翻箱倒柜最后说:“你这怎么水都没有?吃的也没有?” 

  水光刚回来,刚洗完澡,懒得煮水煮东西,就披了外套去附近的店里买,结果楼下常去那家店关了门,只得多走了两条街。水光回去后听罗智心潮澎湃地讲了半小时他的爱情史,最后困得要死的某人倒沙发上睡着了。罗智大哥表示很受伤。 

  萧水光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有case的时候会很忙,好比前两天,空的时候很空,好比现在。 

  水光趴办公桌上拨了一颗硬糖塞嘴巴里,然后跟罗智打电话,那边人声吵杂:“宝贝啊,我在跟朋友的大哥喝酒,晚点再跟你电话!”说着就挂了,水光想,好么,这城市他统共来过没超过四次,就有哥们一起喝酒了,强人。萧水光收了手机,也不再挂心罗智大哥人生地不熟的会无聊会饿死了。 

 

  下班之后萧水光去超市买了一些吃的用的往住处走,她塞着耳机心不在焉。当对面有人撞了她一下,水果散落在地时她才回过神来,那人神色匆忙,对她连连抱歉,踟蹰着要不要帮忙捡,看时间最后又连道了两声抱歉,转身快步走了。 

  水光无所谓,她蹲下去捡起地上的苹果和橙子,一一放进塑料袋里,直到一双手帮着捡起远一处的苹果,萧水光抬起头,对面男人身形很高挑,嘴上衔着一根烟,神情很淡漠。水光接过他递过来的苹果,说了声谢谢。 

  那人从喉咙里“恩”了一声,水光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还没细想她听到他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峥岚”,她塞回耳机拎着东西走开了。 

  大国笑眯眯地揽住章峥岚的肩说:“老大,拾金不昧啊!”章峥岚扯了扯嘴角,拿下他的手,说:“别动手动脚的。” 

  大国旁边的中年人笑着说:“峥岚,事项我跟大国谈好了。反正你办事我放心!”然后看了看手表又说:“走吧,一起吃顿饭,让你公司里的员工也一道过去,算是提前庆贺。” 

  章峥岚笑道:“算了,还是把事情弄完了,大家再开香槟庆贺吧?” 

  中年人听他这么说,也就笑着说:“也行。” 

  晚上章峥岚被公司那帮小子拉去酒吧喝酒。在一群人吵闹说笑的时候章老大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最后好多人都喝醉了,章老大不得不一个个扛出去扔进计程车里。扛完最后一个他甩了甩手,挥走了出租车,点着烟退到后面的扶栏上靠着,慢慢吸了一口。 

  他记得,两年前那女孩子在酒吧跟朋友喝酒喝醉了。那天他刚负责完大学的Case,收完工去那边放松。他喝着酒,跟酒吧里熟悉的三教九流插科打诨,然后就看到了她。她的朋友在舞池里,她靠在吧台边喝酒。而没多久她就趴在了台面上,有人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她抬起头,眼神迷离,章峥岚知道她喝的一杯酒里被人下了药。。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调酒师笑着问他:“是不是物色到今晚的对象了?” 

  章峥岚笑笑,最后走到了那边,他把那高瘦男人的手拿开,平淡道:“把她给我吧。” 

  男人转头见是他,退后一步,“岚哥?”说完痞气地笑了笑,走开了。 

 

  章峥岚把手上的烟放到嘴里,伸手将她扶起往外走。她含含糊糊说难受,往他怀里钻,在门口边的走道上,章峥岚扶正她。“别乱动。” 

  那女孩子看着他,眼里木木的愣愣的,里面好像有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说难受,说为什么忘不掉。 

  “你想忘掉什么?” 

  她没再说,软软地倒进他怀里,他是决定要带她去医院,那种药下去危害说小不小,但他刚扶住她,却被她伸到后腰的手弄得全身一滞。 

  “你想我当君子就别再撩拨我。” 

  她不说话,在他怀里颤抖,她的手是冰的,可被它带过的地方又似烧着了。 

  章峥岚把她的手拉出来,她现在没多少主观意识,而他不想乘人之危。 

  可是当她转过身柔软的嘴唇靠上来,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其实没有想象中好。 

  她嘴里有酒的味道,舌尖上也是,她喝的酒比他喝的要烈。章峥岚把她揽到有盆栽遮着的角落,着着实实地回应她。他发现自己很喜欢那味道,烈的苦的,甜的。 

  她的手抓着他的背,章峥岚啧了一声,报复地咬了她一口,她吃痛,睁开眼,那双眼睛里迷迷茫茫水润一片,章峥岚发现自己此刻心如擂鼓,他低下头覆住她的嘴唇,唇舌交缠。 

  酒吧里吵杂的音乐,酒精,随处可见相拥相吻的人,这一切都让章峥岚有一定程度上的松懈,而他也知道最主要的还是他对怀里的人动情了。 

  他在最后烧着的一刻推开她,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会后悔的。” 

  她的眼里有泪滑下,她说岚,你抱抱我吧,我难受……真的很难受…… 

  章峥岚后来知道自己沦陷的很糟。 

  他把她抱起一点,他的手在她身上制造热度,当两人终于又湿


    本文网址:http://www.136book.cn/txt/fengjing/28.html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 0
    • 0
    • 0
    • 0
    • 0
    • 0
    • 0
    • 0
    更多>>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资料